第10章 ,眼神(1)

  • 罗杰斯探案
  • 冬沄
  • 2136字
  • 2020-11-19 00:54:42

(1)

罗杰斯走进办公室刚刚坐下,屋外就传来了敲门声。不一会儿,助手引进了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太太,两人交谈不久,老太太却执意要找罗杰斯。无奈,助手把老太太带进了罗杰斯的房间。

“哦!夫人,您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罗杰斯礼貌、客气的接待了老太太。

“是的!罗杰斯先生,我是慕名而来,您是有名的大侦探。这几天我碰到了一件怪事,一个面目全非,自称是我儿子战友的青年人来看我。我儿子在越战中战死了,他的到来,勾起了我的思念之情,这对我的也是莫大的安慰,但在我们的交流过程中,我很快发现他一个令我疑心的举动。

当时,我吃药的时间到了,他在帮我取药时,竟直接找到了放药柜子的抽屉。要知道,那放药柜子的抽屉只有儿子以及他的女友埃尼知道具体位置,虽然年轻人的面容以及声音与我儿子完全不同,但那一刻,他的身影与我儿子简直别无两样,知子莫过母,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因此我想请先生您帮帮我。”

“帮您调查您儿子战友的真实身份吗?”罗杰斯明白了老太太的来意。他补充说道。

“是的!罗杰斯先生!”老太太说完老泪纵横。

送走步履蹒跚的老太太,罗杰斯迅速展开了调查,根据老太太所提供的信息,以及军方提供的相关材料,罗杰斯仍有几个谜团未能解开。这天,罗杰斯拨通了老朋友辛普森的电话。

辛普森比罗杰斯大十多岁,两人既是多年的至交又是工作当中的合作伙伴,罗杰斯的很多案子都是在辛普森密切的配合下破获的。如今辛普森退休了,说实话,多年的法医工作没有让他有太多的留念。因为工作过于血腥,对于每天都在凶杀、解剖、腐臭的环境中的辛普森来说。现在,终于可以远离,自是解脱、放松。

可是,这种日子没过多久辛普森便觉索然无味,大有空耗余生、蹉跎岁月的感慨。就在辛普森为百无聊赖,无所事事而感到烦闷时,他接到了罗杰斯相约一同去旅游、度假的电话。辛普森顿时笑逐颜开、一拍即合,当下定好了旅游的时间与地点。

三天后,两人参加了一个旅游团,地点是柬埔寨吴哥石窟,吴哥石窟是中世纪亚洲佛教灿烂的文化所在地,其建筑不但历史悠久,规模宏大,也是当今世界保存较完美的旅游圣地。

坐在前往飞机场的大巴上,辛普森无不称赞罗杰斯所选的旅游地是如心所愿。一路上,辛普森小调不断,兴奋的像一个年轻人,若不是罗杰斯提醒他注意公共影响,他一定会引吭高歌。

与此同时,坐在罗杰斯与辛普森前排的一对年龄相差较大的伴侣,也不甘寂寞,吵嚷起来。“弗兰德,我的香水呢?”年轻女人大声冲中年男人喊道。

“哦!走的急我给忘了。别生气,埃尼!到柬埔寨我就给你买。”那个叫弗兰德的中年男人忙讨好的解释着。但年轻女人不依不饶,责咎之余竟将坤包抛掷于过道中。这时坐在前几排的一个戴墨镜的男子,从脚下拾起坤包,走过去把包递给了正在发窘的弗兰德,弗兰德接过包,塞给年轻女人,依旧不气不恼地讨好、祈求着。

闹剧之外,游客们把目光都聚焦在了拣包男子的脸上,那人戴着一副硕大、特制的墨镜。但依然遮挡不住他满是疤痕的脸颊。辛普森饶有兴趣地悄声对罗杰斯说道:“怎么这样!哎!猜猜这个中年男人与年轻女人是什么关系?”

罗杰斯皱了邹眉头没有答话。当然,辛普森是想表明对眼前这个年亲的女人,在公共场合做出没有修养的举动而表示反感。他见罗杰斯皱眉,也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点三八。

来到飞机场,登机的相关手续很快办完,接着旅游团便登上了开往柬埔寨的国际航班。罗杰斯与辛普森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先生!我们能否换一下座位,我的座位靠舷窗,我有恐高症。”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前卫的帅小伙,他对着后排那个满脸疤痕戴墨镜的男子礼貌客气的恳求道。墨镜男子好像没听清,他抬眼看着帅小伙,帅小伙又重复了一遍。

“没问题!”这次戴墨镜的男子听清了,他用嘶哑的嗓音爽快的答应后,就起身坐到了帅小伙所指的座位上。这一切罗杰斯与辛普森即看见了也听见了,尤其是辛普森,他对戴墨镜的男子由衷的产生了好感。于是,他冲戴墨镜的男子点了点头,以示赞扬。

飞机飞离跑道,箭一般的冲向天空,不一会儿就越上云端,渐渐趋于平稳。此时,帅小伙也与埃尼箭一般的速度熟悉起来,原来,帅小伙所换的座位与埃尼只隔一个过道,是邻座。两人旁若无人的聊着,显得非常投机。罗杰斯微阖着眼好像在打盹。

辛普森眼睛直视着窗外,耳朵却始终好奇地听着两人的谈话。

很快,他知道了帅小伙名叫马克,两人好像还是校友,而且都是旅游专业,因此话语里大有相见恨晚的感慨。听着两人如此热烈的交谈,辛普森在想,弗兰德此时心里一定不是滋味,因为在大巴车上他就判断弗兰德与埃尼一定是情人关系。说实话,就埃尼的外表来看,她长的的确漂亮,甚至说有点妖媚,无怪乎男人们会趋之若鹜,辛普森猜想着很快被送饮料的空中小姐打断了思路……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抵达了柬埔寨首都金边国际机场,走下飞机,罗杰斯精神焕发,而辛普森由于亢奋,睡的时间短了点,精神颇显委顿。人群中,马克与埃尼依旧乐兴不倦,两人的热烈截然不像偶遇,倒像是结伴而行的情侣。

来到机场出口处,埃尼与马克在排队等行李,弗兰德喊埃尼,埃尼不理他,弗兰德只好独自走向当地导游所在的集合点。

埃尼取完自己的行李,等了一会儿马克,直到马克也取出行李,两人这才一起走向集合点。这时弗兰德向推着大包小包的墨镜男子喊道:“在这儿,史提芬!”原来墨镜男子与弗兰德和埃尼是一起的,他是他们的随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