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龙影食人
  • 阴阳诡探
  • 夜魇
  • 2485字
  • 2020-11-19 00:49:08

2013年1月1日上午九点,度过了传说中的末日年,我仿若重生,但依旧还要坐在电脑前面埋头苦敲我的最新推理小说。忽然,一阵手机铃响将我的思绪从案情构架中抽离出来,我看了眼手机,来电人是刘景阳。

我跟刘景阳是08年时候在桦南县城里认识的。当时我在一家粮油公司上班,被派到桦南县做驻外原粮采购,他和他老婆在我住的旅店旁边开了家凉皮店,我几乎天天都去吃,一来二去就跟刘景阳两口子认识并成了朋友。

刘景阳老家在农村,在我驻外那几年,他给我介绍了不少实诚的粮户,对我工作帮助不小。不过在2010年我辞职回城里之后跟他就很少联络了,只是逢年过节时礼节性地发发祝福短信,或者偶尔在网上遇到问问彼此近况,关系仅此而已。

所以,我很奇怪刘景阳为什么会突然在年初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但更奇怪的事还在后面。

我接通电话还没等开口,电话里就传出了刘景阳急促的声音:“是雷声吧?我有事想求你帮忙!你能来趟我们村吗?求你了!求求你了!”他语气听起来很紧张。

“是我,出什么事了?你冷静点说!”

“是我弟景翔!我想求你帮忙把他接你那去住俩月,等过完年再让他回来,成吗?”

“景翔惹事了?”

“不是!这个……这个……”刘景阳支支吾吾,显然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推理小说写太多的缘故,我总觉得事情好像不简单,所以我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继续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刘景阳却说:“这事……你能别问就只管过来接走景翔吗?我求你了,你是我最后能求的人了~~”他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

我很难想象到底什么事能把一个老爷们逼的哭着求人帮忙,显然他已经走投无路了。

“好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必须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说的很坚决。

“这……”刘景阳那边只说了一个字便陷入了沉默。

过了足有一分钟,刘景阳在电话里重重叹了一口气,似乎终于冷静了下来,然后他便将他们村这十几年里发生的怪事跟我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怪事的开始于01年蛇年除夕当天。

那年刘景阳十四岁,他和同村的六个小孩一起在村后的骆驼山玩雪爬犁,在山脚下玩腻了,刘景阳就提议去山顶坐雪爬犁滑下来。跟他一起的六个小孩那年都是十二、三岁,没刘景阳大,所以都听他的,于是七个小孩就一起往山上爬。

在上到半山腰的时候,山上的松树林里突然响起一声极低沉的吼叫声,那吼声是刘景阳从没听过的。有的小孩说是老虎,有的则说是狼,但这些猜测显然都不对,所以几个小孩大着胆子继续上山想一探究竟。

随后的上山过程中那吼声始终不断,当七个小孩全都到达山顶时,吼声竟从空中直接压了下来,震得小孩们全都紧起鼻子、捂着耳朵蹲在了地上,起站都起不来!

吼声持续了三、四秒才终于停下来,几个小孩也一起抬头往天上看。

那天是个大阴天,尤其在骆驼山山顶上更是聚了一团大黑云!那黑云很低,低得让刘景阳感觉伸手就可以摸到,在黑云里面明显有一个巨大的、又粗又长的灰绿色影子在动,看起来就像一条龙。

刘景阳吓得倒退好几步差点一屁股坐上,他赶紧拽着雪爬犁扭头跑到山边,然后坐上爬犁就往山下滑。在滑的时候,他还能清楚地听到低沉的吼声不断地从天上传过来。好不容易滑到了山脚下,刘景阳赶紧回头往山上看,却不见另外那六个小孩跟他一起下来。

刘景阳站在山下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并冲着山上喊,可是喊了老半天却根本没有其他小孩的回应。

刘景阳想着要不要再上山去看看,结果刚一迈腿,龙吼声就又响起来了,声音比之前要大得多!刘景阳被震得脑袋直发麻,等他循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竟发现之前还在云里的龙影子已经落在了山上的松林里,而且正在往山下爬。

刘景阳吓得嗷唠一声,转回头连滚带爬地冲回了家里,刚一进门就跟他爹撞了个满怀。一看到是自己亲爹,刘景阳当时就哭了,并且一边哭一边告诉他爹骆驼山上有龙,龙把二胖、铁柱他们都给吃了。

他爹根本不信刘景阳的话,还因为“撒谎”给刘景阳一顿胖揍。刘景阳哪还敢再多话,只好跑到家里小屋炕上上,用大被子将身子全部裹上。冬天里东北的火炕烧得暖烘烘的,但炕上的刘景阳却不停地哆嗦。

当年那个除夕夜,整个村子都没人有心情过年,因为跟刘景阳一起上山的六个小孩全都失踪了。人们从初一找到十五,连警察都过来了,但始终也没有找到那六个小孩。

这,只是怪事的开始!

随后的十一年里,村里每年除夕当天都有一个或者两个小孩无缘无故失踪,而且岁数都是十二、三岁的。县里的警察一直在调查,但始终找不到原因,最后成了悬案。

今年的除夕是二月,景翔一月份过生日,到二月就十二岁了,正好在失踪小孩的年龄范围内,所以刘景阳才打电话过来求助。

或许是职业病,我总是喜欢寻找疑点,于是在听完刘景阳的话之后,我立刻提出了疑问:“既然知道每年都有小孩会失踪,那就直接把村里十二和十三岁的小孩都转移到县城里不就可以了吗?”

“不……不行,村里有规矩,谁家都不许把小孩送走。”刘景阳的声音有些颤抖,好像很害怕。

“为什么?”我依旧很好奇:“怕这个年龄段的小孩都走了,其他岁数的小孩遭殃?那干脆是小孩就全走!或者全村都到县城避一避,反正就是除夕当天。”

“不行的,这是村里定的规矩,我不能跟你多说。这电话我也是偷摸给你打的,县里的认识人都信不过,我只能求你帮忙了。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好吧!好吧!”我实在受不住这种恳求的语气,于是答应道:“我现在就开车过去,估计四个小时就能到你那。”

“太好了!太谢谢你了!对了,你快到村子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带景翔到村口公路上你带上他直接走。要是让村里人看到了,景翔就走不了了!千万记得提前给我打电话!”

刘景阳反复叮嘱了好几遍,我也答应了好几遍,他这才肯挂断电话。

通话结束,我的脑子里也立刻画出了诸多问号。

灰绿色的龙影倒是可以理解成一种类似海市蜃楼之类的天气现象,但连续十二年小孩无辜失踪,而且都是十二、三岁的,这就很难用天气现象来解释了。另外,刘景阳当天没有失踪显然也跟他十四岁的年纪有关。

到底灰绿色龙影是什么?小孩都去哪了?为什么年纪和失踪之间会有联系?

这些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

另外,村里对于小孩失踪的态度也很让人起疑!似乎村上的人知道些什么,而且定下了某种规矩谁都不能打破。

村里的人在隐瞒些什么呢?我依旧想不通。

带着这些疑问,我穿了外套,拿了车钥匙离开了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