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药到病除
  • 乡村小神医
  • 苏大东
  • 2039字
  • 2020-11-19 00:26:54

“既然如此,你担责任吗?”

陈逸唇角微微勾起,轻缓地问道。

郭云鹏一时间有些懵:“什么意思……”

“我可以不治蒋小姐,但若是她有任何差池,这责任你担得起吗?”陈逸本来不想与他耽误时间,可瞧着他一副欠揍的模样,语气不仅加重几分。

郭云鹏一脸鄙夷的盯着他,上下扫了一眼,这臭小子一穷二白,敢用这口气与他谈论。

嘲讽道:“你这要这边是喝了也没什么用,我反倒担心喝了这碗黑乎乎的东西,她会不会病情加重,还是一回事呢?”

“郭云鹏,你又在做什么……”

蒋心怡虚弱的声音,有气无力却呵斥道。

郭云鹏方才还得意洋洋的神色,瞬间变了脸色,不甘心的撇了一眼,默默地站在一侧。

陈逸再次将目光落在郭云鹏的身上,发型梳的油光发亮,一身西服衣服精明的模样,确实如此蠢笨。

“谢了……”

郭云鹏一时间脸色气得铁青,却不好发作。

“药已经和好了,你快趁热喝下。”陈逸端着瓷碗缓缓地地给蒋心怡。

蒋心怡半靠在床上,有些吃力的端着碗,刚刚接过,身体因体力不支险些跌倒。

陈逸快步上前一把扶住她的手臂,揽入怀中,纤细的腰肢,再加上她身上淡淡的特殊香草味儿,将枕头垫在她的身后:“小心一些。”

可心中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女人娇小的身体,明明承受着巨大痛苦,却还能撑到此刻。

陈逸手中的动作也不经轻柔了许多,慢慢将她的身体靠在了枕头上。

“谢谢……”

蒋心怡牵强的勾起一抹笑意,微微抿着苍白的唇角,闻到手中传来浓烈的药味,面无表情的递入唇边,慢吞吞的喝下。

陈逸面色严峻的看着她慢慢喝下一碗汤药,却面不改色,接过瓷碗放在了桌子上:“药有些苦,要不要吃颗糖?”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蒋心怡喝过汤药,仿佛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无力地躺在了床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没有任何起色。

郭云鹏一直站在一旁听着,仿佛抓住了马脚似的大吼大叫。

“心怡,我就说啊,他这样根本没什么用,不过是一堆烂树枝乱炖,一点药效都没有,还跟我吹。”

他叽叽喳喳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内,显得异常刺耳。

冯弘苍老的面孔带着几分无奈,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茶。

听到这小子吵闹的声音,脸色显然有些不耐烦,却没有出声。

冯弘方才已经查看过陈逸抓的药材,不过是驱寒的普通药物罢了,无法根除病情,便没有在意。

郭云鹏恨不得跳起来拍手叫好,却因为脸部动作太大扯到了脸上的伤,痛得龇牙咧嘴:“哎呦我去,疼死我了……”

他冷嘲热讽狗,却觉得不解气,一想到这家伙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气不打一处来,更是要好好的嘲讽他。

“这样喝下去一点效果都没有,装什么装……”

“需要时间消化,你那些西药吃下去也不得有消化的时间,怎么可能立刻见效。”

陈逸盯着这家伙除了唧唧歪歪的本事,像极了刚出生的幼鸟,很是烦躁。

郭云鹏气不过还想要这说些什么,只见他一个眼神,更是吓得闭上了嘴。

很快,屋内再次陷入了安静。

郭云鹏虽然说话不着腔调,但是从内心深处自然敬畏冯弘,一个眼神就让他恐惧,不敢多言。

时间一点点过去,蒋心怡精致苍白的小脸逐渐有了丝丝红晕,黯淡无光的眸子带着几分光亮。

“我逐渐感觉身体慢慢充满暖意,浑身暖洋洋的……”

蒋心怡微微起身惊奇的看着手指,轻轻的晃动着。

冯弘愁眉不展地坐在椅子上,听到后迅速起身,踱步到蒋心怡的面前,捏起她的手腕,眸子微微眯起。

下一秒,浑浊的眼睛突然睁开,露出惊奇,将所有的目光转到陈逸的身上。

“这怎么可能?”

冯弘有些不敢相信,再次确认了拿起蒋心怡的手腕查看。

这脉象十分混乱,时而快时而慢。

现在,接近以平稳。

仅仅是一幅普普通通的汤药,实在是说不过去。

蒋心怡美眸充满困惑,当她喝下那碗汤药后,从胃部慢慢散发出的暖意,像一颗颗小蝌蚪似的游遍全身,就好像吸取了她体内的寒气一般,浑身很舒服却无法用言语表达。

“蒋心怡,你感觉现在怎么样……有其他异样的感觉吗?”

冯弘还是无法确信,不过是普通的药,怎么可能会有这其他的效果?

蒋心怡微微摇头:“我感觉我好了很多,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不适,而且我感觉这服药喝下去,已经药到病除了。”

“不应该……”

“不应该啊!老夫行医这么多年,如果这药方能够治疗,你体内的阴寒早就已经见效了,又怎么可能会到现在?”

冯弘面色严峻的不断的摇着头,手指时不时摸着雪白的胡须,陷入了沉思。

郭云鹏方才还幸灾乐祸的模样,却没想到下一秒他的病情好转,就连蒋心怡面容姿色都发生了转变。

他也意识也难以接受,一直让他厌弃的中药怎么可能会有这个效果,难道是这臭小子动了手脚?

陈逸深邃的眸子注视着这一切,看着老者惊奇连连感叹,微微勾起一抹唇角。

恐怕连冯弘也不清楚为什么普普通通的药方,却有这么翻天覆地的药效。

若不是他亲手熬制汤药,加入灵气,也不会知道原来是还有这么神奇的效果。

冯弘渐渐地回过神,浑浊的眼睛看向陈逸,逐渐发生转变:“请问?你是如何做到的……”

他主要是好奇,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是怎么做到。

“冯老,你别相信他,他不知道这小子又做了什么手脚呢,阴险狡诈他肯定加了其他东西,万一有什么副作用……”

郭云鹏眼看着冯弘对陈逸刮目相看的神态,立即跳出来反驳。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臭小子莫名其妙的出现,还抢了他的风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