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激发药性
  • 乡村小神医
  • 苏大东
  • 2072字
  • 2020-11-19 00:26:54

“心怡,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以给你治病?”

郭云鹏怒气的盯着陈逸,一双豆粒大的眼睛充满怒火,忍不住叫道。

冯弘苍老的面孔上带着几分严肃,却没有出声。

郭云鹏气不过还想要在说些什么,又被冯弘狠狠瞪了一眼,默默地站在一旁,像极了瘪气的气球似的。

陈逸看到眼前这位老者并没有阻拦,微微点头上前一步,捏起蒋心怡细嫩的手腕,

微凉的触感,细腻又舒服。

他很快收回心思,感受到她的脉动,随后收回手。

“怎么样……”

蒋心怡看他查看脉动后,随和面色凝重地转身,忍不住问道。

陈逸目光微垂,却迸发出微弱的光芒,坚定的看了蒋心怡一眼,微微点头:“放心,我有办法,你先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我去抓药。”

“嗯……”

蒋心怡听到他清冷的声音,却不知为何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缓缓的躺在了床上等待。

冯弘目光注视这一切,这小子动作行云流水,尤其是他把脉的动作,没有任何意思停留,显然不简单。

郭云鹏倒要看看这小子能整出什么花样。

陈逸没有片刻停留,出了房间便来到药柜。

经过方才的把脉,脑海中已经自动出现了药方,他按着脑海中的药方拿药抓药。

奇怪的是,这些记忆对他而言很是陌生,却有十分熟悉。

“住手……”

苍老的声音叫住陈逸,冯弘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盯着盘中的药材。

“冯老,有什么不妥吗?”陈逸感受到他苍老粗糙的手指,眉头微蹙。

冯弘另一只手捏着药盘中的药材,放在鼻尖细细的闻过,浑浊的眼睛带着失望:“这些……这些不过是普通驱寒的药材,就凭这些能够治她的病?”

“每一位药材都有它独特的药性。冯老,想必你比我更清楚。”陈逸并没有回应,而是反问道。

冯弘瞧这这小子面不改色,依旧将药材放入盘中,浓眉紧蹙:“哼,就这些普通药,更没什么用。”

陈逸面对老者的质疑并没有反驳,更没有解释。

他面无表情地将抓好的几味药茶放入了砂锅中。

冯弘瞧着方才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居然没想到抓的药材,还以为是什么天纵奇才,也不过如此。

他眼神中带着几分遗憾,摇了摇头,便没有继续待下去。

冯弘直接转身离开。

倒是一旁的郭云鹏,幸灾乐祸的盯着这一切,再加上冯弘也离开了,更笃定陈逸的药可以买没什么用。

他不屑道:“冯老都说你,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想为他治病,可真会装啊!”

“你再我面前装什么装,真以为自己是华佗在世了?土鳖……”

陈逸拿着板凳坐在了炉子前,一手拿着扇子扇着风,另一只手感受到砂锅的温度。

面对他喋喋不休的嘲讽,并没有理会。

陈逸在煮药的同时,手指微微转动着,暗中动手激发药材中的药性。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这些药材,简单的烹煮,只不过是激发了表面的药性。

而蒋心怡身子阴寒许久,吃这些药物自然是无法根治,只不过是缓解暂时的病情罢了。

郭云鹏站在一旁看着他沉默不语,一边拿着扇子扇着炉子,另一边一直在感受药炉的温度,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自讨无趣便出门。

陈逸听到关门的声音,这才微微抬起头,看着屋内无人,这才放心起来。

他根据老者留下的书籍。

书其中记载,如果贸然祛除体内的阴寒,她已经被阴寒折磨许久,突然去除,怕是身体受不住。

陈逸根据脑海中的药铺,将熬好的汤药倒入碗中,一股浓烈的药香味传来,刺鼻而又苦涩。

他并没有直接端出去,方才已经提取药材中所有的药性,而下一步,便将这汤药注入灵气。

陈逸深知灵气的重要性。

他今日卖的那些哈密瓜,只不过是注入了一些灵气,效果却十分不同,让枯萎的藤蔓结出硕大饱满的果实,口感爽口,吃下后还能让人精力充沛。

毕竟是药三分毒,他若真要才注入一些灵气,不仅大大增加药材的药性,更容易吸收,还温和了药材的毒性。

陈逸将这一切准备就绪,端着汤药打开门,却没想到这小子没有离开,反而靠在一旁等候。

郭云鹏趁着四下没人,更是猖狂。

“你在里面做什么呢?磨磨唧唧的?”郭云鹏直接挡住他的去路,却闻到刺鼻的药味,恶心的捂住鼻子。

“我去……这味道恶心!”

郭云鹏一边说一边后退几步,眉头紧锁,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手中的汤药:“这玩意能喝吗?什么需要治病?我看就是一根破树枝一锅炖。”

“需要西药,怎么不见你出手?”陈逸不怒反笑,故意回应。

陈逸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可笑,前一秒张口闭口中药无用,可下一秒又无法治疗蒋心怡的病情,着实可笑。

郭云鹏想趁机打击挖苦,却被反驳,脸色涨红:“你以为治病就像你这么随意,摸摸手腕就可以治病了?需要专业的仪器。”

陈逸瞧着他站在这里婆婆妈妈没有理由会,直接绕过他前行。

郭云鹏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忽略他,气急败坏的一把拉住他的手臂。

“乡巴佬,我和你说话呢,装什么装?”

“放开……”陈逸冷声说道。

一个不留神,差一点被郭云鹏碰到汤药。

要知道,这可是他熬了半个多钟头的,汤药要是撒了岂不是白费了。

郭云鹏没想到这家伙突然变了脸色,更是嬉皮笑脸,故意用力:“怎么还生气了?我不放开你……能把我怎么样?”

陈逸一双眸子缓缓的盯着郭云鹏的手臂,紧接着充满冷意。

郭云鹏突然被他生气的模样吓到了,想到刚刚那一巴掌,不自觉的松开手,却故作强装镇定:“我今天就不让你过去了。冯老也说了,你这些草药不过是简单驱寒的药材罢了,根本没什么用。”

“你就这么确定这药材没用。”

“我说没用就是没用。”

郭云鹏阴沉着脸冲着他不屑大叫,神态动作像极了被惹怒的丧家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