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闹够没有
  • 乡村小神医
  • 苏大东
  • 2156字
  • 2020-11-19 00:26:53

陈逸本来是不想掺和这件事,但看到郭云鹏欠抽的态度,让他感到有些不满,而且还当着他的面诋毁中医的不是。

这岂不是在打他的脸嘛!

“中医博大精深,不是你这种人能参悟透的,我也算是半个中医,怎么不信!”陈逸一脸不屑的看着郭云鹏冷道。

现在他可是拥有者医术承传,虽没有实践过,但说自己是半个中医也不为过,至少以他的望闻问切比其他中医强。

一听这话,郭云鹏脸色瞬间凝固下来,一脸认真的打量起了陈逸,忽然噗笑一声,仿佛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质疑道:“就你?”

“哈哈哈,真他妈笑死我了……”

郭云鹏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冲着蒋心怡指着陈逸讥讽道:“心怡,你看到没有,就这种垃圾也说自己是半个中医,难道你就指望这种垃圾给你妹妹治病?”

一听到这话,陈逸神色顿时暗沉下来道:“现在我给你个机会向我道歉,不然我会让你以后再也笑不出来。”

他不过就是想来这里买点药种子而已,却没想到郭云鹏这般诋毁,甚至不惜把他当成垫脚石,来讨好蒋心怡。

“哦?”

郭云鹏一脸玩昧的打量起陈逸,手指戳着陈逸的胸口,冷笑道:“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啊,让我向你道歉?你也打听打听老子是谁。”

对于他来说,像陈逸这种不知所谓的乡下人,怎么能斗得过他这种城里的大少爷,只要他乐意,随便打个电话,就能让陈逸断手断脚。

陈逸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一股强势的气焰似乎笼罩在整个药店里,那双锋芒的目光就像死神降临般,让人感到毛孔悚然。

啪!

陈逸面无表情,一巴掌把郭云鹏扇得原地转了三圈。

最后一头撞在墙上摔倒在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让他脑袋嗡嗡响。

郭云鹏甩了甩嗡鸣的脑壳,捂着脸怒指着陈逸,气愤的喊道:“你他妈的敢打我?今天我不弄死你,我他妈跟你姓!”

说完,他便要掏出电话叫人。

“郭云鹏,你到底想干什么?如若你想在我宏仁堂闹事,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我蒋家也不是你能惹的。”

蒋心怡气愤的冲着郭云鹏吼道,不过让她感到意外的是,陈逸居然连郭云鹏敢打,就这么一个穿着平凡普通的人,她不知道他那来的底气。

看到气愤的蒋心怡,郭云鹏刚要打出去的电话又给挂断。

他知道,要是把蒋心怡惹怒了,以后想要近一步发展就更难了,但看向陈逸时,那双目光就像是毒蛇般,阴狠道:“小子,我记住你了,别让老子逮到你,不然我弄死你。”

陈逸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如今他不胆有了医术承传,而且自身的体质也在跟着强壮起来,像郭云鹏这种傻屌,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看你嘴唇泛白,中气不足,一看就知道是个纵欲过度,就你这软脚鸡还想弄死我?回家再吃两年饭吧!”陈逸笑着嘲讽道。

“你……”

郭云鹏是气得双眼爆棚,打他也就算了,现在还当着他女人的面说他肾亏,这怎么能忍受!

他蹭的站起来,愤怒的握紧着拳头,但看到陈逸的气势还要比他强时,内心那股怒气仿佛一下子被扑灭。

“郭云鹏,你闹够没有。”

蒋心怡怒喝一声,眼前一黑揉着太阳穴忽然踉跄的往后倒去……

没有人能察觉到,她此刻已经把身体的痛忍到极致。

陈逸身心一动,瞬间就抱住了将要倒在地上的蒋心怡,还没等他说话,郭云鹏就一把将他推开,厉声道:“给我滚开,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陈逸一阵无语,刚才抱了蒋心怡的那一瞬间,他似乎能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一股阴寒之气,如果是别人早就忍不住晕过去了。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的意志力那么强!

“你不是说你的西医厉害吗?你倒是给我治啊。”陈逸一脸严肃的看着郭云鹏沉声道。

郭云鹏支支吾吾尴尬道:“你不也说你是中医吗,有本事你来,要是治好了,我给你两万,要是治不好我打断你的手。”

他们西医说得在厉害,还是要靠医疗器材的辅助,现在这里是中医院药堂,让他这么治?

“好,到时候你不要反悔就行。”

陈逸心中暗暗窃喜,正好他需要这笔钱,而且对于蒋心怡的病他早就有了底。

“住手!”

正当陈逸想要给蒋心怡检查时,一道洪亮而严厉的声音,从宏仁堂门口传来。

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者快步走来,满脸不悦的厉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就你也配给蒋小姐治珍,当宏仁堂没人了吗?”

老者名叫‘冯弘’是宏仁堂的大夫。

他今早接到了电话去药材市场进了一批中药,没想到才半天的功夫,宏仁堂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冯老,您来了。”

尽管郭云鹏之前再怎么嚣张,但在冯弘面前却要低声下气的问好,不敢有半点怠慢,于是急切说道:“冯老,您快看看心怡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呢,怎么就……”

冯弘闻言,快步迎上去,瞪了陈逸一眼,然后替蒋心怡把起脉来,原本那张严肃的脸,忽然变得异常凝重起来,半天也说不出话。

“冯老,心怡她这是怎么了?”郭云鹏着急的催促道。

冯弘从医四十余载,什么大病小病只要经过他手,都能知根知底、药到病除,可当他替蒋心怡把脉时,才知道自己的医术还未能达到巅峰。

这种混乱时快时慢的脉象,他活了将近六十年还是第一次诊到。

在古代的医书上这种脉象被誉为:将军令!

“不如,让我试试吧!”陈逸打断道。

如果再不给蒋心怡诊治的话,恐怕以她现在的体抗力,撑不了多久就会被病痛给折磨死去,而治病救人本身就是陈逸的天职,所以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要在她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一听到这话,郭云鹏阴沉着脸,冲着陈逸不屑道:“就连冯老都诊断不出来,你他娘的算个什么东西,难道冯老都不如你?给老子滚一边去!”

冯弘不悦的瞪了郭云鹏一眼。

“冯爷爷,让他试试吧!”

就在这时候,蒋心怡虚弱的看着陈逸,美眸中很是坚定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相信他,但她总感觉在陈逸身上有一股特别之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