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昏睡不醒

  • 乡村小神医
  • 苏大东
  • 2037字
  • 2020-11-18 14:30:23

“姐,别害怕,他是客人的保镖,她突然遇到事情,让保镖过来找我。”陈逸安抚姐姐紧张的情绪,将目光再向转向蒋泰。

“到底出了什么事?还是说她今天做了什么事情?导致突然昏迷。”

“小姐……小姐,她这两日病好了许多,心情都很不错,今天还想着去游泳,谁知道游泳的同时,就突然陷入昏迷,情况比之前还要严重。”蒋泰回想起这两日发生的事。

蒋心怡因为体质问题,身体发寒,别说是游泳了,连碰水都碰不得,所以难得身体好了,去了游泳馆,却没想到这种事情发生。

“游泳馆……”

陈逸眉头紧蹙,语气中满是无奈。

蒋心怡体质阴寒若是接触冷水的话还好,游泳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

“先生,您就不要犹豫了,先跟着我回去看一趟我家小姐,现在危在旦夕。”

“嗯。”陈逸紧张的神色微微点头。

“姐,我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我要先过去看一下。”

“嗯,你快去吧,现在人命要紧,不行的话就别强求。”陈春兰听的也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这什么情况,但保镖很紧张的样子,也不敢耽误时间。

陈逸简单的与姐姐解释了一番,便同着他一同坐上车离开。

一路上,蒋泰开着车走在乡间小道上,浪费了不少时间,在天黑前到达了蒋府。

陈逸被带到他的住处,透过车窗看着这一排种植的参天大树,前方便是一处老宅。

透过幽暗的天色依稀能够看到这老宅年代久远,时不时有几个佣人走过。

陈逸能够感受到这宅子那不同寻常的气息。

蒋泰停下车,便带着他一路向前。

“小姐,现在怎么样了?”蒋泰在上楼的同时,抓住了一个佣人询问的。

佣人神色有些慌张,不断的摇头:“小姐到现在还在昏迷,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已经来了两个医生了,都说没办法。”

“我知道了。”蒋泰放开佣人,担忧的望着不远处的房间:“先生,请跟我来。”

“嗯。”陈逸微微点头走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规律的响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更显得寂静压抑。

众人知道陈逸是小姐的私人医生,拥簇着将他送到了门外。

“小姐就在里面了。”陈逸听到他们的话语并打开房门。

灯光照亮着整个屋内,淡粉色的房间映入眼前,一眼便看出这是女人家住的房子。

“小姐就在床上,你先看一下到底怎么样了?”蒋泰跟随着进去,轻轻地将房门关上,担忧的说道。

陈逸不敢耽误时间,快步上前,就看到床上躺着娇小的身影,身上盖着一床被子,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断地发抖。

“小姐昏迷后,她就一直抖动着身体寒冷,我们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姐的情况比上一次还要严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蒋泰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不远处。

陈逸住在床沿,用手轻轻的触摸她的额头,冰凉的触感传来,不仅脸颊就连她的手脚,也十分寒冷,像是岁入了冰窖似的。

“明知道她身体不适,还让她去游泳馆,你们也是心大。”陈逸神色凝重,一只手摸着蒋心怡脖子处的脉象,好在有着微弱的迹象。

蒋泰听到脸色顿时间大变,转眼间自责的低下头,差点跪在地上:“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小姐想去游泳馆,我不仅没有拦着,才造成这件事情发生。”

“行了,这不怪你,是我的问题一开始没有向她说明白。”

陈逸无力地叹了一口气,好在她感到及时,若是再晚一点的话,恐怕后果更严重。

他坐在床沿,手指摸着她脖子处的脉象,缓缓的将灵气度入她的体内。

蒋心怡身上这厚重的被子,这样不仅会压着浑身的血脉,还会影响灵气在体内运行。

陈逸虽然到这里也不管这么多了,一把掀开。

只见眼前白花花的场景,他窈窕的身材,穿着性感的泳衣,映入眼前。

陈逸看到这里忍不住吞咽了口水,一时间看得痴迷。

很快,他慌乱的回过神,将轻薄的被子立即盖在她身上。

“怎么还穿这么少,快点让下人给她换上,下次不要盖这么重的被子,这样会压着她的胸口处,影响病情。”陈逸慌乱的掩饰,神色装着一幅淡然的模样起身,

蒋泰面对他轻浮的动作虽然不满,可他说的不无道理,微微点头:“是。”

他起身打开门,并叫来了一个女佣人,拿了一件清爽的衣服,先给小姐换上。

陈逸已经给她身上渡了灵气,一时半会儿是醒不来的,倒是她屋内的布置,有些古怪,让人一眼看过去也有些不舒服。

“刚刚您查看过小姐现在怎么样了?”蒋泰站在门外等候的同时,却见他目光环顾四周,一副探究的神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逸微微转过身,随后让他拿来纸和笔:“放心,我刚刚摸过脉象,她已经恢复正常了,我先开几服药,切记让她一定要喝下来。”

“是,”蒋泰听到小姐现在基本无碍松了一口气,盯着他手中写了一幅药单,让人现在去抓。

陈逸看着眼前这保镖成熟稳重,办事效率极高,满意的点头,紧接着下了楼看着这大厅,来来往往出现了不少佣人。

若是论风水学的话,这些屋内布局根本行不通,甚至是大忌。

尤其是这大门正对着院落的大门,直接相通,没有任何遮挡物。

蒋泰跟在他身边,见他左瞧瞧,右瞧瞧,一直摇头点头却不说话,很是疑惑:“先生,您这是怎么了?是看到了什么吗?”

“嗯……”

陈逸双手环胸站在正大门,一只手摸着下额,思索着:“这里家具的布局还有,这屋内的装饰都是谁来操办的?”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从来到后,便是这样那样的布局。”蒋泰对这一切倒是一概不知:“是有什么问题吗?”

“对问题还不小。”陈逸轻缓了点了点头,听到楼上佣人说衣服已经换好了,便上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