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认真学习
  • 乡村小神医
  • 苏大东
  • 2015字
  • 2020-11-19 00:27:02

陈逸看着姐姐明艳动人却充满担忧的神色,心中有些不忍。

他这辈子最庆幸的就是有一个温柔而又疼爱她的姐姐,又怎么会让她为此担忧。

“姐,其实我不说是有原因的,因为前些日子有大人物来看了我们家的风水。”

“风水……”

陈春兰眸子一扫过的困惑,呢喃一声。

“你小子什么时候信风水了?”陈春兰说着,就认为是弟弟故意欺骗她,就伸出手来想要捏着他的耳朵。

陈逸连忙求饶,后退几步捂着耳朵说:“这大人物来我们家看风水,说我们家最近一直倒霉,都是因为这风水问题,只要学了入门的动作,日后肯定会红红火火。”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陈春兰半信半疑的望着弟弟。

想起昨日弟弟将那一地的坏瓜种活,而且还卖出去了一千块钱。

陈逸捂着被掐红的耳朵,劝说着:“姐,你想想我们以前,吃馍馍咽咸菜的,可没几天接连好事发生。”

“你说的对,难道你找了这私人医生的工作,就是因为这看了风水。”

陈春兰眸光微垂,若有所思。

“那当然,我跟着朋友看了这么长时间的医书,也没什么长进。可就在这几日,无意间看了一个病人,像是打通了任通二脉似的,不仅知道这病因,还知道治疗方法。”陈逸说到这里扬起了笑意。

陈春兰神色有些迟疑,不是他不相信弟弟的能力,只是这一切来得有些突然,幸福的让她不知所措。

“姐,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是从看了风水,我们的日子确实好了许多。”

“陈逸,你说的对。”陈春兰神色带着几分笑意,在望着门口处。

她认真的走出门,开始学习起来。

陈逸听到姐很认同,这才放下心,跟着她的身后,教她:“姐,不是这样的。”

“你看,你跟着我的动作。”

陈逸说着便走在陈春兰的前面,轻轻地抬起脚踩在一处:“是这个位置,第一脚可不能出错,然后再踩到这个地方。”

“嗯……”

陈春兰跟着他的步伐,突然学习姿态有些别扭。

陈逸一时间被姐姐逗笑了:“对,姐,你不必这么认真,就像你平时走路一样。”

“臭小子,居然敢嘲笑我!”陈春兰经过弟弟的提醒,这才发觉他奇怪的姿势,走起不来像极了一只企鹅,脸有些羞红,气的一拳锤在弟弟的背部。

陈逸感受到到背部传来姐姐一拳,对他而言,是像是挠痒痒似的,却故作装出疼痛的模样,闷哼一声:“哦,好痛……”

陈春兰没想到一拳头,弟弟的反应这么反应,紧张的拉着他的手臂:“怎么样了?痛不痛?姐姐不是故意的。”

“姐姐一拳都能打死一头牛,下次可要轻一点。”

陈逸转过头,有谁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陈春兰上一秒还在担忧他,下一秒就被他气到了:“臭小子!”

两个人就这样在门口你一拳我一脚,陈春兰也算是学会了怎么进门。

陈逸看到姐姐这么认真学习,很是欣慰。

“姐,以后进门就按照今天走的路走一遍,进来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陈春兰轻轻地点了点头。

陈逸忙完一切,看着姐姐忙碌的身影,语气带着几分撒娇:“既然我都忙活一下午了,有没有给我留饭呀?我快饿死了。”

“饿了?怎么不早说,我还没我做呢,打算等你一块一起吃。”陈春兰看着天色渐渐昏暗,这才意识到还没准备做晚饭呢。

陈逸跟着姐姐进了厨房,抱着一团柴火放在了炉子旁:“姐今晚吃什么呀?我来生火。”

“你都忙了一天了,快去休息吧。”陈春兰拿着小菜蹲下来简单的调了一下,放在盆里洗净,看到弟弟已经坐在那边生火,拉着他让他离开。

陈逸想要拒绝,可奈何姐姐强硬的态度,只能被她硬生生的拉走:“好吧,姐,那你一个人忙活,忙不过来的话叫我。”

“嗯,去吧去吧。”

陈逸走出门,却隐约听到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一开始并没有注意,以为是路过的。

可又过了几分钟,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陈逸?你在吗?”

陈逸心中困惑都这么晚了,是谁过来找他?

他刚刚打开门,就看到不远处一个黑色的身影,穿着一身漆黑的中山装。

男子面色严峻,一直围着原地打转。

男子听到敲开门声,这才停下步伐看到了他。

“陈先生。”男子恭敬的走到他的面前,微微低头。

陈逸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看着面前的男子长相与穿着十分熟悉,这不就是蒋心怡身边的其中一名保镖吗?

蒋心怡身边的保镖蒋泰。

“你好,陈先生,我是蒋小姐的保镖蒋泰。”蒋泰严峻的面孔,小麦色的皮肤微微有些发红,显然是一阵奔跑过来的。

陈逸左右看了一眼,他没有告诉他们家里的地址,倒是主动寻过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陈先生,很抱歉这个时间打扰您。我们家小姐突然出事了,我没有办法,就来到附近的村庄四处打听,这才找到您的,还请您跟我走一趟。”

“原来是这样。”陈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可转念一想,他给蒋心怡喝下的药量,足够撑上一段时间。

可是没过两日,就突然再次发病……

想到这里,他面色一冷:“蒋小姐什么时候发病的?有没有确切时间?”

“这……这我倒没有注意,小姐突然发病,看了医生也没有办法,就急匆匆的赶过来。”蒋泰神色有些为难,说着又拿起手帕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陈先生,您就不要再说了,我家小姐现在身体虚弱,您先过去看一看再说吧。”

陈春兰在厨房听到了外面谈话的动静,手上拿着勺子就走了出来,刚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站在门外。

眼前的男人穿着正式,与要债的那些人穿着相似神色警惕:“你们是什么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