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灵雨
  • 乡村小神医
  • 苏大东
  • 2013字
  • 2020-11-19 00:27:01

陈逸休息片刻,丹田内的灵气便慢慢恢复聚集,盘腿而坐,根据古籍中记载,将所吸收的灵气慢慢转变,吸收空气中的水,凝雾气与灵气相结合。

很快,他的这一亩田地上方出现了一层乌云,慢慢聚集,越变越黑。

乌云密集,慢慢下沉。

陈逸瞧着乌云雨水结合差不多了,便一声呵斥。

天地里下起了绵绵细雨,而这些雨,泛着淡淡的光芒。

这雨水可是结合了灵气,万物滋生便于与水脱不了关系,相辅相成。

陈逸坐在田地头静观其变。

半刻钟,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地里的种子正在慢慢发芽生长,而刚刚扫了一坨黑色物质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变化。

陈逸快步上前,蹲下身就看到他种下的种子,都已经发芽,亮绿色的小嫩芽在光线的照耀下,嫩绿泛着淡淡的绿光。

他用手轻轻地触碰一下,明显地感受到这其中的灵气。

陈逸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药材通过灵水浇灌出来的感觉截然不同。

他越发的期待,药材成熟后的结果。

就是刚刚那一团黑色的物质,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逸脑海中不断的翻译和古籍,却没有任何思绪。

陈逸却没有因此在意,如今这些种子已经成功种下慢慢生长。

这样,他每日都用灵水浇灌生长,不过是时间问题。

他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打去身上的尘土,唇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准备回家。

陈逸望着不远处的青山,感受到山内元气充沛,正是他修炼的好时机。

只可惜到了晚上,这灵气便会大打折扣,趁着天色还早,便直接上山。

他沿着山间小路,几步跳上了山头,找到了一块干净的石头,扫掉落叶盘腿而坐。

陈逸难得清闲,这就是他修炼的好时机,平心静气,深呼一口气。

随后,他身体周围出现了强大的空气旋波,将他卷入其中,而他在修炼,对这一切并不知。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渐晚。

陈逸微微睁开双眸,看着灰暗的天色,余晖的光芒透过密不透风的丛林照射进来,形成了奇特的景象。

没想到修炼一会儿,天这么暗了,要早点回家了。

陈逸深深呼了一口气,缓缓的起身感受到自己的丹田内的灵气越发充盈。

“想不到这次修炼这么久,耽误了不少时间,要赶快回去。”

生怕姐姐在家中担心,便起身。

一路上哼着小曲儿,几步下了山路,路过地头时,看着他种植的药材,一棵棵都已经发了芽,安静的生长在地里。

陈逸已经设下迷雾结界,自然不会害怕那些人会再来搞破坏。

寻思着那些人等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还没有,没有在家门口。

陈逸想着,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就看到,门外步伐凌乱,这一地的草被他们走平了。

周围的杂草,被他们绕得踩着死的死,残了残。

可以想象他们当时多么着急气愤不已,想破门而入却怎么也找不到门的场景,忍不住笑出了声。

陈逸推门而入,就看他姐姐坐在院子中,拿着一把粮食正喂鸡呢,瞧着他进来就笑着向前。

“你回来了,你去地里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嗯。姐,你这是碰到了什么开心事?怎么这么开心?”陈逸先后将房门关上,问了一句:“我清理一下地里种植的哈密瓜藤蔓,就把这些藤蔓清理了一下,费了一些时间。”

陈春兰听到后,并没有在意,反而笑着放下手中的粮食。

预想到有趣的事,又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你走了没一会儿,那些讨债的人就又来了,可奇怪的是他们在门口大呼小叫,却怎么也进不来,一直在门口打转,像傻了似的,你说他们是不是中邪了?”

“难怪我进来的时候门口家杂草都被踩死了,应该是他们了。”陈逸顾着茫然的摇了摇头。

他临走时已经教训过他们,果然那群家伙不死心。

陈春兰笑着带着弟弟来到了门前,随后指着露出的门缝:“刚好他们转圈的时候,被我瞧见了。”

“他们就在外面大吼大叫,你这当时又不在家,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可是转念没一会儿,他们却怎么也进不来,就一直围着转啊转啊转啊转……没一会儿,气急败坏的都走了。”

陈春兰困惑不已的打开门,指着门前的那一小片地:“就是那里,你看看。”

陈逸没有向姐姐解释这其中的缘由,跟着姐姐姐姐出了门,随后走出阵法。

“姐,你等一下,我教你怎么回家。”

“回家?这门不就在面前吗?”

陈春兰一时间有些搞不懂弟弟这到底什么意思?

说着就准备进去,却被陈逸一把拉住。

陈逸将陈春兰拉着身后,他走在前面,上前走了一步。

“不行,姐你跟着我走。”

“臭小子,你这是做什么?”

陈春兰虽然嘴上说说,却跟在他的身后,一步一个脚印的回到家中。

站在自家的院子看着门外,越发的奇怪:“弟弟,你这是怎么了?你去了一趟地里,回来之后这么神神秘秘的,还特意教我怎么进门,我还用你教我啊?你是不是也中邪了?”

“哎呀,姐,我怎么可能这么闲,你只要跟着我走就可以了。”

陈逸转过身就瞧见姐姐一脸紧张的模样,一只手扶着额头,摇了摇头道。

陈春兰显然不相信,毕竟外面那群家伙就因此瞎胡转了很长时间,现在他有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

“真没有中邪?你怎么就这么教我怎么进门?”

“这……”

陈逸神色微变,目光望向姐姐,唇角微微一东,欲言又止。

“哎呀,你倒是说呀,想急死我。”

陈春兰瞧他一直沉默,也不说话,更是猜不透这是怎么了。

陈逸现在倒是百口莫辩,他总不能说自己设下了迷阵,让他们进不来吧。

陈春兰就是觉得弟弟有些古怪,寻思着要不要找个道士帮弟弟看看,这是怎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