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胳膊还是腿
  • 都市超能英雄
  • 疯子范儿
  • 2057字
  • 2020-11-19 00:06:48

“贱阳,咱们公司里你最喜欢谁啊?”秦阳和苏鹏趁着午饭的间隙在办公大楼的楼梯间过烟瘾,苏鹏笑嘻嘻的问道。

问完后,他有点后悔,因为在他抛出烟屁股的扭头的时候,看见了他们的女上司销售部经理杨晓燕从电梯里出来,看见他们在抽烟,朝他们走来。

秦阳没有任何的察觉,使劲的嘬了最后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把烟屁股扔在地上,用他那双好几个月都没有洗过的双星布鞋狠狠的疵着烟头,略微抬起来的眼角有些嘲弄道:“我喜欢咱们的经理。”

杨晓燕性感的身躯和美丽的外表在整个万业集团里都是人尽皆知的,尽管今年都三十了,但是所有已婚未婚的男人都想枕在她高耸的胸部上夜夜入睡,完美女神的形象在整个公司里都深入人心。

想要俘获杨小燕的芳心太难了,过去的30年多少热血志士倒下了,还有多少血性方刚的汉子前赴后继的在倒下的路上血拼的你死我活。

生孩子明知很痛,少女们还是踊跃的做了母亲了,还做的乐此不疲,道理是一样的。

“太子妃”是杨晓燕的另一个别称,因为集团董事长唯一的公子也在那些热血志士的人群里面,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作为杨晓燕的下属,秦阳对她胡思乱想,也是正常的。

杨晓燕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疯言疯语,不仅不生气,反而很高兴,说你是对你的认可,要是别人见了她像躲瘟神一样的躲着她,那是一个女人的失败。

但是,从秦阳这屌丝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总是觉得有辱斯文。

像是一只猫吃了带有狐臭的老鼠放了一个屁,臭气熏天。

但是,作为上司,最起码的胸襟还是要有的,胸大了,自然就比较开阔。

就在这个时候,秦阳又开口了,道:“老子真想干的她满地找牙!”

听到这话,就是胸襟再好的人,都会心里不悦的,何况旁边还站着苏鹏。

她的小宇宙爆发了。

拿起手里的文件袋,啪啪啪的敲打着秦阳的头部,秦阳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杨晓燕揪住耳朵,气呼呼的拖向了她的办公室。

同事们看到此情此景,嗷嗷的叫嚷着,但都习以为常了,因为他们都知道,秦阳那张出口成脏的嘴已经给他带来不止一回麻烦了。

得罪了上司是非常惨的一件事,上了班的都知道,这以后小鞋是穿定了,眼前的一顿骂跑不了了。

“秦阳,你这样做让我很恶心,你知道不?”杨晓燕没好气的骂道。

贱阳的名头不是白来的,敲着杨晓燕的桌子说道:“这些都是大家伙儿的心里话,只是没人敢说而已。”

秦阳感觉自己很委屈,这是在替全体男性同事背黑锅啊。

杨晓燕受的是高等教育,脏话词穷,改变了进攻方向,说道:“你来公司已经半年了,业务能力平平,公司不养吃白饭的猪,再给你最后一个月,如果还出不了成绩,那就自己走吧,你这尊大神我们可养不起。”

秦阳全然没当回事,扭头就出了杨晓燕的办公室,拉起座位上的外套,下班了。

自己给自己下班了。

回到租住在城中村的屋子,什么也不想做,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电视上播放的是老版西游记,正演在孙悟空一脚踢翻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这一段。

秦阳点了一根烟,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电视突然卡住了,太上老君的双眼死死的盯住了秦阳,使他浑身很不自在。

拿起遥控器想换个台,却怎么也按不动。

秦阳也没有多想,把遥控器仍在一边,等着电视自己变好。

就在这时,他好像看见太上老君在和自己说话,但是电视画面却还是一动不动。

“是在和我说话么?”秦阳疑惑的问道。

“小伙子,情况紧急,话不多说,现在天庭有难,我将我成仙时人世留下的残体融入你的身体,慢慢去参透吧。”电视里的那个太上老君对着秦阳说。

“什么残体,有什么作用?”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太上老君把手里的佛尘一挥,一道白光向秦阳射来,正中眉心,并说道:“我已经将我的金刚不坏之身封印在了你的体内,从现在起,你就有了我前世的记忆,千万不要让贫道失望!”

秦阳彻底的傻逼了,看个电视都能变成神仙,不知道是不是电视台故意在整他。

且见那道白光充斥了整个屋子,在一小撮光束的引领下,一股脑儿的由鼻孔而入,全部钻进了秦阳的身体里。

这是多久没洗澡了,辣眼睛啊,白光威力之强,秦阳的身体根本就抗不住,一声惨叫,倒在沙发的角落里,不省人事。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其间噩梦连连,浑身虚汗直冒,醒来的时候,心律在每分钟120上下。

秦阳也分不清这究竟是个梦,还是真的,只觉得自己口喝难耐,起身倒了杯水,一口灌下。

还没来得及多想,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敲的咚咚乱响,八成是房东来收房租的。

欠身打开门,小六子那张扭曲的脸映入了秦阳的眼帘。

我草,不是房东,董成手底下的打手小六子上门来讨债来了。

今天被堵在屋子里,八成跑不了了,一顿打是赚到了。

秦阳嬉皮笑脸的讨好道:“六子哥,是你啊,这点小事还要你亲自跑一趟,给兄弟捎句话,兄弟自己就过去了,不劳烦您亲自过来。”

“少套近乎,成哥说了,今天不管怎么样都得带点东西回去。”小六子道。

“兄弟连饭都吃不起了,这个月我有一个大客户,马上就要签单了,只要提成一到手,马上就把钱送过去。”秦阳依然不依不饶说道。

“你的意思就是赖账了?”

“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晚几天,晚几天,嘿嘿……”

“唉!”小六子叹了口气,道:“都晚了好几个月了,今天就算神仙也救不了你,胳膊还是腿,自己选。”

说着从裤管里掏出一把刀,直接插在了桌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