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敲诈
  • 都市霸主传奇
  • 三十年河东
  • 2456字
  • 2020-11-18 23:20:40

PS:这本书是练笔作品,实在的很差劲,看到后来你一定会后悔,建议别浪费时间,实在抱歉,作者有类似的书:(极品富二少)文笔相对成熟,虽然人物不同,但文笔相同,人物的性格也明显了起来,节奏也明快了,大家不妨去看看,享受一下,记得收藏噢,至于这本书,建议不要浪费时间,这本已经完本了,重新改的话不可能了,对不起。。。。

炙热的太阳直射着大地,天上没有一片云彩,空气中没有一点风,大树被晒的出了水,公路上的行人,也是无精打采,半死不活的样子,像是糟了瘟疫。村口的一棵大树上,一个少年手持一柄长爹砍头树枝,树下的六七只绵羊,争吃着手年砍下的树枝。

西北这片靠天自有人以来,便是靠天吃饭,眼下,已经有一个多月滴水未降,没熟的麦田因为缺水的缘故,大片大片的发了白,不是熟了,是死了,又是一年大旱,这已经是第二个大旱之年,连年的大旱让老人们摇头叹息。

尘土如淤泥一样的山路上,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拉着马车,马车上套着一头枣红色的马,红着脸,皮肤黝黑,剪了短发的女孩,用力的推着车,他是拉车男孩的姐姐张婧。

“山娃,爸说了,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让你复读,以后卖瓜这事情你就不要来了,你是个有文化的人,这种做生意的事情交给姐就行了,你回去了好好复习功课,知道不。”

山娃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油汗,把草帽持在车辕上道:“今年的收成不用说了,大片大片的夏田被晒死了,秋田也不会好到那里去。吃的恐怕都成了困难,爸拿什么给我去复读,他去抢啊。现在复读生收费,低于一中录取分数线一分就得五十块钱,我低了二十分,就补习费得一千块,更何况学校根本就不收复读生,我们家又没有后门。算了,以后上学的事,你跟爸都别担了,等农活忙完了,我就出去扛活,干什么不是干,老人们说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非得要上学才有出息。”

“你少在那放屁,听我的,好好复习功课。你娃聪明,比村里别的娃都聪明,如果不是你受伤休息了一个多月,你根本就用不着复读。”张靓愠怒道。

“姐,咱苦人苦命,你也知道我不笨,我出去拼个几年,也能像李雪的哥哥一样在外边包工地。”

张山娃,没有娘亲,跟父亲和姐姐一起生活,苦难让他比同龄人成熟些。他十七岁了,按理说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应当去思考这些问题,可他在思考,早熟的他已经能用一个成熟人的思想去思考问题,中考落榜的他不想再走进学校,也不想给家里造成更大的负担。

“不要念了两天书就在我面前摆你的臭道理,包工头还不是下三滥的活,只有读书将来才能有出路,你要是把这话在爸面前提一句,他非用鞭抽你。前边路口休息一下,你不累,马还累呢!你呀……唉”张靓训导了弟弟几句,不再说话,眼光移向了远处。

姐弟两满头大汗的把马车停在了大树树荫下,山娃把枣红马拴在了大树枝上,从姐姐的手上接过水瓶喝了一大口,擦了擦嘴角道:“狗日的老天爷,这已经是第二年大旱了,还要不要人活了。”

“不要骂老天爷,这是我们的命,谁让咱们就生在这片土地上,你要是不想跟父亲一样,不想在张家湾受一辈子的苦,就好好读书,不要操钱的心,也不要想着家里的事情,家里的事有我跟爸呢。”

之后张靓说着指了指不远处,呼的站了起来:“山娃,你看,是小车,是小车,电视上见到的那种。”

张山娃顺着张靓的手指看了过去,不远处的山跟上,一辆轿车飞驰而来,它经过的地方,一条土龙在飞舞,山娃也是第一次见轿车,瞪大了双眼道:“这东西就是比马好,快,你说开这车的人得多有钱?”

就在姐弟辆被轿车吸引的时候,一直安静的枣红马前脚起跳,挣开了缰绳,猛地向前跑了起来。山娃急忙转身,用他能用的最快速度一把从车辕抱下张婧。

自己向马追了过去,张山娃从小在山里长大,别的本事没有,跑起来倒是不慢,拉着一车西瓜的马跑的倒是没有他快,山娃追上后抓住了马缰绳,可是他的力气太小,根本就阻止不了飞奔中的枣红马,枣飞马一甩头,山娃整个就飞了出去,扑腾的一声,吃了一口土。

这时候轿车正好也开了过来,急刹车停在了山娃面前一米左右,山娃吓的哆嗦了一下。与此同时,被轿车惊吓到的马转了身,跳进了一小麦地里。马转身带动车转身,轿车的前边大灯被马车撞坏了,车的侧面也是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山娃急忙从尘土里边爬了起来,一身的灰尘像个土人,看了一眼轿车。瘸着腿向马车跳去,车上下来的人,看了眼车头,几步追上了山娃,一把抓住了山娃的领子:“跑什么跑,看不到我的车被撞坏了,妈的,怎么拉车的。”

山娃看着这位不速来,这人有一张干净的脸,寸发向后背着,闪着光。用山娃的话来说是城里人的德性。

“大哥,这事一会再说,你先放开,马到人家庄稼里边去了,祸害了庄稼我赔不起。”山娃看着压坏了庄稼的马车,焦急地说。

马车上的西瓜落在了地里,落在了马路上,被捽的不成样子,枣红马依然疯狂地向家里跑,地里的庄稼被成片成片的糟蹋。

“你的马车祸害了庄稼你陪不起,我的车你就赔的起了?”青年人没有放手的意思,摘掉了蛤蟆眼镜瞪着山娃。他的个头比山娃高出不少,几乎把山娃拎了起来。

这时候轿车上又下来一个人,是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皮肤很白,粉色的头箍把她的长发向后拢了起来,很漂亮,很阳光。她倒是不像男青年,笑着对抓着山娃的青年说:“朴哥,我看还是算了吧,就他这样的能赔的起什么,你爸不是让你来办事吗?我们走吧。”

青年这才放开了山娃道:“算你今天运气好,我还有事,饶过你,傻B。”

山娃听青年这么说,不干了,伸开双手,挡在了轿车的前边:“我今天运气,好你大爷的好,你的车惊了老子的马,伤了我姐,压了庄稼,马车坏了,庄稼得赔,一车的西瓜见了阎王爷,你还找我赔车,我告诉你,今天你们要是不赔我的损失,别想走,这是老子的地盘。”

准备上车的朴浩然回了头,瞪大了他的眼睛,怪异地笑着:“小兔崽子,我看你是活腻味了,敲诈,还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朴浩然说着,一皮鞋向山娃踹了过来,山娃一个闪急忙躲开,紧接着握起了拳头。就在他准备还手的时候,张靓跑了过来,拉着山娃的胳膊:“山娃,别闹了,这种人我们惹不起。”

朴浩然一拳头打了过来,不偏不移打在了张靓的脸上。

“姐,没事吧。”山娃把张靓扶了起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