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开荒自救(2)

  • 最牛特别教官
  • 虹云风暴
  • 2137字
  • 2020-11-18 23:18:56

“柳玮哥,我的脸不重要,月先生的脸得给——前天,人家自称是大浴河游击队副队长,从昨晚就是柳莲的教官!一块腰牌不用,人家过了河。”杨燕说是向柳玮介绍月正元,倒不如说拿柳莲说事。

“她们就是贪图享乐、懒惰涣散惯了!我就是想改掉她们这臭毛病!”柳玮又要扬鞭子去催柳莲,被月正元一把抢在手里。

柳玮据理力争:“百姓的秋谷子都出苗了,我们墒都没有整好。”

“地,我来耕!”月正元说着将鞭子往空中“啪”地一甩,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铜铃声,“叮——叮——”地响着,鼓动大家的耳膜。接着,红云带着汗气味儿,像一片红云向这边跑来。

“这是望科长给你们准备的劳动服,以后劳动不要穿旗袍了。”月正元一边说一边从马背上抱下来一个沉甸甸的包裹。

杨燕帮着把包裹打开取下衣裳,姑娘们看都不看,一个个像旧小说里貌若天仙的女人一样,痴痴地看着草地上的旗袍,有的把窄窄的旗袍硬套在泥身子上,扭着难堪的屁腚,嘴里不停地嘀咕,“没有男人,闷死了!”;有的尖叫,有的喊再这样下去一定要闹出去。终于有人发现了裹在衣服里的水壶,大家早已忘记姑娘们应该具有的羞耻之心,为一个水壶争抢起来。

月正元无暇顾忌她们,牵马到了铁犁跟前,一脚将犁提起,“嗖”的一声,一手将犁抓住望肩上一扛,回到地头,放下。

太阳把水田照得雾气腾腾的,月正元和马都流汗了,铁犁溅起的泥水涂满了全身……一块偌大的水田,一耙又一耙,杂草和泥块被翻上来,耙碎再和到下面去,像蚕做茧一样,细细密密地将它一丝不苟地耙好,从这头延伸到那一头,人和马的脚整整齐齐地排满了……

阳光热热地斜射过来,照在红云身上。歇息的时候,月正元伸手去抚被鞭子抽得伤痕累累的马头,马甩甩头停下来,用又大又圆的黑眸子瞅瞅太阳,等月正元把脸贴向它,它干脆扭过头,啃漂浮在水面上的杂草。月正元拉拉绳子,很愧疚地在口里念叨:“是我对不起你啊,只忙着干活儿,把你三四天没吃东西疏忽了……”

红云无力地打着喷嚏,嘴不停地噘着,像是述说满肚子的委屈迈着沉甸甸的步子走开了。

月正元实在太渴了去取水壶却不见一口水。她们站在那儿冲月正元直笑。柳莲早已忘记刚才的委屈,笑着问月正元,“俺早听说望科长要派个先生来,来我们姑娘堆里干个什么工程?”

月正元决定先试探试探:“你们想不想学文化啊?想不想将来当军医,搞文艺宣传啊!”

“想啊!”

“到前线抗日也行。”

“哪怕当卧底。”

“还想服侍臭男人啊?”一个姑娘把这个“卧底”当作那个“卧底”了,让月正元苦笑不已。

柳莲见姐妹围着月正元也晃着半大个**,凑近了说:“俺们三十几个姑娘,除了泉清扬没一个识字的,就盼着一个先生来呢。”

月正元一听这话就下定了决心,要逗逗这一群姑娘们儿,“我就是那个先生,请问:泉清扬呢?”

姑娘们都嘻嘻哈哈的簇拥着月正元,光着半个身子挺着女人馍好奇地打量着月正元。这时走过来杨燕,她说:“你们这是干吗啊,守着老师也不穿上衣服。”

柳莲说:“河边洗洗,我们哪敢啊?人家怕我们脏了大浴河!”

“放心去吧,和完地我去站岗。白天不去,晚上总可以吧。”月正元说着去牵马,刚到了田畦上,杨燕举着马鞭紧追了过来,不分青红皂白朝马腚上就是一鞭子。

“你要干什么?”月正元大声喊。

杨燕毫不理睬,握着马鞭指桑骂槐地喊:“好一匹骏马不去前线打鬼子,跑这儿当什么先生啊!前线打鬼子都没米吃,给人家了。她们荒了地,愁着没男人耕,你心疼了。是不是还想着种,收人家的女人馍?叫你贱——!”杨燕越说越觉得来气,把给月正元的怨气全散在马身上了。

“你说什么?”月正元喊起来,“她们也是来生产的,应该尊重一些。”

“她们能生产?在这‘雨天蛤蟆叫、旱田野狼蹿’的地方,靠她们种出庄稼?”杨燕生气地将马鞭一甩,只听啪地一声,马鞭子绽开,前端的铁箍儿飞出了老远。

“一切地方,一切时机,农民、部队、工业……一切皆有可能,就是用自己的双手解决吃饭、穿衣、住房和用品问题,克服军事封锁和经济困难,以利抗战。几十万年前,大浴河人就是自己的手搞饭吃,她们和我们同样是人,为什么不能靠自己的双手解决衣食住行呢?何况,她们那么年轻,怎么还会靠身子吃饭呢?三圣山上的留守兵团,时刻关注着我们。我们会成功的。”

“‘没有男人,闷死了!’你听听她们刚才说什么?狐媚子一身的骚气,不把那些官商、纨绔引来,就是招来鬼子。我看你就是迷了……快离开吧。柳玮是这儿的所长,兼农场指导主任,代算术课。他说是自荐来的,我看是省府派过来的。就是那边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有我爸和我哥罩着吧。就是泉清扬,任学生日常生活指导委员会主任,会计、出纳也是人家的,因为她是美女。而你有什么啊?就算挂个教导主任,还要代公民、史地、国语和劳作课。什么劳作课?还不是带头出孙力,一群姑娘干过什么活啊!将来够你受的!”杨燕数落了一阵子,见柳莲她们迟迟不愿离开,顺手去摸鞭子,却是一条泉蛇,吓得脸色蜡黄。月正元窜上去,猛地掐住七寸,速地一抖,“啪”地甩了出去。

“这不是你来的地方。请吧。”月正元友好地想请杨燕离开。

“别说一条蛇,就是狼来了,怎么样?”杨燕喊道。

几个姑娘一听有狼都吓得把月正元重围了起来,用惊慌而质疑的目光看着月正元。

“哪里有狼?鬼子来了,人都没地方躲。我是说月先生……”杨燕摸起一块石头猛地抛出去,却意外打在了红云的身上。红云像是失去了控制,发疯似的乱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