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特别使命(1)

  • 最牛特别教官
  • 虹云风暴
  • 2850字
  • 2020-11-18 23:18:50

夜深人静,空气里硝烟的气息还没有散尽,三圣县城顿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群马队如一片红雾涌出了城门。

几分钟后,头马的马背上亮出月正元那道瘦削而高大的身影,一身半新不旧的浅蓝色长衫,一条洁白的长围巾,瓦盖帽下,一张严肃的长方形脸上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一双大眼睛在镜片后边闪着愤怒的光芒。

同一时间,三圣县八路军某特别中队队部。月正元的老师——望天杨是这支队伍的队长,正在为寻找特别教官的最合适人选绞尽脑计。

“报告!”一位女战士站在望天杨的面前,让我们只能看到她苗条的背影。她详细地说:“望队长,这群马队领头的是月正元,三圣县第一中学的一名学生。传说,每年阳春夜深人静的时候,山上跑下一群红色的野马,顿时大浴河畔就像一片跳跃的赤焰,谁也难以靠近。可是月正元策马追去用套马绳活生生地将头马擒了。”

“不就一匹野马吗?传得如此邪乎。”

“望队长,你不知道,这匹红云马背肌结实如铁,四肢细长,乌亮的大眼睛,一色的枣红……红云马,在大浴河是神圣而坚强的存在,是王者与霸者的象征,它代表了尊贵和自信,出类拔萃和超越一切。是大浴河人的图腾和崇拜,是无上神物,一旦被触怒将毁灭一切。月正元有了这匹马如虎添翼,我们怎么能找到他的踪迹。”

“他很可能就是要找的人选。泉清扬,一定要找到他们的行踪,马上回来报告。”

“是!”还没等看清她的模样那个泉清扬跨上一匹战马而去。

月正元,多么熟悉而亲近的名字啊!他的爹娘都是我党“一大”的代表之一,在去上海的路上被反共派整死了。故事延伸到民国十九年,上级给望天杨的任务是以教师的身份培养一批保家卫国的金刚勇士。半年的时间,望天杨像“寻找铁矿”一样到一些山区、野林、荒漠地带寻找最贫困、最野蛮的部落。然后从几千名儿童里经过“精心选铁”选出近千人的精英进行试训,大约进行三个月的高强度训练,被选拔出的二百左右的精英中的精英,秘密送到诡异的三圣山上,建立临时野外基地又是一年左右的魔鬼式训练,最后能留下来的不超过七八十人,月正元有幸被留了下来。

那是一个清晨,三圣山孔圣人石像面前,一片片树叶随着鞭子的炸响纷纷落下。大家跨在马背上把鞭子玩得尽兴,谁也没有顾忌一条蜷伏在树叶里的毒蛇正吐着血丝准备攻击他们,“啪”的一声,毒蛇被望天杨的鞭子甩在石子路上。然后望天杨拿出一个小袋子,取出一穗沉甸甸的谷穗,双手捧着,说:“大浴河两岸,十年光景,六年干旱,三年洪涝,一年虫灾。我手里的种子,是延安重要领导送的,抗老耐寒,最适合在杨柳泉镇种植。今天每人可分到一百粒谷子,你们可以拿谷子去找六七户人家,换一盆熟食回来吃。饭盆我已按你们的饭量选择好,乞丐服就装进袋子里。”

柳玮、杨叶鸣和泉清杨不是府上的少爷,就是府上的小姐。他们一双双委屈的目光盯着望天杨,谁也不愿去乞讨。而要饭是月正元的强项,月正元生下来没见过父母一面,刚记事的时候就跟着我的高祖沿街乞讨,结果在蝶谷山庄迷了路,被好心的月氏族长救了。月氏族长见月正元聪慧过人就托付给了望天杨。所以,月正元的小手第一个举了起来,喊:“我去!老师!”

师兄师妹谁也不愿服输,没有换装就背着盛饭盆的袋子,跨上各自的马去追徒步的月正元。

沿途松柏幽深,杨树挺拔,烟柳凝翠。一路上,月正元攀崖涉涧,好容易下了三圣山,越过大浴河去了柳庄。等谷子送完,他换回满盆的熟饭,不知不觉太阳爬到了山顶。等他回到圣人石像的时候,他们穿着乞丐服早已回来把马拴好,然后端着饭碗沮丧地围在望天杨的周围。

杨叶鸣坐着汇报:“我骑马去了圣道岭——泉清杨的家乡。那里的百姓一家二三分地不等,不足以种植延安带回来的神谷,所以我直接去了泉府。看门的伙计见我像乞丐一样不想召见我。我好说歹说,他才接了谷子进去向泉老爷汇报,回来只给了我半碗米饭。我不好意思再去第二家要,就上马回来了。”

泉清扬站起来说:“谷子是给穷人的。我去了蝶谷山庄,接连去了七家穷人家。穷人收了种子,想把自己碗里的饭给我,看他们贫穷的样子,我怎么好要他们的饭……”

“宁可饿死,决不吃嗟来之食。”柳玮把一个空饭盆和一个小小的米袋送到望天杨手里——他去了杨府,米没有送出去,盆里也没有饭。

只有月正元的盆满满的,他说:“我徒步去了老柳庄,哪管谁穷谁富,谁贵谁贱,这家不够就到下一家换。”他说完先将盆里的一部分熟饭给了没有下山的柳仙客,再将剩余的大半部分均着给了泉清扬、柳玮,可留给自己的所剩无几了。大家吃过了,他把盆清洗干净,然后放在袋子里装好,这才去望天杨跟前坐好,去诵读《弟子规》里的句子:

“……衣贵洁,不贵华,上循分,下称家。对饮食,勿拣择 ,食适可,勿过则……”

望天杨拿良种换熟饭,无意是考察月正元他们的德行。很可惜,望天杨如此光芒四射的无言之法,只有月正元一个人顺利地过了“冶炼金刚”期。月正元穿着乞丐服挨家挨户去换,意味着要看各种脸色经受各种待遇;回来又把自己盆里的熟饭分给同学,不愤怒,不结怨,处处保持着一个男子的威仪,闪耀着智慧和真理之光。所以,只有他一个人被望天杨送进三圣县抗日特别学校深造。

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月正元来到学校又经过了两年多的各种磨练,完成了海军、炮兵、骑兵和装甲兵的大大小小十余项基本专业的考核训练,熟练掌握了射击、飞镖等三至五门的技能和日语测试优秀,才算过了“铸造宝剑”期,等待他的是迈进未来特种兵的门槛。

如今鬼子攻占了邻近的县区,炮弹都炸进我们县城了。急需要几位德才兼备的特别教官前往深山丛林组建一所特别学校,谁来“华山论剑”只有让小马驹出马了。

然而,望天杨很快又推翻了这个结论。泉清扬回来报告:“月正元在县城读中学期间,三次被校方开除:第一次因不服班长和班长打架;第二次因为和女子中学的一女生谈恋爱;第三次还是谈恋爱。这一次不同,是他把学校开除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女子中学十几名女生甘愿为他触犯校规——加入他的队伍。他自诩‘一般一般,天杨第一,正元老三。’还打出‘劫富济贫、抗日卫国”的旗号。为此事,他的爷爷也从蝶谷山庄来到县城就是为了看护他。他那是爷爷看得了的?还听说,傍晚左右,他被马摔下了山涧,喝多了酒,被柳泉宫的柳莲救了……

“酒色全沾了!一股子土匪的习气!太失望了!”望天杨的拳头砸在桌子上,喊:“柳泉宫,那是什么地方?你去把他‘请’到这里!

“也许误会他了。据说为了找到一群姑娘和为爷爷报仇!”泉清扬说。

“柳泉宫姑娘被带走的事我也听说了,但他爷爷怎么回事?”

就在下午,夕阳如血。月家小院里荡漾着花木的清香和家的温馨,两股气息交织在一起,令人如痴如醉。忽而,一声炮响——小鬼子轰炸周边县城的炮弹落在月家了。月正元在昏迷中被高祖喊醒,高祖坚强地说,我不行了,咱要当八路……报仇……

望天杨不知道被炸死的是月正元唯一的亲人。从泉清扬的汇报中,望天杨知道周围的鬼子正悄悄地向三圣县逼进,而月正元这个玩世不恭的“金刚勇士”或许知道了鬼子的下落。平时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然而当亲人死在鬼子的刀枪炮火中,他们随时可以为亲人报仇,投入战斗。

“马上去帮助他!绝不能我们的姑娘再遭遇鬼子……”望天杨命令。他知道今夜已经不太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