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有狼出没(2)
  • 最牛特别教官
  • 虹云风暴
  • 2830字
  • 2020-11-18 23:18:58

月正元下了河提,穿过一座郁郁葱葱的柳树林,来到了一片芦苇荡。这时,前面不远处传来戏水的声音,“红云一定在那儿”,月正元以为马在那儿洗澡,就疾步前往,却见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弯着腰,像是在偷看什么。月正元悄然拔出手枪,悄悄地跟在那男人的身后。

一个个如泉似玉,搭着对儿的姑娘由茂密的芦苇保护着,去拧干旗袍上的水。那滴水声噗噗滴在滚烫的小草上。那男人透过苇叶间的缝隙清楚地总览全局之后,把目光集中在一位留着齐耳短发的少女的身上……上午的水田里,他所看到的不过是浑身泥浆的女人,想象折磨着他脑袋几乎要爆炸,现在她洗去了身上的泥水,把一个雪一样白亮的身子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感觉那地方黏糊糊的,等摸下一看,竟然是蛋清样滑滑的东西!

“再看我削了你……”月正元想照他的屁股给他一枪,可是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男人竟然长得和杨叶鸣一模一样。月正元记得,当年的杨叶鸣最喜欢泉清扬,也不至于这么色啊!在一个女人罩上留下一片乳白色的液体……与此同时,那短发的少女发现了身后芦苇丛中一双狼一般令人恐惧的眼睛,“啊——”一声高贝分的尖叫,下意识的用双手挡住了雪白的、凸起的东西。

“泉清扬,出什么事了?”柳莲等几名已用好罩儿、小裤的姑娘们立刻围住了她,关心而惊慌地想了解情况。

“我看见一只狼!”泉清扬颤抖着嘴唇指着那一片芦苇茂密的地方说。那因惊恐过度而苍白的脸很快冷了下来,犹如寒冬大浴河里的冰块一般。

“我的罩儿和旗袍都没了!被狼叼走了!”

“大概被风刮走了!”柳莲告诉她。

月正元觉得鼻子痒痒的,用手一模,才知道鼻子流血了!月正元不是听见狼而害怕,而是在她们的惊慌失措的时无意看到她们的身子。虽然没有像杨叶鸣那样贼看,但那贼心也是犯罪。大白天哪来的狼呢,走吧,月正元收了枪。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那男人一边诵读着一边站了出来,“我杨叶鸣,不认识了?师妹!”

泉清清打量了一番,是生气,还是激动?是心痛,还是关爱?心里就想打碎了五味瓶。见他还色色地盯着自己,从牙缝里挤出这样愤恨的话来:“没想到你是杨叶鸣?”

杨叶鸣非常得激动加感动,紧盯着泉清扬胸前一道血印,那是芦苇叶子划破了——她不能没有罩儿的保护,他怕她吓着,轻轻地说:“泉清扬,看你害怕紧张的样子,见到什么啦?

“我看到一只狼躲在芦苇荡……”泉清扬有些害怕地说。

杨叶鸣狡猾地说:“啊,我也看见了。还看见月正元吓得跑了,我担心你们有事就过来了。”

“狼什么样子?妹是说你呢。”

“不过,我们这儿的确有狼。狼,有黄色的或者褐色的皮毛,有时还粘着草屑。我刚到这儿的时候,就亲眼看见一只狼用尖利的牙齿撕开一只野鸡,被撕裂的血肉和骨头,一片鲜红色浸染在地面上。狼迫不及待地将牙齿镶嵌在肥肥的、热热的肌肉里,然后将那片湿淋淋的肉块吞进胃里……”

“别说了,吓死人了!”泉清扬双臂抱在胸前,她不知道自己刚从鬼子的机枪下逃出来,却对一只狼这么地惊慌。

“我见狼叼走了你的东西就摸起一块石头,狼丢下东西跑了。我发现是你的罩儿,想等你洗过了才过来。那地方磨破了吧,还你!”

泉清扬一把抢过却见上面黏糊糊的蛋白质,生气地丢下。

“或许是那是一只公狼,嗅到了上面的馨香,流下的口水呢。”杨叶鸣重新拣了起来,“你都是大姑娘了,没这个不行吧。”

“你偷看洗澡。你现在滚开,我可以不告诉月老师。”泉清扬非常小声羞涩地说道。

杨叶鸣听见有人说话,就放了泉清扬,哼着小曲往岸上走,被月正元突然喊住:“你拿姑娘们的东西做什么?”

杨叶鸣一脸委屈的样子说:“河面上跑过来一只狼,叼着女人的罩儿,是我从狼嘴里给夺下想还她们。可人家不要!我何必要再捡起来?”

“你比狼还狡猾!”月正元仍一脸的怒气说。

“随你怎么想!我捡回去洗洗?”杨叶鸣又要回去找。

“谁稀罕你搞脏了的东西!”柳莲气得直跺脚。

“好吧。我进城给清扬买一个就是了。将来,她升学,找工作,谈对象,我都可以帮她,只要她高兴,我愿意替她做!希望她能够原谅。”

看到杨叶鸣虚伪的表情,月正元的唇迹微微一笑——在月正元的记忆中,像杨叶鸣这样的混蛋,表面上都会装出一副真诚的样子!都会在女人面前泉言巧语、大献殷勤,都无疑于诱骗女色,月正元就有一股怒火从胸膛里喷涌而出:

“你不要再解释了!你以为你说的话,大家会信么?”

“各位同学,你们帮帮我向泉清扬解释一下,我们绝对是误会!”杨叶鸣又笑着娃娃脸去求周围的姑娘。

姑娘们都沉默不语。

月正元冷冷的瞪着杨叶鸣愤愤地说道:“误会?你给姑娘们说说什么叫误会?你私自闯入姑娘们沐浴的领地,这叫误会么?你弄脏了清扬的东西,让你滚你不滚,反而想着法儿追人家,拿着罩儿羞辱她。这叫误会?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认为这儿是柳泉宫?她们还是过去那些女孩?去对泉清扬道歉,把旗袍也还人家。”

“罩儿在我手里,旗袍我真的没见!”

“姑娘们发现你在偷看!她们不至于坏自己的教官吧。”

“别这么厉害!我杨叶鸣也是打死了五只狼活了下来去了日本,就是想回来和你一决雌雄。”杨叶鸣豁然从腰里拔出来铮亮的手枪对准了月正元。

姑娘们吓得脸色蜡黄,月正元很镇静地说:“你认为我们是吓大的,有本事去对付鬼子,别在这打姑娘的主意!”

打姑娘们的主意,月正元批评的不错!他的确是看了!现在该怎么解释?绝对不行!现在只能求姑娘们原谅了!于是说:

“美丽的姑娘们,刚才是我的错!在这里,我真诚地向你们道歉!但我有一句话瞒着你们 ,当初拣起女人罩的东西的时候,我猜测是泉清扬的!要是其他女人的,我根本不会捞出来,更不会送过来。无论如何,希望你们听我解释!更希望她能原谅我!”

月正元说:“你终于说出来了,为什么猜测是她的?你一直对她不怀好意!”

“月正元,你真的误会了。”杨叶鸣非常明白此时要战胜月正元和泉清扬,必须先搞定身边的姑娘们。战胜这些曾混过柳泉宫储存着情感能量的姑娘们。所以他还是决定妥协,毕竟他对这一群姑娘们了解的不多,必须先弄清楚她们目前的状况再说。

“你想想,你们只顾得洗去身上和衣服上的泥水,那些坏男人来了怎么办?说不定,泉清扬的罩儿和旗袍就是他们抱走了!”杨叶鸣这话一出口,在场的姑娘们都愣住了!

是不是被不三不四的男人看了?罩儿和旗袍真的被他们偷走了?刚逃出了柳泉宫,从鬼子的车里被月正元救了性命,如今可能遭遇这群男人了?姑娘们的心里忍不住想。

“与其我们在这里受累、害怕,不如回柳泉宫。八路军、游击队和党国,谁也保护不了我们!”柳莲喊着姑娘们想回去。

一阵疾风,芦苇荡里一条红云闪过,红云风驰电掣一般来到大家的面前。泉清扬坐在马背上,穿着那身刚洗过的旗袍。

“真没有想到,是这马儿含走了我的旗袍。”泉清扬说。

“对!对!当时我捡罩儿的时候,发现马刚走。”杨叶鸣把罪过都推到一匹马上,

“红云不会言语,什么可以推在它的身上了!”月正元一只大手轻轻抚着马背,望着杨叶鸣说。

泉清扬不想在理会杨叶鸣,对月正元说:“走吧,月正元,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有月正元在,任何人别想打每一个姑娘的主意!”月正元跨上红云,陡显男子汉的威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