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六扇门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397字
  • 2020-11-18 22:56:49

这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在梦里,师父对我和师妹说,待会你们两个藏好,无论看见什么,千万不要出声。

我听着师父的话,我和师妹藏在了一堆草垛里。然后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叫做杀气的东西。

我看见了这样一幕。

微风细雨中,一群穿着官服的人飘然而来。他们个个手里皆拿着刀,将师父团团围住。

我细细地扫了一眼,发现他们有二十多人。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为首的,是一名锦衣女子。她的锦袍上绣着一只燕。

我想,以师父的武功,区区二十人根本微不足道,因为师父是天下第一的杀手。

随即我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我想起了师父跟我说过的话。

师父说,江湖中,从来就不存在什么绝世高手,能一个打十个,就已经十分罕见。一个杀百个,那不可能。

所以,我开始为师父担心起来。

“是你?”师父望着那锦衣女子。

“是我。”锦衣女子轻轻点头。

“你来了。”

“我来了。”

“你终究还是来了。”

“我终究还是来了。”

这是师父与那女子的全部对话。

从他们的对话我可以判断,师父一定是熟识那女子的。而且,他们似乎有着一定的渊源。

霍然一声响,二十多名官差一齐拔出了刀。我想着,师父也该出剑了。

虽然师父说那种江湖高手其实并不存在,但我还是宁愿相信,师父对付这些人,是绰绰有余的。

如果他没有受伤的话。

就在官府的人拔刀之际,我看到师父咳嗽一声,嘴角缓缓显出了血迹。我知道,师父在此前已受了严重的伤。

我不知道师父的伤势因何而来,但我想,定和这群官府的人脱不了干系。想必,他们追捕师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直到今天,他们终于找到了狮安山。

出我意料,师父并没有拔剑。

我这才想起,师父已经将他的剑送给了我。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剑,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出剑。

“跟我走吧。”那锦衣女子轻轻说完,从腰间掏出了一只弩,对准了师父。

我知道,弩,只有六扇门的人才有。而弩这种武器,取人性命于瞬间,远非天下任何一种剑法可以阻挡。

师妹激动地就要叫出声,我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就这样,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带走了师父,而我,无能为力。

并非我怕死,并非我不敢冲出去,只是我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师父,也不愿我这样做。

因为我是无名派的掌门,因为我还要保护师妹。

突然从梦中惊醒,我身上出了一身冷汗。看着师妹仍在熟睡,我又悄悄闭上了眼睛。

随即一个尘封多年的名词,又映入了我的脑海。这个词是,六扇门。

六扇门作为整个华夏帝国最高的侦查机构,权力直接凌驾于刑部之上。这个神秘的组织,集武林高手,捕快,侦探,线人,文士于一体,雷厉风行,独成一家,办案无数,是所有犯人的噩梦。

刑部办不了的案,他们办。衙门抓不了的人,他们抓。他们只办大案,他们从不失手,他们维持着整个江湖与朝廷的秩序,他们是整个华夏帝国最让人忌惮的势力。他们是,六扇门。

师父,或许早已算到了这一天。他杀了不少人,六扇门自然不会放过他。他知道自己躲不过。

我终于明白,师父为什么不教我剑法;我终于明白,师父为什么不让我杀人;我终于明白,师父为什么要送我《华夏律法》;我终于明白,师父为什么一再强调法不可碰。

我沉沉地睡去,我知道这不是梦,这是真的。因为师父说,我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我终于如释负重,我想着,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我有一个师妹,春暖花开。

……

次日,天明。

微雨过后,空气很好,我站在屋子前,心里格外的舒畅。我告诉自己,从今天开始,我将不同。

这是十八岁生日,师父给我最好的礼物。只是我没料到,师父死时,是我的生日。

师妹还在睡,我不知道师妹的心情好不好。如果不好,把我的好分一点给她。

我来到师父的房间,我知道他一定有东西留给我。在只有我们俩知道的一个地点,我找到了师父的一封信,那个地点,我曾经偷过他的钱。

我打开了信纸。

“风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师可能已经不在了。不要怪师父的不辞而别,师父望着你们两个,是说不出再见的。师父陪了你十八年,师父该离开了,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

“我们秦家,一直被人看不起,师父凭着一双拳头,打出了天下。我们无名派,一直受官府打压,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师父唯一的夙愿,就是看着你和萌儿健康成长,然后扬我无名。”

“不要去找师父,也不要去找你娘,走好自己的路。光大我无名派之日,不要忘了给师父添一柱香。路长,路短,缘深,缘浅,到此,刚刚好。”

……

看完这些文字,我已明白了师父的遗愿。我知道无名派是师父一生的心血,我知道师父曾经为了一个誓言,将无名派做到了苍州第一。

后来无名派遭奸人所陷,沦落至今,师父也没能娶到他最心爱的女人。

这些,都是我在那一张张信纸上看到的。

我终于明白,那天晚上师父为什么要支开师妹。就是为了写这一封封遗书么?

我说,师父,你没做到的,我替你来。

读完这些信纸,我又知道了一个秘密,原来师父姓秦。

为了不让师妹伤心,我将这些信烧的一干二净。回到房间时,师妹已经在做早餐。

师妹一见我,就骂道:“臭师哥,你真懒,每次都起那么晚,害得我每次都得给你做早饭。”

我说:“臭师妹,我明明起得比你早,是你眼瞎。”

师妹嘟着嘴道:“你怎么能骂我?”

我说:“是你先骂的我。”

师妹反驳:“难道一条狗咬了你一口,你也要……”

师妹还没说完,就意识到了这个比喻的严重错误性。

我说:“师妹,就你这脑子,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我说:“师妹,幸福者做猪,不幸者做人,你是一个幸运的不幸者,起码你的智商像猪。”

我说:“师妹,对不起我刚才说错了,智商像猪,前提是得有智商。”

师妹暴怒,抓狂道:“师哥,你够了!!”

我说:“师妹,你知道猪为什么那么笨吗?”

师妹摇头:“不知道。”

我说:“是的,猪也不知道。”

师妹无语。

我哈哈大笑:“我真是个慧眼识猪之人。”

师妹已然无奈:“师哥,你就知道欺负我。”

子曰,女人生气时,哄而不逗则罔,逗而不哄则殆。

我说,师妹,我只是想哄你开心。

师妹说,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给你加个鸡蛋。

我说,不要黄,只要清。

我们吃完早餐,师妹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我说,我带你下山,去找师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