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人间蒸发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415字
  • 2020-11-18 22:56:48

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

一大早起床,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师父的房间。

推开门,当我看到师父衣着光鲜地站在那里时,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师父还在。

这已是我十八岁生日,最好的礼物。

师父望着我,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臭小子,一大清早的,这么急跑来干什么?”

我说:“我想你了,师父。”

师父听完,没有说话,只让我跟着他出了房间。

今天的师父似乎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他今天穿了一套,稍微体面点的衣服。

毕竟是我十八岁的生日,这也说得过去。

我不知道师父要带我去哪儿,我只是跟在他后面走,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苍老。

我没有想到的是,师父会带我去看梨花。

狮安山的梨花开得确实很美,但我知道师父向来不是一个浪漫的人。

看着满地的梨花,不知道为什么,视力奇高的我,眼前竟有了些模糊。

梨花,还是离花。

师父带我来此,别有深意一万重。

师父突然回过头来,拔出了他最心爱的那把宝剑:“风儿,今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为师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把剑跟了我一生,现在赠给你。”

这把剑,师父从不离身。

我不敢接。

我怕得到了这把剑,就会失去师父。

我说:“师父,我从来没学过剑法,这把剑对我没什么用,还是您拿着吧。”

师父说:“行走江湖,兵器是一种象征,不一定要会,但一定要有。”

说完,师父将那把剑,沉沉地放在了我的手心。

师父说:“为师将这把剑交给你,不是教你杀人,而是要你学会保护自己。记住,法,不可碰。”

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要一再强调法不可碰,我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送给我的最后一本书是《华夏律法》,我更不知道师父说这些话要表达什么样的深意,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一名杀手,师父肯定是犯了法的。

哪怕他杀的都是恶人。

可是在法律面前,没有好人,没有恶人,只有人。

或许,是为了配合这略显凄凉的氛围,天竟开始下起细雨来。

淅淅点点,很疏很淡,却足以打湿人的眼睛。

我不知道师父那眼角泛起的晶莹,到底是雨,还是泪。

师妹打着伞跑来接我们,可是伞下的世界似乎有些小,只容得下两个人。

既然只容得下两人,那么师父一定会退出。

师父抚了抚衣袖,轻轻地笑着,说:“你们俩回去吧,师父,想独自一人走走。”

我和师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离去。

师妹悄悄问我:“师父是不是生气了?”

我说:“当然,你不知道多带一把伞吗?”

师妹没有看到我那有些低沉的眼神,她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和师妹走了,没有回头。

可我似乎听到了师父的最后一句话。

奇怪,我为什么要用“最后”这个词?

师父说,风儿,江湖唯一能够不老的,只有胸间那颗侠义,要守住。

我记得师父以前对我说过这句话,可为什么还要再说一遍呢?

我和师妹回到屋子,师妹着了凉,有些咳嗽,说先去洗澡。

我点了点头。

师妹冲我喊,师哥,还愣着干什么,快进来帮我。

我一时惊愕。

帮你洗澡?师妹,你也太开放了吧?

师妹端着一盘枣走出来:“师哥,发什么呆呢,快来帮我洗枣。”

我心凉如水:“师妹,下次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师妹说:“是你想歪了吧,医书上说,吃枣可以补血,师父淋了雨回来,肯定得好好补补啊。”

我说:“师妹你看的什么破医书。”

师妹哈哈笑了起来:“关于补血方面,这你们男人就不懂了吧,亏你还是掌门。”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隐隐感到不安,我说:“师妹,先别取笑我了,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师妹说:“还有什么事,比取笑你更重要的。”

我说:“找师父。”

师妹不解:“为什么要找师父?”

我说:“师父可能已经回不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未像此刻这样紧张过。

下山时的那种预感,也从未像今天这般强烈过。

然后,我和师妹跑遍了狮安山,没有找到师父。

雨,依然在下。不大,却冷人心。

师妹说:“师哥,师父一定在和我们开玩笑,对不对?师父不会抛下我们的,师父肯定是下山去了,说不定到晚上,他就回来了呢。”

师妹说完这些话,我就看到了她眼角的雨水。显然,这些话连她自己也不信。

我知道,这一次,师父是真的丢了……

师父说,在他死去的前一日,就会将掌门之位传给我。

师父向来说话算数。

昨天,他将掌门之位传给了我。

师妹说:“师哥,这是为什么?你不是很厉害的吗,你告诉我为什么?”

我摇了摇头。

这一次,我看不见。

师父死了,再也没有人跟我抢师妹,可是为什么,我开心不起来?

师父死了,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下山,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很难过?

这个老家伙,让你跟我抢师妹,让你逼我背书,让你和我抢肉,现在遭报应了吧,哈哈。

我跪在雨中,泪无葬身之地。

师妹突然脸色发白,昏倒过去。

我背着师妹,在雨中,一步,一步,格外沉。

……

师妹醒来后,见我坐在床边,师妹拉着我的手,说,师哥,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我握紧她冰凉的手,我说,是梦。

师妹咳嗽一声,问我,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我替她掖好被子,我说,快了。

师妹又沉沉地睡去,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但我知道,睡着,或许会好些。

时间渐渐有些晚了,窗外已灰了下来。

我呆坐在师妹的床边,看着她熟睡。

从今以后,狮安山只有两个人。

从今以后,狮安山只有一个男人。

我要扛起这一切。

这师父留下来的一切。

眼睛一难受,胃也有些难过。我这才想起,我和师妹,一整天没有吃东西。

我可以饿,但是师妹不可以。

正当我想着要起身弄点吃的时,师妹突然睁开眼,问我:“师哥,你饿不饿,我给你下面吃。”

我说:“好。”

师妹起身帮我做面,一边做面一边问我:“师哥,你收到过最好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我说:“十八年前,师父给的。”

师妹问:“武功,剑谱,还是玩具?”

我说:“这条命。”

师妹说:“我很小气,没什么送你的,就给你下碗寿面吧。”

我说:“好。”

我和师妹吃着面,眼泪一滴一滴落在汤里。

师妹问我,怎么了?

我说,一二三五六。

师妹不解。

我说,没事。

师妹吃了一口面,说她忘了放盐。

我说,刚刚好。

或许是眼泪的缘故吧。

这让我想起每次师父给我做面,都做得特别淡。

师父说他是为了省盐。

是啊,盐多贵啊,眼泪不要钱。

这一次哭的不是师妹,是我。

我和师妹吃到了很晚,当然,师父并没有回来。

我说:“师妹,不早了,睡吧。”

师妹说:“我想和你睡一个房间。”

我说:“好,这次你睡床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