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共处一室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352字
  • 2020-11-18 22:56:48

这天晚上,我并没有立刻去睡觉。

我知道师父也没有。

师妹也没有。

我站在屋子前,望着月亮发呆: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背后,突然传来师妹的娇嫩的声音。

“喂,师哥,我都叫了你三声,你好歹应一下啊。”

“啊?”我这才回头,惊觉师妹已站在我身旁。

“发什么呆呢?”师妹将发丝在手指上绕来绕去,问我。

我说:“在想一些事情。”

师妹说:“这么深沉,不像你的风格啊。”

我点了点头。

我想起了接过玉佩之后师父说过的话。

师父说:“我知道你对你师妹有好感,但是你不能和她在一起。”

我问师父:“为什么?”

师父说:“要成大业,就不能顾儿女私情。你心里有了师妹,便有了牵盼,她就会成为你最大的软肋。所以,掌门与师妹之间,你只能选一个。”

掌门,我所欲也,师妹,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我勒个去也。

我说:“师父,其实我没得选,无论怎样,你总会把掌门之位传给我。”

师父说:“你明白就好。”

我说:“师父,这样是不是有些残忍?”

师父说:“这不叫残忍,这叫现实。你所以为的你喜欢师妹,其实并不是真正喜欢。只是因为你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女人,你无法挑选。当有一天你真正下山,你会遇到另外一个女人,你会爱上她,而不是喜欢。”

或许师父说的对。

我喜欢师妹,只因为她是我的师妹。

天,突然下起雨来,将我的思绪抽回现实。

“师哥,快进屋吧,下雨了。”

师妹拉着我,我们赶紧跑进了屋。

夏天的阵雨,来得很猛,就这么一会儿,我和师妹都已经淋湿。

可是连夜雨偏逢屋漏,很不幸,师妹的房间也不比外面强太多。

大抵是我和师父常居狮安山,所以我们的屋子不惧风雨,稳如泰山。可是给师妹留出来的那间屋子,可就惨了。

在这种危难之际,我自当挺身而出。我毫不犹豫地邀请师妹去我的房间。

可是师父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怎能放过如此良机?

只在迅雷之间,师父已出现在我们面前。

师父说他的屋子大,说他的屋子干净,说他的屋子暖和,并一一列举他的屋子十六大优点。

我也丝毫不弱,我说师父不洗澡,我说师父有狐臭,我说师父的袜子乱扔,我一一列举了师父的房间二十四条罪状。

师父说,这样吧,公平起见,让师妹自己选。

我无比期待满怀兴奋地等待着师妹的答案。

师妹在一番衡量之后,终于还是选择了师父的房间。

我想这大抵就是古人所说的,两害相权取其轻吧。

可是师妹,我的危害真的有这么大吗?

我只好安慰自己,师妹的选择是对的。我都是当掌门的人了,岂能为了一己之私,弃山门于不顾?

这天晚上,师父是一个人,师妹是一个人,我是一个人,我们是三个人。

这天晚上,我是一个人,师父是一个人,师妹是一个人,他们是两个人。

不过今天晚上,我的心情依旧很好,因为我已是掌门。过了今晚,我十八。

明天,是我的生日。

师父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他或许是想提前送我生日礼物。

就在我即将睡下的那一刻,我看到师妹穿着单薄的睡衣,抱着被子,推开了我的房门。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哈哈,我就知道师妹还是念着我的。

师妹说,她是被师父赶出来的。

我在想,师父这家伙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好不容易获得的战利品,怎么就拱手让人了呢。

就算是自己的亲徒弟,也不用这么客气吧。

师妹说:“师父突然想要运功调理经脉,我在他那里不方便,所以就让我来你这儿。”

运功调理经脉?骗十七岁的小孩儿呢?

早不运功晚不运功,偏偏这个时候运功,老家伙,肯定是在考验我,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掌门要有掌门的定力,我绝不会对师妹图谋不轨的。对,就是这么有原则。

师妹打好地铺,然后眨着眼睛望我:“师哥,你就忍心让我睡地上?”

“忍心。”

“人家故事里,都是男人睡地上,把床让给女孩子的。”

“故事是故事,现实是现实。”

“……”

不得不承认,师妹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主动提出要上我床的女孩子。可是我这么有原则的人,岂能让师妹得逞?

于是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

师妹弱巴巴地看着我,说:“师哥,你就让我上床嘛。”

“这是我的床,不让。”

“让我睡床嘛。”

“不让。”

“师哥,你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书中自有颜如玉,我惜书就行了。”

“哼,不理你,我睡了。”

师妹蒙头就睡。

而我,却还想着白天发生的事。

师父说,我绝不能娶师妹。

这让我感到有点遗憾。

这就意味着,将来,师妹会属于另外一个男人。

而像我这么完美的男人却不能娶师妹,这对师妹来说会是多大的损失啊。

此时,我又想起了师妹常对我说的一句话,人不要脸,天诛地灭。

突然一声惊雷,我吓得赶紧用被子捂住了头。

我本来期待的情景是,师妹一跃而起,然后向我投来一抹可怜巴巴的目光:“师哥,我怕。”

然后我就可以有正当理由,让师妹和我一起睡我的床了。

然而事实是,怕雷的是我,不动如山的是师妹。

我一跃而起,向师妹投去一抹可怜巴巴的目光:“师妹,我怕,能不能和你一起……”

师妹望着我,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滚。”

我说:“师妹,其实我是想说,能不能和你一起把上面的窗子关紧一点?”

师妹突然来了兴趣,睡意全无,眨着眼睛问我:“师哥,今天师父把你叫到书房,到底给你说了什么?”

我说:“这是秘密。”

师妹急了:“别故作神秘,快说。”

我抬头望着窗外:“师妹,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月亮好圆啊。”

师妹说:“别转移话题,快说。”

好厉害,连顾左右而言他这种高级的语言技巧都能被她识破,师妹的智商绝对配得上她的长相。

女子无才便是德,圣贤诚不欺我。

我只好如实相告:“师父他,将掌门之位传给了我。”

师妹不解:“可这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解:“为什么呢?”

师妹说:“管他呢,睡觉吧掌门师哥。”

我点了点头:“嗯,睡觉。”

我看着师妹睡觉时傻乎乎的模样,嘴角泛起我看不到的浅浅微笑。

不是我忍心让你睡地上,只是我想就这样静静俯视着你的脸庞。

猫喜欢吃鱼,猫却不能下水,鱼喜欢吃蚯蚓,鱼却不能上岸,我喜欢你,你却不能嫁给我。

想着师妹,我突然觉得不对。

我看着胸前那枚玉佩,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说,师妹,师父这是在故意支开你。

明天,一定有事发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