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论吃货的修养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113字
  • 2020-11-18 22:56:47

说起师妹来,她其实是个标准的大吃货。

自从狮安山有了师妹,我再也不用忍受师父每天的烤土豆,土豆块,土豆丝,土豆条,土豆粥,土豆盖饭。

师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识食物者为俊杰。论起吃来,师妹可是头头是道。

试问一个能把星星看成糖,将月亮视作饼,连北斗七星也不肯放过的纯情少女,还有什么是她认为不能吃的?

师妹常给我介绍美食,诱得我口水泛滥,馋不忍睹。

我想,有这么一个懂生活的师妹在身旁,我以后必定是过着无比奢华糜烂的生活,哈哈。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一位哲人的诗。

在师妹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此时我和师妹已经做好了饭,准确点说,是师妹已经做好了饭。

只等师父归来。

师父归来之日,便是我们大开吃戒之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师父久等不来。

我开始抱怨:“这师父,现在每次下山,比以前的效率低多了,难道是师父老了吗?”

师妹不禁有些担心:“师哥,要不你去看看吧。”

我说:“师父不让我下山。”

师妹说:“你不去,那我去。”

我说:“不必,师父回来了。”

师妹前后左右上下看了看,问我:“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听到了。”

由于长期受无聊生活的熏陶,这十七年来,我已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

那就是听师父的脚步声。

师父每次回来脚步声都不同,于是我就可以通过他步伐的沉稳,迈动的频率,以及摩擦地面发出的声响,来判断师父又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十七年来,乐此不彼。

只是这一次,我却感觉师父的脚步有了异样。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

那是一种,毫无章法的错乱。

再也没有,以前作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沉稳。

“师哥,你真厉害,师父果然回来啦。”

随着师妹的欢呼雀跃,我看见师父提着一坛老酒,缓缓迈了进来。

只不过,这个苍老的身影,为什么看起来有些凄凉。难道师父连一坛酒,也提不动了吗?

“臭小子,你没偷吃吧?”我的思绪,被师父笑呵呵的声音拉了回来。

“师父,您没回来,我哪敢呢?”我赶紧给师父让了座,生怕他抢了师妹旁边那个位置。

“师父,累了吧,我给您揉揉肩。”师妹就是乖巧懂事,总是用她的温柔善良反衬我的没心没肺。

师父瞪我一眼,明显是鄙夷之色:“风儿,你看看你师妹,好好学着点。”

我很听话,我果然就看着师妹。

可是我的视力奇好,我看着师妹给师父揉肩的动作,我也注意到了师父脸部肌肉那微小的变化。

尽管很小很小,可是我看见了。因为师父说过,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我知道,师父肩上有伤。

我知道,师父强忍着疼痛。

我知道,师父不愿让我们知道。

我说:“师妹,我也累了,你也帮我揉揉吧。”

师妹说:“你想得美。”

我说:“好歹我也是未来的掌门啊。”

师妹说:“你掌窗也不行。”

我无奈地拉开师妹,我说:“吃饭吧。”

于是我们开始吃饭。

师父说:“这个白菜不错。”

于是我和师妹都去吃白菜。

只有师父一个劲地夹小龙虾。

这是师父常用的伎俩。为此,他每次吃的肉,比我们吃的米还多。我和师妹心照不宣,也就不忍拆穿。

这一顿饭吃得比较安静,不像以前那样吵吵闹闹。

师妹总是给师父夹菜。

我问师妹,你怎么不给我夹?

师妹说,你自己有手啊。

我确实有手,但我从没给师父夹过菜。都是师父给我夹。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酒有些烈,眼泪都辣了出来。

下午,师父将我叫到了书房。

从师父严肃的表情和有些低沉的目光中,我感觉到师父有一种像是要交代临终遗言的感觉。

我使劲拍了拍自己,我怎么能乱想?

走进书房之后,师父关好了门。

我说:“师父,不用这么神秘吧?”

师父说:“秦小风,跪下。”

我想着自己又犯了什么错,但当师父从腰间取下那枚玉佩时,我才发觉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枚玉佩,是无名派掌门的象征。

我不住地往后退:“师……师父,您……您这是干什么?还没到这一步吧。”

我记得师父曾经对我说过,他死的前一日,就是我继任无名派掌门之时。

可是今天,师父竟然要将那枚玉佩交给我。也就是说,师父明天会死。

不,不可能。师父你可别吓我。

虽然我嘴上常说想当无名派的掌门,可我知道那只是开玩笑的虚荣而已。

倘若真的到了这一天,没有了师父的无名派,还能算一个帮派吗?

我甚至一度怀疑,江湖上到底是否有无名派这个帮派,还是师父拿来糊弄我的措辞。

直到见过大世面的师妹回来,从她口中我才知道,原来无名派也曾叱咤江湖,风光一时。当然我也知道,那是靠师父一个人撑起来的。

我不知道无名派是怎样没落的。但是我知道现如今,无名派只剩下了三人。

再准确一点说,我和师妹其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从小到大,我的命运一直受师父的安排,我也习惯了这种生活。

师父常说,孔子解决不了的事,老子帮你解决。可是如果没了师父,谁来安排我的命运?

然而此时此刻,师父竟然要将无名派交给我。受宠若惊的同时,我也茫然无措。

受宠若惊的是,这意味着师父承认了我的能力。茫然无措的是,这意味着师父将要离开。

我不知道师父为何突然做出这个举动,我也不认为师父的身体已经不堪一击,可是这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着实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师父说:“风儿,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无名派第二任掌门。执此玉,掌此门,扬我无名,千秋万载。”

面对师父有些颤抖的手,我竟然不敢去接那块玉。

我不是怕那块玉太沉,我是怕师父会离开。

虽然我知道总有那么一天,但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师父说:“总要面对的,现在,刚刚好。”

我伸出手,接过了那块玉。

我不知道师父说的刚刚好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明天,我满十八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