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师妹归来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666字
  • 2021-12-30 20:31:55

我随着师父一路匆匆下山,眼珠子也咕噜噜地打转。

说实话,我在狮安山生活了十七年,却总是活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

以我们的屋子为圆心,以方圆十里为半径,这便是我所能到达的最远的距离。

此次托师妹的洪福,师父终于法外开恩,让我下山,我自是激动不已。

看来在以后有了师妹的日子里,我肯定还会有更多的激动不已,就留着余生,慢慢享受吧。

下山的路很长,沿途的风景也很美。然而我心里却只有师妹。

再美的景色,也美不过女色,这一向是我的宗旨。

此时,师父还不忘教导我,师父说:“风儿,你要记住,上山容易,下山难。人生,就是上山下山的修行……”

没等师父说完,我无情地打断他:“师父,你说反了,应该是下山容易,上山难。”

师父盯着我,目露凶光:“你再仔细想想,是谁错了?”

我说:“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您错了。”

师父摇了摇头:“不对,是你错了。第一,你不应该打断师父的话。第二,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不要插嘴。第三,永远不要当面指出领导的错误,明白了吗?”

我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师父说:“上山虽费力,却不容易发生危险,下山虽省力,却容易失足。所以,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你要记住为师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师父这句话说得格外沉。

多年以后,当我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时,我才惊觉师父其实是个先知。

师父接着说:“今天,为师就带你去山门。门内,是家,门外,是江湖。一门之隔,就是两个世界。你终有一天会离开,不要忘了,狮安山,是你的家,无名派,是你的魂。”

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但我突然有一种预感,师父很快会消失,我也很快将会下山。

这种莫名其妙的预感,却突然使我的鼻尖,有了一种ph值小于7的气息。

此时此刻,我竟然生出了一个怪念头:我不要眼前这个人死,我不要眼前这个人离开。

及至山脚,我看到了两个人影。

其一人着灰色道袍,另一人穿红色长裙。

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见到活的女人。而且还是两个。

因为我的视力奇高,所以虽然相隔甚远,我依然看清了那两个女人的脸庞。

通过拉格朗日定理分析,我轻而易举地判断出,那个年轻的漂亮的身姿妙曼的红衣少女,她一定是我的师妹。

师妹一袭红衣格外出众,发梢两旁散缀红色流苏,腰间绑有平安结红绳,腰下罗裙前短至膝,后摆稍长,清灵可爱。

虽然我不知道她这张脸能不能用漂亮一词来形容,但有了旁边那个老尼姑的对比,我觉得她简直就是美若天仙。

而那个着灰色道袍的女人,很显然就是师父口中的慧音师太。

原本我以为,我见到师妹的第一眼时,然而现实却是,我竟然没有一点特殊的感觉。

仿佛我认为,我的师妹,本该就是我的。难道,这就是师父口中的定力?

师父自然没有我这么好的视力,所以师父最多只能看到两坨人影,所以我们依旧在往前走。

离师妹越近,我就离佛越远。

那张脸,在我瞳孔中不断地放大。我仿佛从她的眼神中,也看到了她的眼神在看我。

然而事实是,那团红影正以无比欣喜的姿态朝师父的怀抱奔来。

这是第一次,我他妈看走了眼。

这也是第一次,我好想变成师父。

“师父!”

随着一声甜蜜的娇嗔,多次出现在我午夜梦回的那个女孩喜极而泣,与师父紧紧抱在了一起。

而我,仿佛成了被这个世界遗弃的孤儿。我没有喜极,只有而泣。

“萌萌,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师父轻轻拍着师妹的肩膀,久久不愿松开。

此时,我才知道了师妹的名字,萌萌。

此刻,我想的却他妈是静静。

我暗中向师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差不多就行了,师妹毕竟是我们两个人的,你不能一个人独享。

师父还不算绝情,终于放开了师妹,然后指了指我:“萌萌,这是你师哥。”

哈哈,果然是亲生的师父。

我咽了一口唾液,强行按捺住了心中的激动,等待着那个温暖怀抱的到来。

只可惜,上面那我一直期待的情景,压根儿就没发生。

师妹只是望着我,然后调皮地一笑:“师哥,原来你都长这么大了,当年我走的时候,你牙都还没长齐呢,哈哈。”

我没有想到,我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师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没有拥抱,你握个手也行啊。

我有些失望地看着师妹,竟不知如何回她,呆滞半天,才挤出一句:“师妹,你也长大了。”

最基本的招呼算是打过,师父连忙将重心放在了客人身上。毕竟慧音师太远道而来,也不能怠慢了人家。

师父缓缓走向一脸慈祥的慧音师太,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恭敬:“这七年来,有劳师太了。”

师太只是淡淡一笑,眼中不染风尘:“我视萌萌为自己的子女,什么有劳不有劳的?倒是八哥你,为这两个孩子操碎了心啊。”

通过这简短的对话分析,我知道师父与师太的关系绝对不一般。虽然师父与师太只差了一个字,但他们却差了一个性别。

更重要的是雪灵山与狮安山虽相隔甚远,但我知道以师父的能力,天下间没有他沾不了的花,亦没有他惹不了的草。

果然不出我所料,师父立即将我拉上前来,一脸严肃道:“风儿,还不快见过师太?”

这是要认师娘的节奏吗?

我说:“师父,我已经见过了。”

师父狠狠瞪我一眼:“臭小子,我是让你过来行礼。”

我连忙毕恭毕敬道:“见过师太。”

师太欣慰地看着我,随即道:“你就是小风?”

我立即学着书中的客套话,很恭敬地说:“久仰师太大名,晚辈倾慕已久,师太之名号,于我是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师太淡淡一笑,看着我道:“雪灵山盛言你秦小风注定不凡,果然不假。你的名字,才真是让老尼久仰不已,如雷贯耳。”

“是吗?我已尽可能地掩饰我的锋芒,奈何事与愿违,罪过,罪过……”

我还打算继续谦虚下去,师妹突然很深情地望着我,说出了一句朴实无比的话,她说:“人不要脸,鬼都害怕。”

师妹,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耍了?

在师妹的一脸鄙夷之色中,我只好停止了我的谦逊。

师父和师太又是闲聊几句,说些客套话,大意是“师太一路辛苦上去喝杯茶如何”“老尼还有要事在身不便多加打扰”“告辞”“有空常来坐坐”“好”“恕不远送”之类云云。

然后师太辞别师父,便回了雪灵山。

接下来,便是我们的三人世界。

我想,终于有和师妹亲近的机会了。

我们三人转身上山。

直到此时,我才敢仔细看师妹的脸。她的脸,如初雪,如朝霞。

原来这就是女人。

而这个女人,很久之后,都将会是我的师妹。

但现在,她却是师父的徒儿。

师父和师妹有说有笑,一路喋喋不休,仿佛我成了路人甲。

而师父口中唾沫横飞,天花乱坠,言语间暴发出无穷的魅力,惹得师妹哈哈作笑。

而此时的我,居然插不上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