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幻梦佳人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031字
  • 2020-11-18 22:56:45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师父对我说,小风啊,其实,你是有一个师妹的。在你十岁那年,你突然生了一场怪病,便沉睡不起。

在我们狮安山的山顶,有一种草,叫迟傲草,只有这种草,方可以救你的命。而你师妹,为了能够救醒你,孤身一人去采迟傲草,结果不小心摔下山崖,患了腿疾。

为了治好她的腿疾,为师将她送到了雪灵山的妙手神尼慧音师太那儿,这一去,便是七年。如今,她终于伤好归来,我们师徒三人,又可以团聚了。

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发现天已微明。

师妹啊师妹,多么伟大的师妹,你让我如何报答你的恩情,看来,只能以身相许了。

我又闭上了眼睛,开始幻想着师妹的样子。

我想着师妹定是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天仙般的面容,雪肤美腿,丰乳肥臀。

其实从小到大,我都受到一个必不可少的训练,那就是定力。而且师父也一直在培养我的定力。

师父对我说,在与人交手的过程中,定力是最重要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劲气常抱于胸而纤毫不露,这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而我,最多只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

但是说实话,受到师父的熏陶,我的定力也确实异于常人。在很多时候,不管遇到任何危险,我总是能处变不惊,面如平湖。因为我总是冥冥之中觉得,老天不会这么快就让我死掉,我还要去做一些事情。这种感觉很奇妙。

所以在见到师妹之前,我的心脏其实已经被磨练得很坚强。不管她长什么样,哪怕是碰到一只癞蛤蟆,我的心跳仍能维持每分钟七十二下。

我幻想着师妹是一个性感奔放的女孩,我幻想着师妹生有一张绝世天仙般的面孔,我幻想着第一次见面她就会问我:“君欲上床乎?”

我通常就会这么回答:“但凭卿之所好,师哥哪敢不从?”

然后师妹就会问我:“君欲何处为?”

我笑滴滴地答:“车内树林,悉听尊便,师妹身下死,做鬼也风流。”

然后师妹定会对我说出那两个极具诱惑性的字:“讨厌……”

想到此处,我不禁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我真狠,连这样龌蹉的思想也要之乎者也一番,看来我是得了师父的真传。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一位哲人说过的话。她说,有时候,我们总是需要用些文雅的语言,来掩饰些禽兽的想法。

天终于大亮。

这一刻,我期待已久。

我精心理了理头发,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还擦了平时都不怎么舍得擦的熏香。

出门前,按照惯例,我双手合十,虔诚地仰望上帝,求它赐给我一个寂寞难耐的绝世美女。

未及我踏出脚步,师父已从容地走了进来,然后从容地喊我吃饭。整个过程,与平常一样,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就连我刻意雕琢的发型,师父也视若无睹。

就连我身体散出的淡淡幽香,师父也充鼻不闻。

我颇为失望地瞪着师父,说:“师父你说话不算话。”

师父转过身来,摇了摇头:“是说话不算数。”

我说:“不管怎样,师父你是个大骗子。”

师父望着我,很认真地问:“你真的想见师妹?”

我说:“a想,b很想,c不想才怪,d非常非常想,e以上皆是。”

师父没得选,只道:“好吧,今日午时,为师带你去接师妹。”

我赶紧将快要滴下的口水吸住,做了几下深呼吸,才勉强将胸中的澎湃压住。

师父看着我,很平静地问:“臭小子,你是不是在打你师妹的鬼主意?”

我慌忙摇头,以表示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以免师父看出破绽。

然后我面色如水,显示出了我强大的定力:“怎么会呢,师父?”其实我的潜台词是:“怎么?会呢,师父。”

师父淡淡一笑,说:“你骗不了我,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

又是眼睛?阿西巴,该死的眼睛。

我不得不承认,虽然这双眼睛赐予了我超乎常人的视力,可它也无时无刻不在出卖着我的秘密。

师父说,这就叫做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至于你以后能不能用好这双眼睛,就看你的造化。

我说,师父,刚才我就用这双眼睛,看到了你的内心。

师父说,你看到了什么。

我说,我看到,你比我还急着见师妹。大家都是狼,何必要装羊?

然后,师父将我一顿狂揍。

“让你瞎看!让你瞎看!让你瞎看!”

我终于知道,我刚才没有用好我这双眼睛。真是福兮祸之所伏。

吃完饭之后,我开始背书。

其实在狮安山的日子里,我好像每天都重复着这两件事。枯燥而又乏味,乏味而又枯燥。

但我不是每次吃完饭之后都去背书,我有时边吃边背。

就在这样无聊的日子里,终于有了一个午时可以让我期盼。午时并不是一个吉利的时辰,但此刻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午时怎么还不来?

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我又想起了一次对话。

我问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山?

师父说,等你十八岁之时,为师自会让你下山。

十八岁,快了。

师父又问我,你为何如此期待着下山?

我说,我想看见真正的江湖。

师父问我,你见过夕阳时海鸥飞过天边的火烧云吗?

我说,见过。

师父说,那瀑布漫无目的地冲刷岩石呢?

我说,见过。

师父说,平静水面上月亮的倒影呢?

我说,也见过。

师父说,等你到了江湖,你就见不到这些了。

这一刹那,我竟有些害怕面对真正的江湖。

终于熬到了午时。

阳光明媚。

万里无云。

今天真好。

而让今天美好的,我想绝不仅仅是天气。还有此刻仰望蓝天的心情。

我和师父简单收拾了一下,走向了狮安山的山脚。

不知我那纯洁善良的小师妹,面对这两个大色鬼,今天会怎样,将来会怎样……

仰天大笑出门去,无人知是师妹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