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生死抉择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164字
  • 2020-11-18 22:56:56

湖上烟波茫茫,让我看不见前方。

我们这一群被狼牙帮劫持的人,正随着这艘贼船,驶入了大雾之中。

当然狼牙帮这个名词,也是胖子告诉我的。胖子不愧是在龙城生活了二十多年,也不是只长赘肉没长脑子。

从胖子的口中我得知,原来劫持我们的这群水贼,不是一般的小角色,而是龙城第二大势力——狼牙帮。而那个所谓的狼爷,自然就是狼牙帮的帮主狼啸天。

由于斧头帮在龙城家大业大,根深蒂固,自然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而久居其下被处处压制的狼牙帮,很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

一山不容二虎,这次狼啸天劫了龙老大的船,想必龙城定是一番腥风血雨了。

而更可悲的是,我和师妹不幸卷入其中。更更重要的是,我们竟然还被当成了斧头帮的人。

师妹啊师妹,玩什么不好,偏要玩斧头。狼啸天这帮人,也真是瞎了狗眼,拿把斧头就是斧头帮的人?我拿个碗就是丐帮?我剃个光头不就是少林的了?

没过多久,船只缓缓停下,我看到了一片密林。林子里掩映着一处山寨,寨子前立着一尊用石头雕成的巨大狼头,想必这应该就是狼牙帮的窝点。

一群小厮扛着刀,押着我们下了船。没有一个人敢反抗。

除了因为我们被绑着以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寨子门前,站了几百号人。他们手里,拿了几百号刀。

这样的势力,我们是惹不起的。难道这次,注定要完了吗?

可是我还没开始。

我们被押下了船,十几人战战兢兢地挤在一起,等待着任人宰割的命运。

周围是密密麻麻的狼牙帮弟子,个个手持刀棍,如望着羔羊一般望着我们。

狼啸天缓缓站在了我们面前,然后用他那冰冷刺人的目光扫视着我们每一个人。

师妹缩在我身旁,不敢抬头,胖子也吓得躲在我身后。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心里竟没有一丝慌张。很显然,这与此时的环境不符。

但是,我就是平静如水。难道这就是师父所说的定力?

此刻,几乎所有人面对狼啸天那摄人心魄的眼神,都默默地低下了头。

除了我。

当我迎上狼啸天的眼神时,我的眼神也在注视他。

师父说过,看一个人是不是高手,你只需要看他的眼睛。

此刻,我正在看狼啸天的眼睛。

就这样,我们整整对视了半柱香的时间。

“你好像不怕我?”狼啸天终于败下阵来,他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说:“我为什么要怕你?”

狼啸天说:“因为你的命,现在握在我的手里。”

我说:“或许下一刻,你的命就握在我的手里。”

狼啸天轻笑一声:“有意思。”

随即他招了招手,一个小厮会意,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

我不知道他此举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我刚才的装逼,已经彻底引起了他的注意,也为我思考对策,拖延了那么一点点时间。

“斧头帮的人?”狼啸天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似乎想确定我的身份。

“是又怎样?”既然洗不清了,我也不打算洗了。

当然我也注意到,此时师妹和胖子正狠狠瞪着我,欲言又止,欲说还休。他们肯定认为我脑子被吓坏了。

“我就喜欢率直的人。”狼啸天突然拍拍我的脸,脸上的笑容有些让人害怕,随即他又指了指师妹和胖子,问我:“他们两个也是?”

“也是。”我沉沉地点头。

一不做二不休,三不回头,四不罢手。演戏,就得演的狠一点。

“我不是斧头帮的人,我真不是斧头帮的人。”没想到这时,胖子突然哭号起来,“小风,你想死,我们可不想陪你死啊。”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我们承认是斧头帮的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既然已经被带到这里来,肯定只有死路一条。没想到胖子怕死,彻底打乱了我的计谋。

狼啸天依旧笑着,只不过笑容阴冷了许多,他缓缓走近胖子,扫了他一眼,又回到了我的面前:“你把这个孬种杀了,以后跟着我。”

这一瞬间,我分明看到了胖子眼中,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他张大了嘴巴,眼神变得暗淡无光,活像一个痴子一般。

“你是个好小子,我欣赏你。”狼啸天狠狠望着我,然后抽出了一把匕首,“跟着我干,没杀过人不行,他们两个,只能活一个,你选吧。”

狼啸天指了指师妹和胖子,然后将匕首塞在了我的手里。

我说:“如果我不选呢?”

狼啸天冷笑:“那你们三个,都得死。”

我看着手中冰冷的匕首,竟然不知不觉笑了。

这十八年来,师父从来不给我选择,他替我安排好了一切。我也从来不给师父选择,我要的,他都会给。

可是现在,有人逼我做出选择,我却不知如何选。

但我不得不选。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心也不由己。

我望着师妹,我知道我绝不可能杀她,我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去保护她。

我望着胖子,我也不忍杀他。我是他唯一当作朋友的人,他把他的未来压在了我的身上,跟我出来闯荡江湖,我怎么忍心让他输?

既然两个都不能杀,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杀了自己。

可是如果我杀了自己,我们三个都会死,这不划算。

我拽紧了手中的匕首,望向了胖子。

如果这两个人,非得死一个,我想绝对不会是师妹。

胖子突然哭了起来,他说:“小风,动手吧,死一个,总比死三个强。记住,下辈子,我还要跟着你闯荡江湖。”

胖子哭着哭着,突然笑了起来:“还有,以后别叫我胖子了,难听,叫我月半子也行啊。”

我鼻子一酸,已不知该说些什么,我将匕首一寸一寸地刺进胖子的身体,刺得很慢,很慢。

我说:“胖子,下辈子还做兄弟。”

“别婆婆妈妈了,能不能快点?”狼啸天明显已经不耐烦。

我突然回过头,目光比他的还要冰冷,我说:“狼爷,有没有第三种选择?”

狼啸天淡淡一笑,说:“要么你杀他,要么我杀你,我从来不给别人第三条选项。”

“可是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别人给的选项。”我怒喝一声,刀锋顺势一转,割断了胖子身上的绳子,也就是几乎在同一秒,我手中的匕首,已经架在了狼啸天的脖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