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海贼王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391字
  • 2020-11-18 22:56:56

我料定,我们是碰上了水贼。

而且我们刚才撞上的,似乎是比我们的船还要大许多的贼船。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所以这伙人先拿船主开刀。

“全部都给我蹲下,双手抱头,抱头!”

一阵尖锐的叱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太凶残了……”落在他们手里,不死也残,我拉起师妹就跑。

此时还未有人注意到我们,我和师妹赶紧躲入了货仓。

因为按我的思维,货仓里应该全部是货,所以这些水贼绝不会想到这里藏有人。

我和师妹望着堆积如山的木箱,心里头都稍微动了那么一点小心思。

因为我们现在实在缺钱,万一里面都是宝贝,我们随便拿点,以后可就不愁吃不愁穿。

说来也真是奇怪,我们都命悬一线了,心里竟然还想着钱,真不愧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

师妹摩擦着手掌,跃跃欲试:“师哥,要不,我们打开看看?”

毕竟是亲师兄妹,我心里也正是这么想的,忙点头道:“好。”

于是在我和师妹的一齐努力之下,终于撬开了一个箱子。

令我们大吃一惊的是,里面没有金子,没有银子,只有一把一把崭新的斧子。

私运这玩意,可是违法的。

我终于明白,这一箱一箱的,全他妈是兵器。

我也明白了,这艘船,背景有多么多么的大。

师妹拿起一把斧子,问我:“他们运这东西干啥?”

我摇了摇头,说:“可能是,走私军火吧。”

我原本想的是,我和师妹躲在这货仓里,一定是万分安全的。因为没有一个傻子会傻到认为货仓里会有人。

货仓里,不应该都是货吗?

可是当我看到那一群人凶神恶煞地走进来时,我知道我错了, 大错特错。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丫的水贼,就是冲着这些货来的。

只见二三十个身披蓑衣的汉子,身上满是雨渍,头戴斗笠,目露凶光,缓缓走了进来。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根沉沉的铜棒,棒子上雕刻着狼牙,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完了!

我知道,这一次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我们。

“你们是,斧头帮的人?”为首的一个水贼目光阴冷,突然发话。

“不是不是。”我赶紧摇头。管你什么斧头帮镰刀帮,我可不想摊上事儿。

“不是斧头帮的人,手里为什么拿斧头?”水贼看了师妹一眼,狠狠望着我。

“呃,这个,小孩子家的不懂事,买来玩的。”我赶紧和什么斧头帮撇清关系。

“对对对,买来玩的,买来玩的。”师妹也赶紧附和。

“不是斧头帮的人,那给我绑了。”为首的水贼大喝一声,几个汉子就要冲上来。

我一看形势不对,赶紧改口道:“大哥,别别别,我们是斧头帮的人,我们真是斧头帮的人。”

水贼一听更怒:“抓的就是斧头帮的人,给我捆紧点。”

几个壮汉不由分说,就将我和师妹五花大绑,押了出去。

甲板上,其他船客也早已被绑了,窝在那里不敢动弹。

胖子一见我,立即哀嚎道:“小风,救我呀,我不想死啊。”

谁特么想死啊,我狠狠瞪胖子一眼:“没看见我也被绑着吗?”

此时,整个船上,除了那群水贼外,没被绑起来的,就只有那个船主老汉。

所以众人的目光,一齐落在了老汉身上。

只见老汉已是遍体鳞伤,围在那水贼面前“狼爷”“狼爷”叫个不停,不过好像也并没有什么效果。

我突然觉得我命运多舛。

师父在我十八岁生日时,突然消失;师妹跟着我,却误手杀了人;胖子屁颠屁颠要随我闯荡江湖,不知今天命能不能保住;而整艘船,也跟着我遭了殃。

我想,若是我不上这艘船,而上了另外一艘船,是不是就不会遇到水贼呢。

随即我又想通了,上另外一艘船,另外一艘船可能会撞上冰山。

这时,我又看见老汉偷偷摸出一包银子,递给了那个叫狼爷的。

狼爷随手掂量掂量,没有再说话。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嫌少,但当我看到他脸上没有任何一丝表情,随手将那包银子丢进水里时,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是真的嫌少,嫌很少很少。

在当他说出陆家老爷已经被他砍了时,我基本可以判断,他已经不是银子可以满足的了。他要的,是这一整艘船上的兵器。或许,是整个龙城。甚至,是整个江湖。

我也立即明白,眼前之人是多么凶残狠辣。当他说他砍了陆家老爷的时候,他就如说吃包子吧一样随意。

陆家,可是整个新安县黑道上的老大。而在狼爷的眼里,杀他们却似乎如同踩死几只蚂蚁一般简单。

我知道,碰到大人物了。

“狼爷,狼爷,这些货可真动不得啊。”老汉哭丧着脸,显得百般无奈,“狼爷,这批货可是龙老大钦点的,陆老爷子可是一秒也不敢耽搁,十万火急就出了货呀,要是货有什么闪失,龙老大追究起来……”

许是听到“龙老大”三个字,叫狼爷的二话没说,一刀就砍在了老汉的脖子上,老汉瞪了一下眼,便不动了。

鲜血,在甲板上蔓延。所有船客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师妹缩在我身旁,把头埋在我的肩上。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别人杀人。

虽然有了第一次的经历,不过还是怕的要命。

一个鲜活的生命,刚才还在和我说话的生命,转瞬间就已经消失。

我看到了,这就是江湖。

我和师妹失手杀了一个人,东躲XZ害怕陆寒生的追捕。眼前的狼爷不知杀了多少人,大鱼大肉逍遥法外。

我知道,不是官府抓不了他,而是不敢抓他。

包括龙老大。

龙老大,顾名思义,龙城老大。

师父曾经和我提起过此人。

师父说,龙城在日落之前,官府说了算。日落之后,龙老大说了算。

以前我只当是听故事,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江湖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不强,你就得死。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变得格外强大,强大到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总有一天,当我像龙老大一样时,陆寒生,也不敢抓我师妹吧。

此时狼爷正冷冰冰地盯着老汉的尸体,然后缓缓蹲下身来:“别跟我提龙老大,很快,这个龙城,我狼啸天说了算。”

我和师妹对视一眼,顿时我们都已明白,我们彻底完了。

因为龙老大,便是龙城第一大帮斧头帮的帮主。

很显然,这伙人和斧头帮是敌对关系。而他们的老大狼啸天,无疑把我们当成了斧头帮的人。

妈的,我们这是跳进雅鲁藏布江也洗不清了。

这时,一个小厮凑近了那狼爷,小心翼翼地问:“狼爷,余下的人,怎么处理?”

狼啸天轻轻扫了我们一眼,只淡淡道:“这里面有两个斧头帮的人,先留着,我要慢慢玩。”

“走,回狼家堡。”狼啸天大喝一声,几个汉子把我们拖了起来。

茫茫水雾中,船只,开往我们预料之外的方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