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泰坦尼克号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475字
  • 2020-11-18 22:56:55

第二日天明,阳光正好,我和师妹站在船头看水景。

因为这是一艘货船,辅之以载人,所以船上的船客其实并不算多。

除了仓库里的那一堆箱子外,加上我们三人,船上估摸大约差不多可能就十几来人。

胖子正在酣睡,船上其他人大多抽着大麻,摇着骰子,赌点小钱。我和师妹没有和他们同流合污,因为我们没有钱。

我知道,其实船上的每一个人和我们一样,都是跑江湖的。总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因,每条路亦皆有每条路的理由,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被生活所迫。

船主人是一位略显苍老的汉子,饱经沧桑的脸上布满皱纹,头发也白了些许,一看就是个江湖人。

此时老汉正坐在船头喝酒,见我和师妹没有与那些人一起赌钱,便凑过来和我们聊天。

老汉抹了抹嘴角的酒水,热情地伸出手:“你好,我姓马,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马。”

草,这不是挑战我的智商吗?

我也热情地伸出手,说:“你好,我姓秦,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秦。”

“哈哈哈,小兄弟,你真幽默。”老汉以为我逗他,脸上堆满随和的笑容。

明明是你先幽默的好不好?

我故作淡然,和气一笑:“哈哈哈,大叔,您真风趣。”

“你们杀了人。”话风突然一转,老汉目光凝重地看着我。

师妹不禁往后退了退。

我握了握背上的包裹,包裹里面有剑。

我知道,碰到了高手。

他竟然能一眼看出我们的底细,要么是陆寒生的人,要么是位绝顶高手。

我想着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出剑的好。

老汉突然很和蔼地笑了笑,望着我道:“小兄弟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

听到这句话,我算是放心了。只要不是敌人,是不是朋友都没关系。

我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杀了人的?”

老汉笑了笑:“这条船上的,有哪一个是没犯事的?不过我见你们不赌钱,应该是杀了人。”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们上的是一条黑船。很黑很黑的船。

不过还好,船主人并不是恶人。只要能到达目的地,坐什么样的船已经不重要。

“临危不乱,心智不浅,是个好小子。”老汉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离开。

其实我很想说的是,我并不是不乱,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师妹上前道:“这个船主人不一般啊。”

我点点头:“不一般呐,是个老江湖。”

师妹顿了顿,问我:“师哥,到了京城后,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杀了燕双飞,为师父报仇。”

师妹继续问:“然后呢?”

我说:“然后带你离开苍州,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我们二人白手起家,壮大无名派,完成师父的心愿。”

师妹没有再说话。

我知道,她是渴望平凡的。尤其是在她夺去了一个人的性命之后。

可是我也知道,当江湖有了恩怨,平凡也就成了奢望。

我必须得完成师父的遗愿。

我必须得拿回属于我们秦家的东西。

我必须要让无名派成为苍州甚至整个华夏国的第一大帮。

如此,师父才能瞑目。

如此,我才能心安。

这是一条不归路。

但我,必须得走。

师父说,在人生的江湖上,最痛快的事就是独断独航,但最悲惨的却是回头无岸。

我回头,茫茫水雾中,已看不见岸。

.......

也不知行了多久,船突然停了下来。

我看见,船已到了一个渡口,应该是官府例行检查。

所有船客,一下子骚动起来。

因为他们的底子,并不干净。

船老汉却一点也不慌张,缓缓起身,看来他很懂江湖。

不懂江湖,也做不了这一行。

就在船客们仰着脑袋东张西望的时候,老汉很镇定地走下甲板,朝船上喊了一声:“没事,例行检查,大家别慌。”

然后我就看见老汉走近那群官差,一番有说有笑后,老汉默默地塞了一把银闪闪的东西到官差手里,可能大致说些通融通融之类的话语,然后我们的船又徐徐启动。

我想,这就是江湖的秩序。

但,江湖就是这么一个奇妙的地方。

它有你想象不到的好,也有你想象不到的坏。传统意义上的是非对错,在这里似乎都行不通。

官差以钱来衡量一艘船是否可以通行,船主人也因为收了我们的钱替我们开路,我们把这个叫做江湖道义。

胖子醒来,天都快黑了,嚷嚷着拉我和师妹去吃面。

船上有个年轻的小伙手艺极好,随便搭个锅就能煮出香喷喷的面,供船上人的伙食,价钱也便宜。

可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它再怎么便宜,我和师妹也没钱。

落后就要挨打,没钱就得挨饿,这是真理。

在听完我一番委婉的慷慨措辞之后,胖子提出他请客。

“盖大哥,这怎么好意思呢?”师妹面子薄,明显有些不好意思,拉着我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我们也不整那些虚的,说不客气就不客气,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面摊前。

我豪袖一挥,大呼道:“老板,一碗青椒肉丝面,多放青椒。”

“好嘞。”老板倒也热情。

“再多放点肉丝。”

“好。”

“再多放点面。”

老板急了:“这特么不就两碗了吗?”

……

师妹:“老板,一碗牛肉面,不带汤,稀一点。”

老板怒了:“你他妈来教我怎么做!”

……

胖子:“老板,一碗酸辣小面,别放醋,不要辣椒。”

老板哭了:“滚!!!”

我们三人悻悻离去,师妹还摸着脑袋问我:“老板这是怎么了?”

我说:“不知道。”

夜色很快降临,我们也回到了船舱。

此时正值夏季,气候炎热干燥。

最讨厌的是,蚊子特别多。更讨厌的是,它不咬师妹只咬我。

无聊的晚上,我最喜欢的就是跟蚊子玩捉迷藏。

我输了它就咬我一口,它输了我就要它的命。

可是蚊子,总是输。

因为它不知道,我的视力异于常人。

蚊子自以为的快如惊雷,其实在我眼里慢如蜗牛。

因此我杀了不少蚊子。

因此它们总爱咬我。

因此我愈杀愈烈。

因此它越咬越狠。

就在我和蚊子的无限死循环中,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日天有微雨,空气倒是清新。

河面上涟漪点点。

师妹在我眼前雨雪霏霏。

我说:“师妹,能不能消停一点。”

师妹舒展双臂,在雨中笑得像个孩子:“师哥,好久没遇到这么可爱的雨了,真舒服。”

这些女孩子,真奇怪,雨能够用可爱来形容吗?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也是在这样一场雨中,师父消失了。今天,师妹会不会也消失在这场雨中?

想什么呢,我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一拍不要紧,只听“嘭”的一声,一声巨响,船戛然而止。

我发誓,这一声巨响绝不是我拍出来的。

莫不是撞到冰山了?

不对,这里连水草都没一根,哪来的冰山?

骤然狂风暴雨大起,一声惊雷炸破天空,乌云翻滚,船身在惊涛骇浪中,摇摇曳曳。

我四目望去,突然有了一种不太祥的预感。

当然,我的预感就没有祥过的。

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果然,片刻不到,我看见一群身披蓑衣、手持铜棒的不明人士踏上了船板。

然后,船主人老汉狼狈地摔落在我脚下,血迹斑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