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痞子英雄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392字
  • 2020-11-18 22:56:54

不用猜,我已知道来者是谁。

这胖子真是阴魂不散啊。

我一脚踢开叫盖伦的胖子,没好气地喊道:“大兄弟,哪儿凉快去哪玩去,我赶时间。”

胖子一跃而起,满脸委屈:“你说过的,再次相逢,咱们就是兄弟,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我纠正他:“是说话不算数。”

胖子不耐烦道:“它爱算啥算啥,反正,我就是要跟着你们闯荡江湖。”

我摸了摸脑袋,细细思索着:“我说怎么感觉后面老有双眼睛,感情是你小子,不早点露面,害得我和师妹吓了一路。”

胖子一脸愧疚,陪着笑脸道:“我这不是,我这不是怕你们嫌弃我,看,我船票都买好了。”

看来这胖子并不傻,人家船票都已经买了,我和师妹还怎么忍心拒绝人家,真是心机胖子。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说:“好吧,大家交个朋友,但是以后,千万别叫我大侠,再叫我跟你急。”

“好,好。”胖子笑呵呵地直点头。

胖子跟了我们一路,也没顾得上吃东西,肚子咕咕叫个不停。

师妹看她可怜,提议我们去吃包子。

因为包子这东西,又便宜,又实惠,还管饱。

最重要的是,我们实在是没钱吃其他东西。

找了一个小铺,老板忙端来热乎乎的包子,胖子吃得香极。

我正欲伸手拿包,师妹立即止住了我,突然掏出一枚银针,细细扎入包子中,没想到的是,银针变黑了。

师妹惊呼一声,拍案而起:“不好,包子有毒,是谁要害我们?”

满座食客,瞬间鸦雀无声。

胖子的手,僵在半空。

气氛诡异而紧张。

这时,老板淡定地走上前来,怒骂道:“这他妈是豆沙包,不吃滚犊子!!!”

……

我们三人出了饭馆,正欲上船,不料七八个壮汉,摇胳膊捏手指地就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知道,来者不善。

看来,又免不了一场恶斗。

这一次,我没有将手中的剑交给师妹。我自己拿着。

胖子很仗义,并未有丝毫惧色,直直地挡在了我和师妹前面,问那个为首的地痞:“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痞子舔了舔嘴角,一脸傲慢道:“你们不知道我是谁?”

师妹道:“鬼知道你是谁。”

痞子吓了一跳:“你们是鬼?”

“无聊。”师妹懒得理他,撇过头去。

我说:“胖子,你挡着我视线了。”

胖子赶紧移开,一哆嗦躲在了我身后。

我轻轻扫了那为首的痞子一眼,差点没吐出来。

他的脸,怎么说呢,像被轰炸过。

“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是不是嫌我长得丑?”那痞子却急了,狠狠指着我,“啊?说话呀?”

我忙摇了摇头,差点笑出声来:“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不好意思。”

“今天不弄死你,老子跟你没完。”

那痞子一把脱下自己的鞋,就要向我拍来。

“黄哥,淡定,淡定。”后面一个力气大的汉子赶紧拉住了他。

叫黄哥的痞子这才冷静下来,指着我道:“你们这里,谁说了算?”

我指了指师妹:“意见一致时,我说了算,不一致时,她说了算。”

黄痞子道:“好,叫她跟我们走一趟,我们陆老爷要见她。”

我说:“你们是陆家派来的?”

黄痞子道:“没错,我就是陆家派来的无赖,黄老三。你们中有一个杀了我们虎哥,陆老爷想见见他。”

我说:“我不管你黄老几,今天,在这儿,你都得死。”

意料之中,这句话果然很有威慑力,几个痞子都往后退了一步。

因为他们得了好处,奉命行事,谁也不想赔上性命。

当然,这句话,我也只是吓唬吓唬他们而已。

我哪敢杀人。

黄痞子的牙开始打颤:“你……你不要不识好歹,我……我们这里有七个。”

我望向胖子,问:“你能打几个?”

胖子拍着胸脯,说:“两个没问题。”

我说:“剩下的五个,我来。”

黄痞子的恐惧明显又多了几分,颤抖着牙:“我……我们只是请你去见……见陆老爷,我们不想动……动手。”

我捏了捏手中的剑,冷冷看着他的眼睛,我说:“我要是你,一定不会站在我的正前方。”

黄痞子咽了咽口水:“为……为什么?”

我说:“因为我可以一秒之内将你一剑穿喉。”

黄痞子浑身一抖,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他已沉醉在我诗意的描绘中。

我觉得应该步步紧逼,我说:“我以前是一名杀手,杀了许多人,但从来没有能接住我两招的。你们虎哥,是个例外,多费了我一刀。另外,从新安县的大牢里杀出来时,也费了我不少力气。”

看得出来,所有人都迷醉在我似真似幻的江湖里,我觉得我根本不用拔剑。

由于牛似乎吹的有些过了头,毕竟天下间是没有任何杀手能从县衙里杀出来的,黄痞子感觉有些不信:“你,你在开玩笑吧?”

我面色一沉,目光冰冷得似要吃人,然后将手中的剑缓缓从鞘中拔出,一声金属摩擦产生的尖锐声响,渐渐在这空旷的野外蔓延开来,空气中似乎已经处处弥漫着冰冷的杀气。

此刻师妹和胖子都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我的动作,然后看着我与黄痞子对视。

我说:“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

“跑啊!”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七个痞子慌忙奔逃,鞋掉了也顾不得捡,眼泪掉了也顾不得擦,只怕比对方慢了一秒。

转瞬间,烟消云散,四野无人。

待众人散去,师妹兴奋地向我扑来:“师哥,你刚才真是太帅了。”

我点点头:“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师哥。”

待师妹放开我,胖子兴奋地向我扑来:“大侠,你刚才真是……”

我轻轻闪开,胖子扑了个狗吃屎。 脸先着地。

我忍不住上去补了两脚:“我让你大侠,我让你大侠。”

师妹忙道:“师哥,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像大侠,我竟然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崇拜你。”

我说:“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借助周围的环境,器物,氛围,再辅之以语言,从而在心理上击垮对方,这才是与人交手的最高境界。”

师妹说:“太深奥了,能不能讲的通俗一点?”

我说:“就是吹牛逼。”

胖子突然一跃而起,摸着脑袋道:“不对啊兄弟,为什么刚才她喊你大侠就行,我喊就不行,这不公平。”

我说:“你要是个女的,长我师妹这么美,你也行。”

师妹赶紧拉着我道:“师哥,别废话了,船快开啦。”

我望向胖子,拱手作别:“不好意思,我们得上船了,绿水青山,他日有空再聊。”

说完,我和师妹疾驰而去。

胖子似乎愣了愣,在后面大呼:“哎?不对呀,我们不是一起的吗?”

天高云阔,水清沙白。

一阵折腾,我们三人,终于踏上了这条通往江湖的大船。

这时,如果有人问我,问我将要去往何处时,我会低头沉吟,然后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淡淡的说:远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