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智斗神捕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849字
  • 2020-11-18 22:56:54

陆寒生没有再说话,许是对我的固执失望之极,许是不忍再劝我。

良久,陆寒生给出了他的政策。

陆寒生告诉我:如果我和师妹都抵赖,各判一年;如果两人都坦白,各判八年;如果两人中一个坦白而另一个抵赖,坦白的放出去,抵赖的死。

我明白,我和师妹都只有两种选择:坦白或抵赖。

然而,不管对方选择什么,我很清楚每个人的最优选择都是坦白。

如果师妹抵赖,我坦白的话,放出去,抵赖的话,判一年,坦白比不坦白好。

如果师妹坦白,我也坦白的话,判八年,比起抵赖的死,坦白还是比抵赖的好。

所以无论师妹选择什么,我选择坦白都比不坦白好。反之,师妹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最后的结果就该是,两个人都选择坦白,各判八年。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那是因为陆寒生不了解我和师妹。

他不了解我们之间的感情。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只会为自己考虑的。

在这场简单的博弈中,我让陆寒生失望了。

因为我选择了死不承认。

当然,师妹也做了同一选择。

这是我后来知道的。

其实从一开始,我已准备好了替师妹顶罪。

可是我突然发现,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陆寒生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师妹杀了陆虎,仅凭他一人之词,是服不了众的。所谓的各判一年,也不过是用来吓唬我们的。

因为所有证人看到的,都是我杀了陆虎。而陆寒生心里很清楚,陆虎并不是我杀的。所以他没有证据证明师妹杀了陆虎,更没有证据证明我杀了陆虎,因为我,根本就没杀陆虎。

如此无限死循环,最后的结论,是陆寒生抓了我和师妹,却没有确凿的证据定我们的罪。

事情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复杂异常。

事情看起来复杂,实际上也很简单。

因为陆寒生,不愿意冤枉任何一个人。正是他的正义,让我看到了他心中的空隙。陆寒生不知道的是,我智商一百八十六。

在这场博弈中,正常的人都会因自己的聪明而作茧自缚,都会为自己的理性选择各判八年。

然而陆寒生不知道的是,这世上有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它们已经超越了利益。

我用自己的命信任师妹,师妹用自己的命信任我。我们都相信彼此。

所以最后的事实是,我和师妹都选择了死不承认。

只因,陆寒生不了解我和师妹。

这不在他的逻辑之中。

最后,三大神捕之一的书生神捕陆寒生,终究还是输在了这场博弈中。

陆寒生没有显得很愤怒,细细地盯着我的眼睛,他仿佛要给我讲一个故事。

他说:“以前跑江湖的时候,人们告诉我,要相信刀。后来一起做生意,朋友告诉我,要相信钱。现在,听我的上司讲,要相信法。因为法律,它只讲证据。”

“所以你没有证据。”

“所以你们两个,可以离开了。”

顿了顿,陆寒生又望着我:“但是,你记住,我陆寒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犯人。”

我说:“我等着。”

我起身而出,走至门口,又忽然回过头来,说:“有我在,谁也动不了我师妹。师父已经没了,这天底下,谁都可以死,我师妹不行。”

陆寒生只是清冷一笑,没有说话。

……

我和师妹出了新安县衙门,顿时感觉天格外蓝,云格外白,空气格外好。

我们如同获得了新生一般。

我记得师父曾经说过,所谓的厉害,就是让这个江湖,因为有了你,有那么一点点差别。

我打倒了陆虎,解救了一位青楼女子,为新安县除去了一方恶霸,同时还保住了师妹,我突然觉得,我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厉害。

只因这小小新安县,因为有了我,有了那么一点点改变。

我和师妹不再去谈什么杀人,也不再去想什么六扇门,我们放下一切,去好好吃了一顿。

酒足饭饱后,师妹突然笑着看我。

我说:“我有这么好看吗?”

师妹说:“师哥,突然觉得你好帅。”

我甩了甩头发:“什么眼神,你师哥一直都很帅好不好。”

师妹边用手指绕着头发,边认真地看我:“你这个人呢,又很特别,又很自恋……”

“所以呢,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所以呢,你是特别自恋。”

我顿时无语。

师妹说:“你这个人真的很特别耶,正经起来,比谁都正经,不正经起来,谁都没你不正经。”

“特别?这个,我可以当做赞美吗?可是你如果说一只癞蛤蟆长得特别,癞蛤蟆不会觉得你在赞美它。”

“无聊。”师妹瞪我一眼,“张嘴!”

我顿时红了脸,微微愣了愣道:“这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吧?”

“想什么呢你?”师妹将一块馒头狠狠塞在了我的嘴里。

三杯两盏淡茶,怎敌他,晚来风急,此时天色已不早。

人群纷纷散去,师妹问我:“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我说:“去下一个地方。”

师妹说:“能不能再抽象一点?”

我说:“去京城。”

就这样,非常戏剧性的一幕上演。

我们两个随时有可能丧命的杀人犯,正大光明地前往六扇门。

如果有谁知道我们的身份,如果有人知道我们将去哪儿,他一定会非常深情地对我们说上三个字:神经病。

师妹还是有些不解,问我:“师哥,你确定陆寒生会就这样放过我们?”

我说:“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尤其是你。他是一个神捕,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犯人。”

师妹大惊:“那我们去六扇门,岂不是找死?”

“不会。陆寒生精于推理和追捕,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无论我们逃到哪儿,都很难逃过他的法眼,所以我们才去京城,因为他绝不会想到,我们会去六扇门。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哦,师哥,还是你聪明。”

“而且,师父的仇,总该有个了结。”

“可是,你有把握对付得了燕双飞吗?师哥,要不我们算了吧?”

“如果不能替师父报仇,我枉为江湖人。作为无名派的掌门,我非这样做不可。”

师妹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

次日,我和师妹出了城,沿着码头往北而去。

一路上,师妹喋喋不休嚷着要吃这个要吃那个,我昧着良心赚来的一点钱总算是空了。

师妹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拿着棉花糖,问我:“师哥,你觉得我有哪儿不好吗?”

我不假思索:“没有。”

师妹说:“有缺点你就说出来嘛,反正我也不会改。”

我说:“你贪吃,你好哭鼻子,你……”说到这里,似乎好像说不下去了。

我说:“反正,反正,你所有的缺点,在师哥眼里,都是可爱。”

师妹甜蜜地笑着:“师哥,其实,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我吃东西你付钱。以后,我们就过这样的日子,好不好?”

我说:“好你个头啊,一会赶不上船了。”

由于一直觉得背后总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们,所以我和师妹决定走水路。

因为以常人的思维,北上京城是不应该走水路的,这样会绕得很远。

所以我断定,陆寒生应该不会跟着我们上船。因为如果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会很容易发现他。而他作为追捕界的头号神捕,被人发现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其实我也很理解陆寒生。

作为一名办案无数从不失手的神捕,却眼睁睁看到一名犯人杀了人而不能定她的罪,这无疑对陆寒生是一种羞辱。

所以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他一定会抓住师妹。

只是可惜的是,他缺乏一个证据。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师妹犯一点差错,他就有理由抓捕师妹。而且不会再次失手。

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师妹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哪怕我们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一定会追到天涯海角。因为陆寒生说过,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犯。

不过更可惜的是,他遇到的对手是我。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任何人动师妹。

但是我也知道,陆寒生有多么可怕。所以在接下来的博弈中,我也未必能赢。

但是只要我在,只要我有,我会倾尽我所有的保护给师妹。

因为师父说过,男人支撑着这个世界。

正当我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一坨肉抱住了我的大腿:“英雄,拜我为师吧,哦不,我收你为徒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