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被抓入狱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850字
  • 2020-11-18 22:56:53

那是一个胖子,穿着普通,面露怯色,不像是官府的人。

我不知他为何出现在这里,只冷冷问他:“你是谁?”

“英雄,能不能先,把剑拿开?”胖子有些反应迟钝地看着我,生怕我的剑气误伤了他的喉咙。

我放下剑,再一次问他:“你到底是谁?”

胖子并没有立即回答我,只盯着我手中的剑看:“你,你是江湖人?”

通过他的问题,我基本已判断出他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遂不耐烦道:“我不是什么江湖人,我就是个说书的,而且说得还不好。”

胖子笑呵呵道:“我书读的不多,你可不要骗我,不是江湖人,怎会随身带剑?”

胖子说的也有道理,因为以常人的思维,如果不会剑法,谁会无聊的经常带一把剑在身旁。

我说:“就算我是江湖人,你想怎么地吧?”

胖子一脸憧憬道:“能不能给我,讲讲江湖的故事?”

我真想骂他祖宗十八代,老子现在连命都快保不住了,你丫跑我这儿来听故事。

我故意甩甩头发,做出一副武林高手的样子,我说:“江湖人讲故事,得有酒,而我师父,不让我喝酒,所以,我不能讲。”

胖子沉醉在我描绘的诗意江湖中,整个人仿佛早已如痴如醉。

师妹忙拉了拉我的袖子:“师哥,我们还逃不逃命了?”

差点把正事给忘了,我拉着师妹就走。

“等等,大侠……”胖子高呼一声,已追了上来。

我很不耐烦地回头:“又怎么了?”

胖子说:“我想和你们,一起闯荡江湖。”

我将手背贴在他的额头,也没发觉很烫,我说:“你是不是傻?”

胖子很认真地摇了摇头:“浪迹江湖,是我从小的梦想。”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的年龄绝对在我之上,我说:“你丫谁呀,为什么要跟着我?”

胖子说:“刚才你救的那个女子,其实是我的妹妹,我看着她受陆虎那个王八蛋欺凌,却无能为力。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代大侠,打倒陆虎,赎出我妹妹。”

胖子有些伤感起来,又继续道:“陆虎那个王八蛋,在新安县作恶多端,欺压良善,人们都敢怒不敢言。直到刚才,我看见英雄你挺身而出,杀了陆虎,我就决定跟着你,我要拜你为师。”

我顿时就来了气:“原来你刚才就在现场,那你看着自己妹妹受人欺凌,你他妈无动于衷?”

胖子沉下脸,几乎要哭出声来:“我也没办法啊,陆家势力滔天,在新安县谁敢惹他?你以为我不想救我妹妹吗?你以为我怕死吗?可是我死了,谁赎我妹妹出来?”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沉,也不禁可怜起他来。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也有一个师妹,我比他幸福多了。

胖子突然满眼恳求地望着我:“大侠,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收我为徒。”

听完我自己都快忍不住笑出了声,我能告诉他其实我压根儿不会武功,我能打倒那些人完全是因为我视力奇高?我说了他信吗?

我满眼愧疚地望向胖子:“我说我其实不懂一点儿武功,你信吗?”

胖子狠狠摇头:“不信。”

果然不出我所料。

我很真诚地告诉他:“其实我真的不懂武功,只是因为我的视力高出常人许多,所以那群人和我交手时,我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一招一式,所以我才能放倒他们,你明白了吗?”

胖子狠命摇头:“不明白。”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胖子说:“我叫盖伦。”

我说:“好,我记住你了。青山绿水,若有他日相逢,我们是兄弟。但是,今天,我没功夫和你扯淡,我得逃命去了。”

说完,我也管不了他什么盖什么伦,拉起师妹就跑。

可是我们才迈出一步,我就看见一个黑影堵在了巷口,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细细打量了他一眼,对师妹说:“不好。”

由于相隔甚远,师妹肯定看不清来人,问我:“怎么啦?”

我说:“他穿的是官服。”

师妹的手陡然发凉。

我怒火中烧,回头对准胖子就是一顿猛踢:“我让你丫的话多,我让你丫的耽误我时间,我让你丫的招来了捕快……”

胖子忙双手抱头,喊道:“大侠饶命啊,我不是故意的。”

我心下想着,要不是这胖子耽误工夫,我早就和师妹远走高飞,何至于现在被捕快堵了。

“打够了吗?”那捕快不知何时已瞬间飘至我眼前,面色如水地看着我。

我这才仔细观察到他的脸。

他的脸冷漠如冰,又透着一股斯文气息,若不是穿了一身官服,我定以为他是个书生。

更可怕的是,他从巷口徐徐走到我面前,我竟然未有丝毫察觉。

妈的,碰到高手了。

这绝对不是一名普通的捕快。

如果说刚开始我还心存一点幻想,可是当我看到他的眼睛时,我就明白了,这一劫,在劫难逃。

师父曾说,要判断一个人是不是高手,你只需要看他的眼睛。

现在,我面前的这个人,这个手无寸铁的捕快,他绝对是一名绝顶高手。

我还是故作镇定,缓缓拔出了手中的剑,道:“你就这么有把握,抓得走我吗?”

“你说呢?”那男子面上未有丝毫动容,缓缓从背后掏出一张弩,对准了我的额头。

我吓得剑一下子掉在地上,手心已开始冒冷汗。

一个陆虎,不至于惊动六扇门的人吧?

“跟我走。”冷面男子突然拿出一副镣铐,将我和师妹铐在了一起。

我们被带回了新安县衙门。

……

一间阴暗的小屋子里,我坐在一张木椅上,缓缓睁开了眼睛。

旁边没有师妹。

我知道,他们将我和师妹单独关押,就是为了好录口供。

而坐在我对面的,正是抓我的那名冷面男子。

冷面男子难得地冲我微微一笑,说:“我叫陆寒生。”

我说:“我知道你,六扇门三大神捕之一。”

陆寒生突然来了兴趣:“哦?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我说:“我师父提到过你。陆寒生,江湖人称冷面神捕,善于推理案件和缉凶追捕,身手如风,办案无数,现任六扇门缉拿门组长。”

陆寒生并未否认,只是轻轻抬头:“江湖朋友抬举罢了。”

反正此刻我已被抓,心里倒释然了许多,我说:“我不明白的是,这么点案子,怎么惊动了你们六扇门。”

陆寒生看了看我,说:“其实我只是路过,碰巧就帮他们解决一件案子,要怪,只怪你运气太差。”

我有些不解:“你怎么会,出现在新安县?”

陆寒生说:“本来,我是该在京城的,昨日随燕捕头办了一件案子,滞留了些时日。”

我心中一阵刺痛,狠狠望着他:“昨日,你们杀了一个叫秦临的人。”

陆寒生并未否认,又对我笑了一笑,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和你说这些话吗?”

我摇了摇头,我确实不知。

堂堂六扇门的神捕,每分钟就可以办好几件大案,怎么会有闲工夫来理我和师妹这样的小鱼小虾?

陆寒生说:“因为你的眼睛,很像他。”

我当然知道这个“他”指的就是师父,只是没想到这个陆寒生的眼力竟然如此厉害。

我说:“我会替他报仇的。”

我不知道陆寒生有没有看出我的身份,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感觉他的眼睛很冰冷,仿佛能随时刺穿人心。

陆寒生望着我,很平淡道:“你知不知道,你师妹杀了人。”

我说:“是我杀的。”

这次,陆寒生没有回答我,只是冷冷看了我几秒。

然后他说:“我知道你想替她顶罪,但是,你瞒过了所有人,却瞒不过我的眼睛。”

陆虎死的那一刻,我脑中第一秒的反应便是师妹杀了人,她的余生将在监狱里度过。所以我用了我最快的身法,推开了师妹,将那把剑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所以周围人看到的一幕,就是我杀了陆虎。

只是我没有算到,这一切没能逃过陆寒生的眼睛。

师父说过,男人支撑着世界。

所以师妹不能死。

要死,也得我来。

陆寒生突然望着我,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当捕快吗?”

我没有做声。

你爱当不当,关我鸟事。

陆寒生说:“今天如果我放过一个罪犯,明天就有可能有一个无辜的人躺在街上,这就是我当捕快的原因。”

沉默。

沉默。

良久的沉默。

我说:“人是我杀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