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杀人潜逃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387字
  • 2020-11-18 22:56:52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我突然暴喝一声,狠狠捏住那汉子的手腕,然后便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叫虎哥的汉子一声惨叫,周围几个小厮迅速冲了过来。

我能感觉到,眼前至少有四只极快的拳头向我砸来,可是在我眼里,他们的拳头慢如蜗牛。

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的是,我的视力超乎常人的两到三倍。

所以他们的动作在我眼里犹如慢放。

所以我很轻松地躲过了他们的拳头。

四只拳头猛然砸在一处,接着便是一声闷响,接踵而至的又是一阵惨叫。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躲过我的拳头?”其中一名小厮不敢相信地望着我,估计只差点把我当成神人。

因为我也看得出,他的拳法可谓是这六人最快的。夸张点说,他的拳法甚至在整个新安县没有敌手。

因为我躲他的拳头时,也稍微呆滞了那么一两秒。

“上啊,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啊,弄死他。”

带疤的汉子明显怒了,看来今天我不死,他是不会罢休的。

几个小厮又忽的扑了上来,其中一人腿法极快,横扫如风,不料在我眼中慢如牛毛,被我轻松躲过。

又是一腿扫来,我直直地接住了那汉子的腿,用力一扯,他便狠狠摔在了地上。

周围几个又猛然扑上来,我的瞳孔不断收缩,将他们的动作仿佛至少放慢了五倍,然后轻轻侧身躲了过去。

如此反复几次,那几个小厮已是筋疲力尽,伸长脖子喘着粗气望着我,满眼的惊讶与愤怒加不安兼不满。

我趁势挥拳上腿,没有任何章法,将他们打了个屁滚尿流,直是惊呆了所有围观的群众和那青楼女子。

妈的,不动手还真不知道老子这么能打,不愧是我师父的徒弟。

此时叫虎哥的汉子愣愣地看着我,直像看着一个异类一般,眼中又是恐惧又是不甘。

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这么畅快地打过架呢,刚才憋的一肚子火,终于全部倾泻而出。

我突然望着那青楼女子,发现她也正满含感激地望着我,我不禁开始脑补各种英雄救美后的桥段,什么以身相许呀,什么为奴为婢啊,什么做牛做马呀,这都是不错的选择啊。

虽然她比师妹差了那么一点,但一定比师妹更成熟,更具有女人味。

想什么呢,我不禁狠狠拍了一下自己,在这么庄严神圣的场合,我做了一件这么高尚伟大的事,脑子里却是这样低俗龌蹉的想法,我真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炎黄子孙。

此时,我想着自己是不是该说一些大义凛然的话来收场,但清了清喉咙,却发现无话可说,毕竟自己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

不料叫虎哥的汉子突然连滚带爬地捡起一块石头,还指着我喊道:“小子,山水有相逢,你给我等着,老子叫人去,我让你知道,得罪了我陆虎,你活着出不了新安县。”

我一听就来气了,这新安县,难道就是你陆家的不成?

我轻轻扫他一眼,冷冷道:“你能叫来多少人?”

叫陆虎的汉子道:“一百多个。”

我说:“二十个有没有?”

叫陆虎的汉子道:“有。”

我说:“我等着。”

“你等着。”叫陆虎的又吼了一声,带着那几个小厮狼狈而去。

就在我觉得大胜而归之时,突然感到脖子后面一阵阴冷,接着便是一道阴影向我脑后袭来。

我这才发现,姓陆的逃窜的方向不对,可是已经迟了。

我明显感到一股凉气已经贴近了我的后脑。

我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听到一句“师哥小心”之后,接下来的世界完全静止。

出乎预料的是,我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我睁开眼,看见我面前的青楼女子嘴巴张得奇大,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这种预感和师父死的前一晚,一模一样。

我转过头,看到叫陆虎的汉子手中高举着石块,石块几乎就要贴近我的额头。

然后此时的陆虎却一动不动,一团鲜血从他口里缓缓流出,我看到背后一把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而那把剑,没有人比我更熟悉。

那把剑握在师妹手里,我看到了师妹眼中的惶恐和不安。

我狠狠推开师妹,以极快的速度将剑拔出了陆虎的身体,我说:“人是我杀的。”

师父说,想方设法不择手段将自己的剑刺进敌人的身体,这就是剑法。

我想师妹,肯定是把这句话听进去了。

所以在陆虎举起石头就要砸向我的后脑勺时,师妹用我留给她防身的剑,狠狠刺进了陆虎的身体。

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杀人了!杀人啦!”

我听到一阵惊恐的喊叫,然后周围的人们恐慌而散,现场只余三个人,和一具尸体。

我相信捕快很快就会赶到现场,我也知道华夏的律法杀人偿命。

我望着恐惧不已手在发抖的师妹,只说了一个字:“跑。”

我从来没想到下山的第一天,我和师妹就已经成了杀人犯。

我记得师父曾经反复告诫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但千万不能杀人,法,不可碰。

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虽然我们名为杀手,但我们其实根本不懂得杀人,也不会杀人。而我,还肩负着师父的重任,肩负着将秦家发扬光大的重任,肩负着将无名派做到天下第一的重任,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我们只不过是正在被官府捉拿的两个杀人犯而已。

杀燕双飞,是为报师仇,不管最后怎样,我都无怨无悔。而杀陆虎,纯属意外,师妹一时失手,却没想到酿成大错。

想想以后每天过着胆战心惊逃亡的日子,不禁悲从中来,还谈什么光大秦家,还谈什么发扬无名,能保住两条小命,我和师妹就感恩戴德了。不知道师父泉下有知,会不会难过。

我拉着师妹,一路奔逃,也顾不得旁人诧异的目光,躲进了一条略显偏僻的小巷。

师妹发丝凌乱,眼泪不住地落下,问我:“师哥,我是不是杀人了?”

说完,她已呜呜地哭起来。

我紧紧搂住师妹,我说:“别怕,有师哥在。”

以前在狮安山的时候,我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一切有师父扛着。可是现在师父离开了,所有的担子压在了我的肩上,江湖将我逼上了深渊和绝顶,我想,我该长大了。

师父死的那一刻,我将不同。

陆虎死的那一刻,我要不同。

师妹掉着眼泪,抬头望我:“师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自首,我不想连累你。”

此刻,我鼻子发酸,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已经失去了师父,我不能再失去师妹。

我说:“师哥不想让你在大牢里过完下辈子,师哥拼尽一生,也会护你周全。”

“师哥……”师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在我肩膀上痛哭不止。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我说:“咱们离开新安县,离开龙城,越远越好。”

就在我和师妹正要转身之际,有一个人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的第一反应,是拔出了手中的剑,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