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英雄救美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269字
  • 2020-11-18 22:56:51

师父教了我那么多人生指南,没想到我却一路向北。

我和师妹出了酒楼,踏上了前往京城的道路。

我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我只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我记得在狮安山的时候,师父数十年如一日地不断向我传达这样一个中心思想:不管怎样,千万不能杀人。

我想,我要食言了。

师父曾经告诉我,这世上有两种人,狼和羊。

它们是吃与被吃的关系。

而我,不愿意做一只羊。

师妹知我心中难过,面上仍在强颜欢笑:“师哥,刚才在酒楼里,你真的好帅好帅哦。”

我说:“只刚才帅吗?”

师妹说:“不自恋会死啊?不过,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

我说:“我还是适合做一名杀手。”

师妹突然咳嗽起来,明显是前几日的风寒未好。

我说:“我们现在有了钱,我带你去找大夫吧。”

师妹摇了摇头:“我们还得省着路费去京城呢。再说,我只是偶染风寒,不要紧的。”

我说:“真的不要紧吗?”

师妹说:“真的,你看,我已经好了,除了还有点咳嗽乏力头痛流鼻涕外。”

“听话,去找大夫。”我拉着她就往医馆里拽。

找了一位老郎中,拿了一张我压根儿一个字也不认识的药方,给师妹抓了药,我们这才出城去。

行至一巷陌,那里花红酒绿,甚是繁华,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师妹伸出嫩嫩的手掌,在我眼前晃了晃:“师哥,差不多就行了啊。”

我这才发现,我注视的那个地方,叫青楼。说得好听一点呢,就叫妓院。

我说怎么不知不觉目光就移过去了呢,真是得了师父的真传。

正当我们二人就要离开之际,我却看到了这样一幕。

只见一位长相妖娆的女子,被一个脸上有疤的汉子狠狠拖着,嘴里念个不停:“虎哥,我真的不能跟你走,这是飞燕阁的规矩,虎哥,你放过我吧。”

那女子可怜巴巴地哀求,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叫虎哥的汉子一巴掌抽过去,女子的脸上立即多了一道红印:“老子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钱,让你陪老子去快活快活怎么了?啊?都到这个地方了,还给老子装纯情少女呢?”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巴掌响起的时候,我心里似乎有些疼。

这让我想起了师父的话。

师父说,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狼,一种是羊,他们是吃与被吃的关系。

我看着那女子,仿佛看着一只苦苦挣扎的羔羊。

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分量,也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不断地告诉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英雄救美,不是我这种人能做出来的。

我下山的目的,只是想找到师父,只是想混口饭吃,只是想让师妹过的更好,而眼前的这个女子,这个风尘女子,我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不能为了她使自己遭受损失。

想到这里,我拽紧师妹的手臂,准备离开。

可是我却隐约发现,师妹似乎没有那么想走,或许是她不忍心走。而当我低头的那一瞬间,我的余光似乎也看到了那女子无助的眼神。那无助的眼神,好像也在看我。

飞燕阁的楼前,带疤的汉子仍然在对女子辱骂:“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你不想在新安县混了?做妓女,就要有妓女的操守。”

那女子半边脸已经发肿,泣不成声,被叫虎哥的汉子死死拖在地上。

看着那女子,我突然又想起了师父的话。

师父说,江湖唯一能够不老的,是胸间的那颗侠义,要守住。

我去你妈的华夏律法,我去你妈的胆小懦弱,妓女怎么了,妓女就没有自尊吗?

我不是英雄,但也见不得别人在我眼前这么侮辱一个女人。

我将剑丢给师妹,一股热血涌上脑门,卷起袖子就冲了过去。

“师哥,小心。”师妹有些担心地望着我,但我知道,她应该是支持我这么做的。

“师父说我命运多舛,但没说我命运多短,放心。”我冲师妹点点头,毅然踏向未知生死的前方。

当我看到那女子泛红的眼睛里投来的感激与期待时,我知道,这一趟,我没有白来。

大不了,豁出一条命。

见死不救,我对不起师父。

冷眼旁观,我对不起良心。

不过当我走到那带疤的汉子跟前,突然又围过来五六个壮汉时,我马上改变了我的想法,转身就走。

妈呀,六个活生生的大汉,虎背熊腰,个个身上纹着刺青,先让我念会金刚经压压惊。

尤其是当我看到那叫虎哥的汉子脸上的刀疤时,我胸中的一腔热血顿时结冰。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脸上带疤的汉子都不好惹。

我向那青楼女子投去一抹愧疚的目光,装作什么也没看见,转身就走。

不是哥不帮你,哥实在帮不了你啊。

我上肩负着师仇未报,下还有一个师妹要照顾,实在是有心救美,爱莫能助。

如果有下辈子,我做青楼女子,你来泡我。

算是赎罪吧。

不过我还未踏出几步,突然感觉肩上一沉,一只铁爪般的手,狠狠摁住了我:“想走?”

我不知道他这算不算疑问句,我只好怯怯地回头,说:“想。”

带疤的汉子一拳捣在了我的腹部,冷笑着说:“可是在我的地盘,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

“师哥!”师妹见我受伤,激动地就要奔过来,我忙伸手止住了她,示意她好好待着。

带疤的汉子又是一拳击在了我的胸口,我闷哼一声,已直不起腰来。

那股钻心的疼痛,迅速在体内蔓延,撕心裂肺,有如刀绞,这是我以前从未体会过的。

那汉子突然捏起我的下巴,哈哈大笑起来:“你刚才不是挺能的吗,怎么这会怂了?啊?怎么不英雄救美了?”

我强忍着疼痛,恶狠狠地望着他:“你想怎样?”

汉子看了我一眼,笑道:“从我胯下钻过去,再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让你走。”

那青楼女子突然叫了起来:“虎哥,和他没关系,我求你放了他吧,我不想连累无辜。”

“哟,心疼了?”汉子邪邪地笑起来,“我他妈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银子,让你陪老子去快活快活你都不肯,我他妈才无辜呢。”

女子上来拉住那汉子的手,哀求道:“虎哥,我求你了,我真的不认识他,他只是一个路人而已,我求你放他走吧。”

听完这女子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股邪火在上涌,我突然忘了,师妹还站在我身后。

当着师妹的面,无名派的掌门,还能让别人给欺负了?

在两个女人面前羞辱一个男人,就是再怕死的人,我想也会玩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