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霸王别饥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2855字
  • 2020-11-18 22:56:50

及进城,我问师妹:“师妹,你怎么知道通行暗号的?”

师妹说:“我当时饿了,想吃小鸡炖蘑菇。”

吃货的世界……的世界……世界……界……

到了繁华的街心,看着热闹的人群,我和师妹不知往何处去。

师妹突然问我:“师哥,我们吃什么?”

我这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我们滴水未饮,滴米未进。也难怪师妹会饿。

我说:“燕双飞既然是六扇门的总捕头,我想她应该在京城。”

师妹说:“我问的是吃什么?”

我说:“像师父这么重量级的罪犯,应该不会就地处斩,很可能被押往了京城,我们去京城准没错。”

师妹提高了嗓音:“我问的是,吃什么?”

我说:“吃你。”

师妹说:“臭不要脸。”

我说:“要你就行了,要什么脸。”

师妹说:“别闹了,我饿。”

我说:“我没闹,我喜欢你。”

师妹有些生气,说:“师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我摇头:“不行。”

师妹说:“好吧,师哥,我会努力,变成你喜欢的那种女孩子。然后,死都不跟你在一起。”

欲哭无泪,欲辨无言。从天堂到地狱,哥只是路过人间。

此刻,我合上双手,许下了一个虔诚的心愿。愿天下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哼!

师妹说:“别哭了,我逗你玩呢。医书上说,人在生气的时候,不容易饿。”

我善良的师妹……我发誓,再苦不能苦孩子,再饿不能饿师妹。

我说:“走,师妹,吃饭去。”

师妹问我:“你有钱吗?”

我说:“再说吧。”

我和师妹寻了一座最大的酒楼,叫了一桌子最贵的菜。妈的,吃霸王餐还不吃顿好的!

师妹狼吞虎咽地就往嘴里塞,什么鲍鱼海参啊,乌鸡白凤啊,一个也不放过。

我也毫不示弱,什么海带白菜呀,萝卜豆芽呀,谁也难逃我手。

正吃得起兴,师妹突然问我:“师哥,吃完之后怎么办?”

我说:“吃完之后结账。”

师妹说:“对,我问的就是结账的时候怎么办?”

我说:“师妹,你慢点吃,让我想想。”

师妹说:“会不会被抓去坐牢?”

为了安抚一下师妹的情绪,我准备给她讲一个哲学道理。

我说:“师妹,如果说有这么一条路,它到山前就绝了,那么这条路,也就没有必要开出来,所以肯定有路,懂了吗?”

师妹若有所悟:“懂了,这叫车到山前必有路。”

“还不算太笨。”我继续给师妹讲解,“如果有那么一条船,船在接近岸壁时,由于水波的反射作用,会使船垂直于岸壁,懂了吗?”

师妹点了点头:“这叫船到桥头自然直。”

“对。”我欣慰地看着她,“所以呢,开开心心地吃饭。”

“嗯。”师妹抓起一只油闷大虾,就往我嘴里塞。

一阵折腾,二人终于吃饱。

师妹拍着肚子,问我:“现在呢?”

我说:“师妹,你知道你师哥智商多少吗?”

师妹说:“一百八十六,你都说了一千遍了。”

我说:“知道就好。”

我随即看了看师妹,略略思索,然后说:“师妹,借你根头发用用。”

师妹恍然大悟,一脸狡黠地看着我,惊叫道:“师哥,我懂啦!”

乖乖,孺子可教也。

师妹毫不疼惜地拔下了一根发丝,以超乎我眼力的速度放在了盘中,并稍微以些许菜盖之,不加雕琢,不露痕迹。

我惊讶地看着师妹:“师妹,这也太熟练了吧,老实交待,是不是以前经常干这种事?”

师妹忙摇头:“哪有,这是人家第一次,还不是你出的鬼点子。”

我说:“这也是迫于无奈,我也是逼不得已,等师哥以后有钱了,一定带你去做个头发。”

我随即拍案大喊:“小二,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小二忙战战兢兢地跑过来,陪着笑脸道:“客官,不知是哪儿招呼不周,还请您多多包涵。”

我轻轻捏着盘中的发丝,然后缓缓将它抽出来,费了我老半天劲。

我说:“这是什么?”

小二说:“头发。”

我说:“嗯呐。”

小二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我说:“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小二说:“要不然,这盘菜给您免费,我们再重新帮您做一道。”

我说:“我师妹,从小娇生惯养,金枝玉叶,没吃过一点苦头。今天,就在今天,在你们店里,不是别人的店里,就在你们店里,吃到了不知是谁的头发,你觉得这样解决,合适吗?合适吗?”

小二听我这样说,明显有些胆怯,忙道:“客官,要不然这桌菜,给您全免了,您看行不行?”

这正中我的下怀,但我是谁?无名派的掌门人啊。

演戏就要演全套的,撒谎就要撒上天。演戏的最高境界,就是要把自己都给骗了。撒谎的最高境界,就是要让自己都给信了。

我说:“这怎么行?我是个说书的,今天在这里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万一我把这段说出去,你觉得这酒楼还开得下去吗?”

小二明显被我唬住,忙从怀中摸出几张银票:“客官,这是我们酒楼,对您表示的一点小小的心意,您别嫌少。”

我接过银票,脸上的怒气明显还未全消,故意望向师妹:“师妹,你看这样行吗?”

师妹一本正经道:“师哥,算了吧,人家做生意的,也不容易。”

我望向小二,道:“看在我师妹的份上,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小二陪着笑脸,连连点头:“多谢客官,客官走好,您常来啊,常来啊。”

我和师妹正欲下楼之际,小二突然大喊一声:“等等。”

完了,完了,被他看出破绽了。

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纸是包不住火的。

我心想着大事不好,缓缓回头道:“还有,什么,事吗?”

小二笑呵呵跑过来,说:“客官,您的包裹。”

妈呀,吓死我了。原来是刚才心虚,忘了拿包裹。

虚惊一场。

正欲转身,小二突然道:“不对呀,客官,不对呀。”

我心中一凉,但还是故作镇定:“怎么不对呀?”

小二道:“我们酒楼里,为了客人的饮食卫生,规定所有的厨师必须留短发,可是刚才客官盘子里的发丝,是长发呀。”

我和师妹一时木讷。

机关算尽太聪明。

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刘备大意失荆州。

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我心里盘算着,吃霸王餐判几年来着。

不料小二猛然拍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想起来了,客官,我想起来了,今天端菜的小红,留的是长发。”

啥也别说了,小红,好人啊,活菩萨。我拎着师妹,赶紧出了酒楼。

走至酒楼门口,我突然顿住了步伐。

师妹问我,为何不走了?我说,你听。

只见酒楼角落处,一位衣着朴素的老先生正在说书。而他说书的内容,彻底惊住了我。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各位客官,今日啊,我们要说的那可是一件江湖大事。”

“话说那十八年前,名震苍州的天下第一杀手秦临,就在昨日,就在昨日被官府缉拿呀。各位许都以为,秦临在十八年前早已身死,其实不然。”

“话说这秦临于十八年前突然销声匿迹,原来是隐入深山啊。不料咱们燕捕头,那叫一个了得,整整找寻秦临十八年,终于在昨日,与其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将其捉拿归案,就地正法,那叫一个大快人心啊。说这秦临死时啊,犹不肯闭眼呐,真叫一个惨……”

听到这里,我看见了师妹眼角的泪水。

其实对于师父的死,或许早已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始终宁愿相信师父没有死,他只是被押往京城的大牢。

我知道这一点希望十分微小,可只要它在,我就宁愿去相信。

而现在,有一个人亲口告诉我,师父死了,师父已经死了。他死得很惨。

我心中那最后一点残存的希望,终于彻底破灭。我终于,彻底地离开了师父。

我不知道师父死时为什么不肯闭眼,但我告诉我自己,钱,我可以不要,掌门,我可以不要,无名派我可以不要,甚至师妹我也可以不要,但燕双飞,我跟你没完。

师妹哭着问我,师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说,去京城,找燕双飞,她不死,我来生不为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