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杀手下山
  • 这个江湖不太萌
  • 公子贺
  • 3100字
  • 2020-11-18 22:56:49

为了寻找师父,我和师妹下了山。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下山,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地面对江湖。

师父总说,我们是江湖人。

其实所谓的江湖,无非就是三山五岳,五湖四海,九州八极。所谓的闯荡江湖,也就是从挨饿到不挨饿的过程。

试问如果能安居乐业,谁又愿意行走江湖呢?所以所谓的江湖人,大都皆是挨饿之士,或是亡命之徒,再者就是年少无知。而我,只是因为,我没得选。

自从出生起,我就一直受着师父的安排,我不知道安排别人是什么感觉,我也不想去安排别人。我只想人人平等,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

可是江湖,绝非如此。而且我身边还有一个师妹,我必须安排好她。

师妹问我,我们该去哪儿?

我说,去找那个女人。

师妹狠狠瞪着我,咬牙切齿:“师哥,师父才刚刚失踪,你竟然就去找女人!”

我无奈地解释:“是去找抓走师父的那个女人。”那个梦境,我自然已经讲给了师妹听。

师妹问我:“可是,你知道她住在哪儿吗?你知道她的武功有多高吗?你知道她在哪个衙门吗?”

我郑重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师妹垂下了头:“那我们去哪儿找?”

我说:“天大地大,就是翻江倒海,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把她找出来。”

师妹说:“那我们的盘缠够不够?”

我想了想,说:“从狮安山到龙城,光是路费估计就得七两四钱,就算讲讲价,也至少要八两。师妹,你带了多少银子?”

师妹说:“我一两银子也没带。”

我:“……”

顿时气得无语,我强忍着胸中的沸腾,我说:“亲爱的师妹,出门不带银子,你逗我玩呢?”

师妹也一脸委屈:“我、我以为你带了。”

我也一脸委屈:“我也以为你带了。”

师妹反驳:“你是掌门,该你带。”

我不服:“你是女人,该你管钱。”

师妹说:“那现在怎么办?”

我说:“喝喝西北风,吃吃免费的午餐,再捡点天上掉的馅饼,应该不会饿死。”

师妹突然从腰间摸出一枚铜板,兴奋道:“看,这是我偷偷藏的私房钱。”

我说:“师妹呀,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藏个私房钱,你就不能多藏一点?”

师妹说:“能从师父手里扣出这一个铜板,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说:“我是掌门,应该归我。”

师妹说:“这是我偷偷藏的,应该归我。”

我说:“你自己都承认,是偷的,所以这钱不属于你,归我。”

师妹说:“偷和偷偷不一样,偷是动词,偷偷是副词,所以偷偷不能算偷。”

好吧,师妹,你赢了。

师妹又接着说:“看在你帮我背行李的份上,这一文钱我就独家赞助给你了,你可一定要省着点花。”

我接过师妹手中的铜板,心里突然很温暖。虽然少了点,但这是我第一次掌握财政大权。

我和师妹慢慢下了山,踏入了前方一无所知的江湖。

热闹的人群,摊子上的吆喝,各种香气扑鼻的小吃,高楼大厦,绿树红花,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江湖。我们左顾右盼,一路缓行。

很多人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他们就会躲得很远。

师妹望了望我,说:“师哥,你这把剑有点显眼。”

我这才发现,我是唯一一个手持兵器的人。妈的,还好没碰到官兵。

我想起师父说过,城中是不允许私自携带武器的,刀剑之类的兵器都是违禁品。

马上就要到城门处,我赶紧将剑藏好。

随即我又问师妹:“我们带了多少干粮?”

师妹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说:“没了盘缠,我必须得为我们以后的小日子深思远虑高瞻远瞩统筹规划未雨绸缪。”

师妹说:“我没带干粮。”

我:“……”

我暴跳如雷,我无言以对。

我打开包裹,里面除了师妹的衣服,还是师妹的衣服,另外还有师妹的衣服。女人啊女人。

我说:“师妹,衣服可以当饭吃吗?”

师妹说:“饭可以不吃,衣服不能不穿。”

好吧,师妹,你赢了。

我和师妹有些胆怯地朝城门处走去,一路小心翼翼。

之所以有些胆怯,是因为我和师妹都潜意识里自诩为杀手。尽管我们从未杀过一人,尽管我们压根儿不懂武功。尽管师妹连一把像样的剑也没有。

看见穿着制服的官兵,我对他们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畏惧感,就好像我已经杀过人了一般。可事实是,我连拔出一把剑都费劲。

我和师妹低着头,匆匆往前走,仿佛这样官兵就看不到我们。

“喂喂喂,干什么的?”守在城门处盘查过往行人的官兵,此时向我和师妹走了过来。

我手心里已出了一股冷汗,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要是让官兵搜出来包裹里的剑,我和师妹可就百口莫辩了。

“喂,说你呢,还走?”

两个官兵已挡在了我的身前。

我缓缓抬头,看到了那官兵凶神恶煞的脸,我故作镇定:“官爷,我耳朵不好使,您多通融通融。”

一个胖子官兵道:“你们俩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好人。”

我甩了甩头发,道:“官爷,您见过这么帅的坏人吗?”

官兵想了想,连忙点头:“也是啊。”

师妹站在我身旁,已忍不住笑出了声。

胖子官兵道:“笑什么笑,你们俩肯定有鬼。”

我狠狠瞪一眼师妹,心想这下完了。自古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胖子官兵立即道:“你们俩干什么的,家住何处,进城干甚,包裹拿过来让我检查一下。”

此时,我已没有心情再想其他,我盘算着,私携兵器是判三年还是五年来着。

这时,师妹说话了:“我们进城找燕双飞。”

燕双飞,六扇门总捕头,也就是抓走我师父的那个女人。

我想着,师妹你说话不经过脑子吗,这么机密的事,你竟然堂而皇之光明正大地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就说了出来,这不是彻底暴露了我们的行径吗?这不是让我们死得更快吗?

师妹啊师妹,你这么单纯率直的人以后怎么在江湖上混?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那胖子官兵听完师妹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呵呵笑道:“不知二位,是燕捕头的什么人啊?”

师妹懒得和他废话,直直道:“你管这么多干嘛,反正我们就是要找燕双飞,燕,双,飞。”

胖子官兵一改前面的口吻,满脸谄媚道:“原来二位是燕捕头的人呐,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二位快请,快请。”

那胖子官兵见师妹直呼燕双飞的名号,必是以为我们和燕双飞关系密切,不敢得罪,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我二话不说,拉着师妹就匆匆进了城。直把师妹还在莫名其妙,问我,师哥,他为什么不搜咱们的包裹?我说,傻人有傻服啊。

“慢!”

就在我庆幸侥幸暗幸之际,胖子官兵又传来了一阵暴喝。

难道他又察觉出了什么?还是我的火急火燎露出了破绽?

师妹全然不知危险将至,还拉着我说:“师哥,那个胖子在叫我们耶。”

此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可是正当我拽紧师妹的手臂准备狂奔之时,胖子官兵已站在了我们面前。我在心里说,师妹,咱们大牢里见。

胖子官兵语气还是很谦和,脸上堆满了笑容:“我知道二位是燕捕头的亲戚,以后在六扇门里,能不能帮我们新安县多多美言几句,我们新安县衙,朝廷已经好几年没拨银子下来,二位帮帮忙。这是我们姚知县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笑纳。”

胖子官兵说着偷偷掏出一打银票,就要塞给我。我心里乐开了花,本掌门正缺钱呢。

此时,师妹说出了一句话,彻底改变了我对她智商的看法。

师妹说:“你才是燕双飞的亲戚呢,我们和燕双飞,有着不共戴天之……”

师妹剩下的一个字还没说完,我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

妈呀,先让我念点金刚经压压惊。

胖子官兵一脸诧异:“啊?原来你们不是燕捕头的亲戚?那特么装的跟天王老子似的。”

我忙笑着道:“官爷,我这个妹妹呢,脑子不好使,您多多包涵。”

胖子官兵怒道:“一个耳朵有问题,一个脑子有问题,它妈浪费老子这么多时间,逗我玩呢。”

我说:“官爷息怒,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胖子官兵豁然拔出了刀,厉声道:“我看你们两个就是来路不正。对一下通行暗号,天王盖地虎。”

所谓通行暗号,就是证明你是这附近居民的一种暗号,核对即可入城。

我和师妹从小就没入过城,哪知道什么通行暗号啊,这下死定了,死无葬身之定了。

“天王盖地虎!”胖子官兵又不耐烦地咆哮了一声。

“呃……这个……”我一边拖延,一边想着蒙一个吧。

“小鸡炖蘑菇!”师妹脱口而出。

胖子官兵无奈地眨眨眼:“算你们蒙对了,走吧,走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