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教授之死 恶臭
  • 盗月
  • 馍夹菜
  • 2391字
  • 2020-11-18 21:40:34

炎炎夏日,楼道里传来一阵阵恶臭。

物业经理老孙,手里拿着简易空气测试表,一步一步的在楼梯里爬。空气测试表的指示灯,一个小小的电子管,正一闪一闪的发出警报,这表明了空气中含有大量有毒的成分。

老孙肥胖滚圆的身子,一步一步的向上挪,像只肥胖的猎狗,用自己的鼻子寻找这股恶臭的来源。汗渍在他蓝色的短袖制服上画了一圈又一圈的白印儿,他时不时的用手遮住了鼻子,强制着忍着要呕吐的冲动。

欣欣家园24座,是这个社区最高档的一座。

住在这里的大多是有钱人,或者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在这种地方出现这种臭味,实在是令人费解。旁边的住户这两天把投诉电话都快打爆了,这些所谓的有身份的人大多名不副实,电话打通张口就是一句国骂,然后将你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老孙和几个手下的小伙子们都忍气吞声的,有怒不敢言,两天来把小区里井盖都翻了一遍,也没找到什么不对的东西。

事情惊动了物业的老总,一个电话打过来,今天再解决不了问题,就卷铺盖滚蛋。

“你们都他妈的是大爷!”老孙一边爬楼,一遍恨恨的骂街。

心里虽然不舒服,可老孙还是忍着心里的怒火接着爬楼。自己这份工作是万万不能丢的,自己老婆身体不好,一个月几百块前的药是药吃的,还要时不时的接济一下正在上研究生的儿子。想到儿子,老孙心里宽慰一些,儿子快毕业了,毕业找了工作,自己的压力就小了,到时候谁他妈爱伺候这帮孙子谁伺候,老子不管了。

这也不能怪高档住区的业主骂街,即使是普通人也难以忍受这种味道。说不出的恶心,好像是……老孙觉得味道很像自己在战场上闻到的。对越反击战中老孙是运输兵,战场上一路被炸死的人和家畜腐烂的臭味也不过如此。难道……恶臭的程度突然间增加了许多,手里的空气测试表发出了“滴滴——”的警报。老孙不愿去想这么变态的事情,他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用手在胖胖的脸上抹了抹汗珠,屏着呼吸走进了6层A单元。

刚一走进来,老孙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抽出业主表,发现这一单元的四套房子,只有一个住户,其他三个都是没有卖出去的高档住宅。臭味像是三伏天里腐败的咸鱼,让人的嗅觉处于一种炼狱般的折磨中。2461A户,臭味丝丝的从门后边冒出来,老孙仿佛看见了一大堆苍蝇围着腐肉叮咬。

老孙觉得自己的突然不热了,仿佛还有点冷。身上的汗突然间不见了,他感觉自己的皮肤前所未有的干燥。他突然觉得自己先前的想法没错。可是……他屏住呼吸,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期待着门能打开,从里边出来一个人,哪怕是一个火冒三丈破口骂街的人,他不喜欢这种安静。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老孙被吓了一跳。接了电话,助手小王的声音传出来:“孙头,找到了吗?我这儿电话都快打爆了,这群有钱的王八蛋说再不解决就报警了!”老孙皱着眉头说:“找到了,在24座6层A单元,叫几个兄弟上来,顺便把钥匙拿上来,我估计家里是没人。”对面的小王好像长出了一口气,说了句等着,就把电话挂了。

老孙走到1号住户的门前,这家人没有装防盗门,外边只有一个普通的木门,所以密封性并不好。味道还在源源不断的传出来,仿佛门后边就是一个化粪池。老孙用手一推,门竟开了。原来门并没有锁,只是虚掩了一下,用手按了按门铃,半天也没有人答应。老孙忍不住了,轻轻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小王在办公室挨个给正在找臭味来源的同事打了电话,然后在保险柜里拿了6楼单元的备用钥匙,准备出去。突然,电话铃声大作,小王刚拿起电话,就听见老孙惊恐的声音:“快!快报警!死人!”

安静的江都大道上,炙热的阳光把柏油路晒成了软软的面条。

清河像一条玻璃,也懒懒洋洋的躺在河堤里。

突然,警车的鸣笛声在城市的主干道上响起,一对警车在马路上呼啸而过。一向平静安详的江都市被这突如其来的警报打破了。

欣欣家园第24座高档住宅区。

警车的突然到来,引得住户们很奇怪,有几个从房间里跑出来的男男女女,衣冠不整的钻进了自己的高级轿车,逃跑似的要离开,被执勤民警拦住。当得知是出了人命案而不是扫黄的时候,才放下心来,又指手画脚的开始议论纷纷。

周易寒很反感这些人,他让执勤民警把这些背着老婆偷情和背着老公偷汉子的女人清除到警戒线外边,自己上了楼。边上楼边拿出电话打给老赵:“赵叔叔,你在哪儿……哦,正往这赶,好的,我先上去看看,一会儿见”。这个被周易寒叫做“赵叔叔”的人就是刑警队里的老法医,老赵和周易寒的父亲是老朋友。虽然周易寒身为刑警队长,但对老赵是很尊敬的。

楼道里果真很臭,自己的两个助手忍不住吐了出来。周易寒明白,味道还在人的忍受范围以内,不过一想到一个人死了都臭成这样,也一定不会好看到哪儿去,不吐才怪。心里压力远远大于感官压力。他示意两个助手可以出去,不必跟着自己。

两个刑警看自己的队长都能忍受,也强忍住臭味,继续和周易寒上楼。

六层A单元已经拉上了黄白相间的警戒线。周易寒想,这全是多余的,谁听说这有个死了几天的人,也不会往这来的,两个带着厚厚口罩的民警正在等着他。看见了刑警队来人,仿佛是见到了救星,但是他们都没有说话,隔着口罩,周易寒也能感觉到他们不敢大口呼吸。周易寒不是闻不到这种恶臭,只是他的定力很强,身体没有太大的反应。

“情况怎么样?”周易寒问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民警。

民警拿出记录本,隔着厚厚的口罩念,声音有些模糊:“死者是房子的主人,男性,52岁,生前是江都大学地质研究学院的教授,死亡时间大概是一周前,死因……”说到这儿,他突然停了下来,两个眼睛有点惊恐的看着周易寒,口罩凸起的部分动了动,没出声音。周易寒皱了皱眉头,他知道,民警虽然只管治安,但是对刑事案件并不陌生,什么样的死因让他这么恐惧?

身后突然被一只手拍了一下,周易寒从思考中惊醒,回头一看,是法医老赵。

他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人,这个人从头到脚都被白色的医生大褂包的严严实实的,脸上蒙了个大口罩。乍一看还以为是731部队复活。看到这个人,周易寒很奇怪,老赵解释说,这是自己的助手。

周易寒没有过多的询问,见老赵也来了,就走进了A单元1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