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家财破净
  • 全球偶像
  • 恋恋风尘宇
  • 4227字
  • 2022-01-18 16:52:53

京城第三中学,初三八班。

“裴俊来上来,把你的作文当着大家的面读一读。”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一脸厌恶的神色,寒着脸冷冷说道。

“哎……何苦又来招惹我。”

闻言,裴俊来在底下暗叹一声,对于这个横竖看自己不顺眼的班主任有些厌烦。

“徐姐,第一,我上课没睡觉;第二,我已经很久没有打架生非了;第三,我既没在你的包里放蛇,也没在你椅子上面涂胶水。你干嘛总是针对我?”裴俊来耸了耸肩,迷离的双眼略显颓废,却丝毫不避讳的与班主任直视。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他虽然成绩不好,在所有任课老师眼中都是年级有名的吊车尾,但却从来不会去影响课堂纪律,可即便如此,班主任却还是死抓着他不放,一找到机会便在同学面前羞辱他。

“怎么?有本事写没本事念?”班主任右手指着裴东来,臃肿的身材在旗袍的修身效果下赘肉凸显。

看着她狰狞丑陋的样子,裴俊来一阵摇头,哪还有为人师表的模样,尖酸刻薄的形象简直是在给人民教师抹黑。

“徐婶,纠正一下,不是不敢念,而是我怕我那般远大的抱负念出来会使其他同学好高骛远,反而残害了他们。”裴俊来心中虽有些火,脸上却腼腆的笑着,班主任也就只有二十二岁,他却平白的叫大一倍,偏偏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让对方发不起火。

“好啊,让大家都听听你这常年全年级第一的优异学生写的好作文。”

听到裴俊来的称呼,班主任故意刁难起来,明显是要裴俊来难堪。说到全年级第一故意漏掉倒数两个字,惹来学生哄堂大笑。

“不就是影响了你的奖金吗,至于这样和我一个学生过不去?”裴俊来有些气愤,也就不顾其他,直接把话挑明。

随手合上桌上《想你》的剧本,嘴角带着一丝桀骜,大步流星的走上讲台,也不与班主任废话,近乎野蛮的从对方手中抢过自己的作文本,看着她都是斜瞟着的,正眼都不给。

“嗯哼。”裴俊来淑清嗓子开始读道。

我的梦想

——致我操蛋的青春

我操蛋的青春,再不疯狂,我就要老了。

六年又三年,书本与学校终将难已镇压我暴躁的青春。遥望即将来到的高中,十六七岁应该是谈恋爱、建自己的乐队、去心动的地方旅游、做一切今后再也没胆量做的事情的年纪,但是我们却要将他浪费在繁重的高考压力之上。所以,我决定我要善待你,我的青春。

首先,我要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摇滚乐队,我要挥洒青春的热情,激扬青春的热血,我今年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我要带着我的乐队站上红馆的舞台,成为它最年轻的表演者。

接着,我要演一部自己导演的爱情虐剧,或许你们不知道虐剧的含义,那将是爱情电视剧新的一种模式。我想,即便我虐观众千百遍,观众依然会待我如初恋。

而且,我还想谈一场平淡恋爱,想要一个温婉长发如一朵淡雅百合般的女孩,带着她各处去旅行,在布拉格广场上接吻,在草原上散步,在海边求婚,在花海中缠绵,在世界上最大的圣彼得大教堂结婚,让教皇主持。

我的梦想,我要万众瞩目,要少男少女为我痴狂,我要在霓虹的灯光中歌唱。我要成为哥,我要是个传说。

我想,我的梦想就是你们的梦想吧!”

人畜无害的一笑,裴俊来很绅士的用最古老的礼节谢场,优雅而大方。

“啪啪啪啪啪……”

“好……”

教室中,一片叫好声硬生生的打断准备上前一步的班主任。

她那早已准备好批评这篇文章的总结,还未开口,就被全班叫好声、口哨声、鼓掌声给堵了回去。

这帮学生们虽然不清楚什么是虐剧,但是裴俊来所说的每一个梦想都是他们所想要的,完全说到了他们的心坎当中。

谁不想万众瞩目,谁不想在霓虹灯下歌唱,谁不想要谈一场浪漫的恋爱。

裴俊来的文章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澎湃的经典语句,但是平淡中却将年轻人的愿望表现的一览无遗。青春,注定是一个悸动的时代。

“老巫婆,看来你的计划落空了,我的作文还是很受同学喜欢的。”裴俊来接受着同学的鼓掌,微微后退一步头颅微扬咬着牙齿说道。

“你!你竟然叫我老巫婆,我一定要给你处分。”听到裴俊来这么称呼自己,班主任用手指着他,因为生气而一脸潮红。

那副丑恶的样子,在全班的学生面前暴露无遗。

“即便你的眼睛、鼻子和嘴巴都接受过手术整改,但我看来这一番整改还不够彻底,依然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是要即将返修的节奏吗?”裴俊来还是保持着一副灿烂的微笑,反正已经得罪,他也不怕得罪的彻底一点。

说完裴俊来步履轻松走回座位,拿起桌子上即将完稿的《想你》剧本,在同学们有些羡慕又有些担忧的眼神中,堂而皇之的径直向门口走去。

“我的青春,从逃课开始。再不疯狂,我就真的老了。”裴俊来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他走后,裴俊来的洒脱让这群同龄人羡慕万分。他说了大家都不敢说、不敢想的话,做了大家只敢想,不敢做的事情。

“裴俊来,你敢逃课,你死定了。”

反应过来的班主任,那尖声的吼叫声从窗户中传出,裴俊来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若是放在三个月前,裴俊来或许还会在乎良好的教育条件。不过现在,他却毫不在意。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三个月前雷电交加的那个夜晚,一枚硬币大小的红色光芒自天际而来瞬间没入他的眉心处。

自那以后,他的脑子当中却多了一个叫做百度智能生物芯片,知道了在一个有地球的平行空间中,竟然会有与自己这个世界格局历史完全近似的文明。

同样都是龙的传人,同样的上下五千年,在如此惊人相似的两个世界中,那些曾经在地球上的影视歌曲经典,惟独是自己这个世界所没有的。

至此,裴俊来如获至宝,一个世界文明作为自己的后盾,一部部脍炙人口的经典影视剧作,裴俊来可以想象,如果搬到自己的世界中发行,自己必将成为世界的偶像。

而且出生娱乐世家的他,父亲是国内著名的导演以及编剧,母亲是当红一线花瓶演员。家学渊源之下,三岁开始便开始接受了音乐以及表演方面的基础培训。虽然只是一些基础,但是却相比其他家庭,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何况还有一个可以随时搜索地球影视音乐资料的百度智能生物芯片。

抱着手中的剧本,裴俊来心中一阵的兴奋。来自另一个时空的韩剧《想你》,让裴俊来第一次体会到了虐剧的概念,相比现今浪漫爱情电视剧的传统。另一个来自地球时空的虐心电视剧,反常的给与男女主角各种痛彻心扉的灾难,剧情紧紧相扣让人欲罢不能,如果将这种剧种在自己的时空推广,将开启一个爱情剧的新格局。

而且,让裴俊来完全不担心的是,地球所在的那个时空的世界人文历史格局,与自己所在的时空惊人的相似,即便是照搬过来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还有三集,《想你》的剧本就完全完成,裴俊来心中思考着是该给自己的父亲裴俊来拍摄,还是应该寄到其他的大公司。毕竟自家的永元工作室只是老爸为自己量身打造的,相比其他大型公司的资源还是有些缺乏。

裴俊来一边考虑着,一边向自家走去。他家在京城二环内,是一个高档小区的独栋三层别墅,依山傍水虽然都是人工的,但环境却十分宜人。这样的别墅,没有亿万身家,都没看房的资格。

裴家五代单传,人丁稀薄。这么大的别墅加上司机和仆人也不过五人,即便是逢年过节都有些冷清。但是今天家里却是十分的热闹,别墅外的小道上警车、检察院的车、法院的车足足有十几辆停在外面。别墅内更是人影攒动,热闹非凡。

家里出事了?

看到眼前的景象,裴俊来心中一紧,急忙跑了进去。

宽广的院子当中,入眼的是满院子的火红玫瑰花,一朵朵一簇簇争相斗艳,齐花开放。

走进院子,裴俊来就看见老妈白婉莹穿着一套火红色的长裙,在人来人往的执法员中,竟然对着化妆盒在补妆。裴俊来无奈一笑,对于这个注意仪表近乎变态的老妈着实无语。

“白婉莹,家里这是什么情况?”裴俊来走到老妈的身边,忍不住抢走了她修眉的眉笔。在家里,为了彰显自己的年轻,白婉莹强制性要求裴俊来叫她名字,不准叫妈,仅仅只是因为听着显老。

“儿子,你放学了。”看到裴俊来,白婉莹抱着儿子在他脸上啄了一个红印,接着说道:“没事,你爸的公司又给人骗了,这不人民公仆来家里抄家抵债来了。

来,帮我看看,这身红群配上这双黑色的高跟鞋,是不是很性感。”

白婉莹说着,在裴俊来的面前转了个圈,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

“性感,性感。”裴俊来已经习惯了老妈的没心没肺,老爸公司破产,家都被抄了。虽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她还有心情注意自己的仪表,这心眼也确实够大的。

“老爸呢?”裴俊来深知老妈的性质,连忙扯开话题。

“在楼上呢。”白婉莹头也不抬,继续画着她的柳叶细眉。

“那我先去找他。”

人群中,裴俊来左闪右避,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在二楼的书房找到了还在埋头写剧本的老爸。

“老爸,什么情况。”裴俊来一屁股坐到到海南黄花梨打造的方桌上,看着眼前之人问道。

“被人骗了点钱,没什么大事。”裴永元头都不抬,十分淡然的回答。

看的裴俊来是捂头问苍天,要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他爸和她妈一个德行,都这会儿功夫了,还跟没事人一般,竟然能静下心来撰写剧本,完全不拿破产当一回事。

“去去去,一边呆着去,别打扰我写剧本。”裴永元扯了扯被儿子压着的稿子,十分不耐烦。

“得,您二老都不急,我急个屁啊。”

裴俊来跳下书桌,有样学样搬个椅子和他老子面对面坐着,继续将没写的《想你》给完善了。

裴家公司破产也不是一两次了,裴永元虽然在影视创作导演方面无人能出其右,但是却不是一个擅长理财的人,像这样大规模的抄家自他懂事起,都有三次经验。不过由于裴永元是著名的导演兼编剧,名声极大,随随便便一个电影就能赚的钵盈盆满,他自己都不担心,裴俊来更是完全不担心。

这一家三口子的态度,看到旁边的执法人员一阵诧异,他们抄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哪个被抄之家不是寻死寻活的拦着。哪里有像这家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新宽的,好像被抄的不是自己家一样。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两父子书写疾驰的时候,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大胖子带着一种警察来到了书房。

“裴永元,你涉嫌抄袭、导演电影剧本,非法营利三亿两千万元,涉案情节严重,涉案金额巨大,依法逮捕,这是逮捕令。”随同而来的一位中年警官拿出逮捕令,面色严肃的看着裴永元。

同时,示意身后的两名刑警一左一右将裴永元夹起准备带走。

“放屁,我爸会做这样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裴家措手不及,见父亲被抓之后,裴俊来冲上前就要将两人拉扯开,却被同行的另外一位刑警抱住。

“小俊,别冲动,去找林律师,照顾好你妈。”裴永元毕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冷静的吩咐道,随即在刑警的押解下离开。

“永元……永元……”

别墅门口,裴俊来抱着老妈,目送老爸被押解离开,眼中满是迷茫。

在华夏,著作法及其严格,像刚刚中年刑警所说,侵犯著作权并且涉案金额如此巨大,可以判十年以上或者无期徒刑。

此时,母子两人都不相信裴永元是这样的人,一个热爱电影电视事业的人,将荣誉看的比生命都重要,绝不会容许自己有这样的污点。

这一定是有人陷害他,母子两心中同时想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