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虐杀
  • 暗夜
  • 轩胖儿
  • 3741字
  • 2021-12-28 19:10:19

第一章 虐杀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受改革之风的影响,NY市的经济飞速发展,已然成为数一数二的大都市。正隆大厦是NY市最高的建筑,像一颗璀璨的明珠一样点缀在众多的钢铁巨兽之间。大厦商住两用,二十层以下是商务楼,二十层以上公寓式住宅,几乎聚集了NY市一半以上的精英。

一大早,就见几辆警车停在大厦门口,刺眼的警灯不停地闪耀着,很多看热闹人聚集在警车旁,指着大厦议论着。

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强烈的好奇心令人们不愿离开,都盼着第一时间得到内幕消息,以便于作为饭后闲余之时吹牛聊天的资本。

一辆黑色JEEP大切诺基风驰电掣地驶来,一个漂亮的急刹车停在警车旁,一人从车上下来,他穿着便装,小平头,戴着墨镜,表情严肃,他看了看站在大厦门口执勤的民警,从口袋里掏出证件夹在胸前,看了看手腕上戴的电子表:5月14日06:30。

“半小时时间,还不算慢,这城市的堵车的确该整治一下了!”他嘀咕了一句,向大厦走去。

围观的群众中已有人认出他,小声议论着。

群众甲:是咱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五中队的中队长,叫……

群众乙:叫刘天昊,经常上电视!

群众丙:哎,这就是三小时破了金正街灭门惨案的那个刘天昊,年轻啊,我还以为他是挺大岁数的老头儿呢。

群众丁:号称现代版小柯南,走哪死哪,可邪乎呢!

群众戊:你别乱说,人家刚从警校毕业就立了大功,前途不可限量。

群众甲:模样也不错,个子又高,我看不如把你闺女介绍给他。

……

执勤民警向刘天昊敬礼:“刘队好!”

刘天昊向执勤民警挥了挥手,甩开大步向大堂走去。队友虞乘风从大堂迎了出来,向刘天昊挥手打招呼。

刘天昊问道:“乘风,什么情况?”

“昊子,你怎么才来?”虞乘风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显然是遇到了疑难案件。

刘天昊抿了抿嘴:“一点小事儿耽搁了。”

7“不是又去探监了吧?”虞乘风小声问道。

刘天昊瞪着虞乘风:“嘿,你学谁不好非学韩队,多管闲事吧你,说说情况!”

虞乘风不再揪着不放,憨憨一笑,说道:“两个小时前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有居民反映1506室有很浓烈的臭味,民警联系户主,但始终联系不上,按程序请示后,找锁匠打开门,在卧室里发现一具女尸,已经高度腐烂,而且……”说到这里他向四周看了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天昊嘬了嘬嘴:“你眼瞅着赶上单田芳老师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去电台当主播得了。”

虞乘风连连摆手,放低声音:“女尸全裸,呈大字型吊着,初步勘验,身上有多处外伤和电击伤……”

刘天昊咳嗽两声,看了看四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除了一名保安外再无他人。保安竖起耳朵听着,见虞乘风没了声音,这才假装摆弄桌子上的登记本。

刘天昊说道:“行了,那个……咱们上去再说吧。”

刘天昊知道,这种案子一定是各种新闻媒体的关注对象,如果案情泄露出去,肯定会破案不利。

两人进了电梯,电梯是三菱制造,面积很大、运行安静、速度快,装修风格偏重于豪华,金属衬板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堪比五星级酒店的电梯。刘天昊用手指敲了敲电梯铭牌。

“住在这栋大厦的都是什么人?用这么好的电梯。”刘天昊问道。

虞乘风答道:“二十层以下是文化创意类的公司,二十层以上是商务公寓,大多住的是高级白领!出事的是房主本人,模特林娜娜,签约在星娱文化旗下。”

“是那个嫩模!”刘天昊小声嘀咕着。

虞乘风憨憨一笑:“您认识死者?”

刘天昊瞪大眼睛看着虞乘风:“林娜娜呀,你真不知道?非常有名气的模特,经常上八卦新闻,大长腿、特性感、特敢脱的那个,哎我可和你说……”

虞乘风默不作声,盯着电梯里的广告发呆。

“据说她和本市很多富商暗中都有来往,开放得很,像我这种侦探界的名人也是她交往的对象,说是模特,实际上就是……”

虞乘风很严肃地盯着刘天昊:“哎,昊子,韩队可让我提醒你,别总看那些八卦新闻!”

刘天昊“切”了一声:“好,那八卦新闻的部分由你来负责。”

虞乘风眼神带着诚恳:“没问题。”

刘天昊避开虞乘风的目光:“师父他就是老人家一个,这都什么年代了,想当好一名刑警,必须得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消息灵通了破案才容易,什么是八卦?这年头儿,说不定这一刻还是八卦,下一刻就变成了令人震惊的真相,谁能说得准呢!”

虞乘风凑近刘天昊:“你小点声,韩队来现场了,让他听见,准保你没好果子吃。”

刘天昊皱了皱眉头,表情带着疑惑:“师父亲自来出现场?不能吧,典型的信任危机呀!”

……

随着叮地一声,电梯停在十五楼,电梯门刚一打开,一股浓浓的尸臭味就迎面扑来,虽说两人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还是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他们心里却清楚,这种味道代表着一个人的死亡,也意味着有一名罪犯等着他们去惩戒。

肩上的责任重于山!

1506室门口围着警戒带,一名执勤民警带着口罩笔直地站着,见刘天昊两人走来,便立正敬礼。

还没等刘天昊问话,就见韩忠义从1506室旁边的防火通道走出来,看了看手表,冰冷着脸盯着刘天昊:“动作太慢了,从接到报案开始到现在,时间过去了半小时,你很可能错过了破案的最佳时间。”

刘天昊赔笑道:“师傅,我这一路连闯了两个红灯,要不还到不了呢,交警那边您看……”

“知法犯法,违章的事自己去交警队接受处理,先出现场!”韩忠义说完便向案发现场走去。

“哎,师傅!”刘天昊伸手拦住韩忠义。

韩忠义冷冷地看着刘天昊。

刘天昊把口罩、手套和鞋套递给韩忠义,一本正经地说道:“请自觉带上手套、鞋套再进现场。”

韩忠义推开刘天昊的手:“少来这套,赶紧干活儿。”

说归说,韩忠义还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套和鞋套穿戴好,随后才进入房间。虞乘风耸了耸肩,从刘天昊手上拿过口罩等物,戴好后才向里面走去。

刘天昊进门前看了看走廊尽头的监控,拍了一下虞乘风的肩膀,指着监控头。还没等他说话,就听韩忠义的声音传来:“不用看了,十五层走廊的监控坏了,物业公司一直没修,案发当日没有任何影像资料可查。”

刘天昊耸了耸肩,跟着进入房间中。

1506室的面积很大,200平米的四室两厅,装修风格偏暖,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儿闺房,客厅布置简单,却应有尽有,家具和所用的物品都是价值不菲,能看得出来主人在金钱方面比较充裕。进入主卧室后,一股更加浓烈的尸臭味扑面而来。虞乘风虽说带了两层口罩,还是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刘天昊收起轻浮的表情,眉头皱了起来。

卧室很大,布置也不同于一般人家。房间的窗户都挂着百叶窗,光线很暗,房间中央是一张巨大的床,床头挂着一张死者艺术照,照片开放而大胆,让人一看就联想到那方面,床对面的墙上是一面巨大的镜子,从镜子上可以看到床上的一切,不禁让人浮想翩翩。

床头有一个小型的控制台,按钮旁标注着日本字。

刘天昊在案发现场转了一圈,向社区民警了解了情况,这才来到床的控制台前站定:“师父,这情趣床可不便宜,国内仿制的还报价五万多呢!”

“什么你都知道!我说你出现场时正经点儿不行吗,别整那些没用的!”韩忠义严厉的声音传来。

刘天昊吐了吐舌头,目光转向床对面的墙上,凑近韩忠义悄悄问道:“师父,您怎么亲自来出现场了?是您不放心我,还是抢功?”

“我需要抢你的功吗?先勘察现场,其他的事一会儿再说。”韩忠义一剑封喉,打断刘天昊继续说下去的可能。

靠门口的墙上挂着一个铁质的米字架,女尸就挂在上面,雪白的墙壁上有一些皮鞭印儿。架子旁放着很多器具,有皮鞭、狼牙棒、微型电击器、绳子、注射器、蜡烛、铁钩子等等,米字架正前方放着一个画板支架和一张木凳,颜料盘和画笔放在支架旁。

几名警察正在拍照取证,闪光灯发出惨白的光,照在女尸身上,形成了一幅诡异的画面。

女尸四肢被紧紧地绑在米字架上,呈现一个“大”字,头垂在一边,长头发胡乱地垂着,双眼紧闭,眼睑和嘴唇呈现紫黑色,对比之下,丰满的胸部和部分雪白部分泛着青黑色的大长腿非常显眼。身上有多处外翻的伤口,伤口已完全腐烂,一些不知名的蛆虫在伤口爬来钻去,胸前和大腿根部有焦黑痕迹,颈部两侧有一道模糊的指压痕,尸水顺着身体流到地面上,混合着死者留下的便溺,黏糊糊一大片。

一个人活着的时候,灵魂可以是调皮的,可以是严肃的,可以是憨厚的,肉体千姿百态,漂亮的、丑的、胖的、瘦的,可一旦死亡,只剩下一具丑陋而冰冷的尸体再无区别。

刘天昊瞥了一眼虞乘风,虞乘风立刻会意摇了摇头,意思是法医还没到位。刘天昊走到尸体前,开始替代法医做初步的验尸工作。

作为一名刑警,能够根据尸体的状况判定信息是基本功,刘天昊出师自韩忠义,而韩忠义又是出了名的神探,验尸的本领绝不比专业的法医逊色。

不得不说,每个成名神探的身边必定有几个人的支持,虞乘风算是其中之一。当刘天昊验尸完成后,虞乘风立刻把记录本递给他,上面记录着与死者相关联的信息。

刘天昊几乎用飞一般的速度看完整个记录,随后向韩忠义点了点头。

韩忠义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刘天昊说道:“说说吧。”

刘天昊立刻收起轻浮的表情,像是换了一个人,眼神深邃起来,表情变得毫无波动:“死者林娜娜,签约在星娱文化旗下,兼职给画家当人体模特,社会关系比较复杂,据了解,生前与多名男性都有过交往,交往的男性大多数都是经济基础较好、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中年男性。经现场勘查,初步判定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大约三天前,可以断定是他杀。死者生前受过虐待,身上多处鞭伤,胸部和下身部分曾被高压电击伤,手臂和大腿还有针刺的痕迹,不排除吸毒的可能,至于生前是否被性侵,还得等法医做深度解剖后才能定论。”

韩忠义嘴角一撇:“说点我不知道的。”

刘天昊嘴角微微扬起,顿了顿才说道:“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