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不怕乱花钱,就怕乱投资(求票)

这条评论,也激起了很多人对歌词的夸赞。

“然宝的歌词水平,还以一如既往的给力啊……”

“是啊,刚才都没太注意,现在感觉美极了。”

“东瓶西镜放,这是我们徽省的习俗,意为终生平(瓶)静(镜)的意思,然然你是我们徽省人吗?这么了解我们这里的习俗……”

看到这则回复后,李浩然摸了摸下巴,对着屏幕低喃了一句:

“我不是你们徽省人,不过这首歌的原作者,是你们徽省人……

“他还为你们徽省的省府写了一首《庐州月》,以后有合适的机会,给你们搬运出来也无妨……那首歌也是挺不错的。”

这首歌,因为出得正是时候,也很容易吸引新粉。

歌曲一上推荐就热闹了起来,有很多新人留下了评论。

“这段时间,酷音总算推了一首能听的歌了。”

“这首歌,为什么不直接叫清明,或者清明雨,要加个上字呢?”

“不知道创作者的想法,不过我猜测有两种意思:第一种,雨的上方,代指天堂。第二种,去墓前祭奠古人,按习俗需要上香,这个上字,也能指上香的意思……也有可能,直接一语双关。”

有些东西,不需要创作着去解释,听众会自行脑补。

脑补多了,连原作者都惊讶:还能这样吗?

记得有个原作者,去做他自己创作的歌曲的考试题目,答案居然不及格……

叶汀兰回到自己家,闲下来的时候,也和李浩然聊了会天。

她似乎很高兴,一开口就夹着了些方言:“老板,过几天回来的时候,需要我带点什么特产吗?阿拉甬州,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呢。”

“随你了,反正我不怎么挑食。”李浩然笑道。

想到李浩然新歌中的两句歌词,叶汀兰忍不住向他确认了一句:

“老板,感觉你这新歌中的‘七年前封笔’这一句,应该不是夸张的说法……

“看你现在出歌又快又好的样子,之前应该构思了很多歌曲。”

“真的要被榨干了。”

“那就是还有存货喽?”

“真的要没了。”

“我信你个鬼……”

“……”

李浩然没忘记计划的要去扫墓的事情,和叶汀兰聊了会后,看时间差不多也就睡了。

第二天,按照计划,买好祭拜的东西,李浩然直接前往了墓地。

正值清明,墓园里的人还是挺多的。

不过大家都比较安静,该上香的上香,该烧纸的烧纸,各做各的,没人发出太大动静。

沿着记忆,李浩然来到了这个世界的父母目前。

和别人一样祭拜一番后,他也没有逗留,打算离去了。

刚转身走了几步,李浩然目光忽地一凝。

不远处的一对中年男女,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一对夫妻,男的叫吴国栋,女的叫吕梅。

爷爷的父亲,和吴国栋的母亲是表兄妹关系。

父辈还算不远不近,到李浩然这一代,已经算有点远了。

在李浩然看他们的时候,吕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扭头,往李浩然这边看了一眼。

李浩然和吴国栋两年多前还见过一面。

至于对方的妻子,差不多十来年没见过了。

没有意外,对方没能第一时间认出自己。

他本来还犹豫要不要过去打过招呼的。

既然被看到了,那就不用犹豫了,直接走了过去。

打个招呼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虽说现在吕梅没认出自己,但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见……今天直接走掉,难免会给他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吕姨,吴叔,你们好。”走到两人旁边,他率先说了一句。

期间吕梅一直在盯着他看,眼中多了一丝恍然和疑惑。

随着李浩然越来越近,她的表情被回忆和恍然占领,欲言又止,伸手戳了戳吴国栋。

一直盯着墓碑,似在追忆什么的吴国栋,被两人的动静吸引了过来。

看到李浩然后,他第一时间露出了笑容:“小然,你也来了。”

听到吴国栋的话,吕梅立即反应了过来:“原来是他啊,都长这么大了,一时间没认出来……”

“好久没见,吕姨一时间认不出来也很正常。”李浩然笑了笑。

吕梅看着李浩然过来的路,随口问了一句:“小然,你是来看你爸妈的吗?”

“嗯。”李浩然会。

吴国栋看着他,略带欣慰地说了一句:“挺好的。”

三人寒暄了几句,李浩然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吴国栋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他问道:

“时间过得真快啊……说起来,小然你也毕业了一年多了吧?”

“是呀,前年毕业的。”李浩然回。

吴国栋再问:“那这一年多,你主要在做什么呢?”

“额,开了家公司。”李浩然如实回了。

吴国栋立即语重心长地轻叹了一声:“开公司啊,你还是太年轻了……

“常言道,不怕富二代乱花钱,就怕富二代乱投资。

“吴叔感觉,你还是先入某个行业待个几年,熟悉了再单干比较好。”

“吴叔说的是,不过开都开了,只能将就做下去了。

“发现真不适合的时候,再退吧。”李浩然笑回。

吴国栋一家主要是经商的,家境也很不错,小时候对李浩然也还可以,这番话估计也没什么恶意。

“好吧。如果以后有困难了,可以联系我,能帮的话我也会尽量帮的,毕竟和你爸也是多年的交情,又都是亲人。”说到这里,吴国栋话中多了一丝好奇:

“话说,你的公司主要做什么的呢?”

李浩然想了想,回道:“娱乐行业的。”

“娱乐方面能做的挺多的,具体那一行呢?”

“主要搞音乐和游戏了。”李浩然道。

“这两行业那还好,容易抽身……”吴国栋突然神色一动,“你说的做音乐,具体是指哪种呢?”

估计是怕李浩然误会自己,吴国栋不等他说什么又解释了一句:“你别怪吴叔问得太细啊。我这里刚好有些事情……说不定能和你扯上点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