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还原《东风破》

蓝星的流行音乐领域不比地球差,想要让人注意,那歌曲的风格就要有一定的特色。

李浩然以前听过的中国风和古风歌曲听得挺多的,他打算以这两类型方面歌曲中的,其中大众接受度比较高的中国风歌曲来开头。

而这首《东风破》,是周董以他母亲命名的那张专辑中的三大神曲之一——另外两首是黑暗三部曲其一的《以父之名》,和青春校园主题歌曲的《晴天》。

东风破,算是周董标准中国风作品的开山大红之作,用来当第一首歌寓意挺好的。

还有一点也是李浩然选择这首歌的关键——演唱难度不算特别高。

在周董自己唱和写给别人的三百多首歌中,演唱难度偏低的一类……

叶汀兰一开始神色有些随意。

看着李浩然写下来的歌词,她眼眸中渐渐有了光芒。

先不说旋律,这二世祖老板写下来的歌词挺优秀的嘛。

形容词没有名次动词具体,一般传递精准信息的时候,用起来很慎重……这词一开始的“一盏离愁”把形容词名词化,还有“烛火不忍苛责”这一句和以后类似的死物拟人化,和后面的“一壶漂泊浪迹天下难入喉”等都写得和巧妙。

运用到的字词都很寻常易懂,也没有特意去堆砌词藻,故作高深。

越看,叶汀兰越觉得这词真的写得好。

国语是一种挺有诗意的文字,歌词在歌曲中的地位,相对很多外国音乐会更高一些。

古代很多优美的词,就是根据相应的唱法填词填出来的,比如雨霖铃,临江仙,水调歌头等。

看到这词,她开始有些期待李浩然等会儿唱出来的旋律了。

……

歌词写完之后,李浩然到录音的位置坐了下来。

另一边,叶汀兰也把记录旋律该准备的准备好了。

这首歌李浩然很熟悉。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穿越的原因,对很多熟悉的歌曲,他对歌曲的记忆,比之前任何一个时间都还要清晰。

李浩然一边回忆着,一边唱了出来。

每唱一句,感觉和原版的旋律差不多了,就让叶汀兰进行记录。

听着李浩然的演唱,叶汀兰眸子里的光芒也越来越亮。

这首歌的旋律,实在是太优美了。

很难想象,会出自于一个音乐小白之手。

作为一个学作曲专业,天赋算不上太好,很难用这个专业找份好工作的叶汀兰,心头五味陈杂。

歌曲的制作流程都懂,能大火的歌曲的旋律规律和运用法门也知道——只是让自己不抄袭的去创作,就是写不出看着简单但能大火的歌曲。

这中间缺的,或许就是艺术方面的细胞吧……

两个小时后,这首歌的主要旋律记录了下来。

叶汀兰把记录下来的简谱给了李浩然,让他检查。

李浩然对她摊了摊手,做起了甩手掌柜:“兰兰,我现在还不能够完全看得懂谱啊。

“要不然你根据这个旋律,唱来给我听听吧?”

叶汀兰有些无奈地白了李浩然一眼,实在难以相信这么优美的旋律会出自于这个音乐小白之手。

简直让人怀疑人生……

她没说什么,拿着曲谱走到了录制歌曲的座椅上,按照曲谱唱了出来。

期间,李浩然有感觉到不对的地方,就叫停了她,进行交流并修改。

李浩然也感觉到了,自己和叶汀兰之间的差距。

叶汀兰一口气能唱很久,中途的换气很巧妙隐蔽,气息也很稳,不愧是能在翻唱大赛中获奖的人。

他每个方面都差的很多。

不过李浩然也不是很失落。

他也没打算做一个专业的歌唱选手,随便练练差不多就得了。

很多行业,达到六十分很容易。

以后,每提升十分的精力和时间消耗越来越大。

他暂时只想把音乐制作的重要流程每个方面弄到六十分。

以后的发展,日后再说。

一句一句的记录歌曲,和一次性把歌曲唱出来是两码事。

唱歌过程中,对于这首歌,叶汀兰是越来和惊讶和喜欢了。

这词和曲实在太搭了。

词没太多卖弄,曲也没炫耀太多的技巧。

像是一个繁华看尽的旅客,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听着自己以前熟悉的歌曲东风破,把曾经的经历和回忆娓娓道来的感觉。

表面没太多撕心裂肺,过渡伤心的语气和情感,情绪波动不大。

细听之下,里面包含的情绪很深厚,抒发比较和缓而已。

这样的歌曲,初听时可能没那些撕心裂肺的更吸引人耳目,但耐听程度会相对高一些……

两人又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把这首歌的大致旋律定了下来。

最后叶汀兰唱了一个非常标准的版本,让接下来的这两天,李浩然可以有模板学习。

唱完之后,叶汀兰对于之前加班和工作事情比较琐碎的怨念,都完全消散了。

心中只剩下了这首歌。

歌词和旋律极为搭配和谐。

接下来,就看编曲的搭配了。

如果编曲能够给力一点,那这首歌非常有大火的可能性!

想到这里,她的内心隐隐有些激动。

作为一个音乐专业的人,谁不想参与制作和创作出一首大火的流行歌呢?

那不仅是实际上名利的获得,还有一种荣耀感和自豪感。

看时间也晚了,原本计划的也达成,李浩然打算送对方回去了。

想着之前对方对自己极度没信心的表情,李浩然开玩笑道:“兰兰,听了这首歌,你对咱们公司蒸蒸日上的信心,有没有多那么一点呢?”

叶汀兰内心很看好这首歌。

不过看到李浩然的得意表情,她反而不想去夸了,嘟了嘟嘴,叹了口气故作委屈道:“老板,你这里的工资真不容易拿呀。

“不止要帮你采购器材,当清洁工,教你唱歌学曲弹钢琴,还要帮你唱歌,编写歌曲……

“感觉我真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真不容易啊。”

“这不是现在缺人,还有你很有能力的体现嘛……”李浩然笑回了一句,随即收起笑容正色道:“这段时间确实有点忙……过几天就好了。

“兰兰,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不要藏在心里,那样对你的健康也不好。

“假若实在没办法,因为人各有志而分开,我会祝福你前程似锦。

“如果只是单纯不满意工作,哪里不满意都可以跟我商量的,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感觉离不开你了。”

说到最后,李浩然半真诚半调侃。

一开始,他就看出来了,叶汀兰想留下来的欲望不是很强。

不过对方的工作态度还有业务能力都很好,他自然是能留住就尽量留住的。

毕竟他的这些要求,想招合适的人实在是很难……

看着李浩然诚恳的表情,叶汀兰心中一暖。

她只是找个理由随意转移话题,没想到李浩然当真了,还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找工作,工资自然是非常重要的。

但却不是唯一的标准。

有个挺适合挺喜欢的工作环境,也相当重要。

至少叶汀兰很看重这一点。

而这里,不管是环境还是人,都挺好的。

如果还能有前途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

叶汀兰看着他笑了一下:“老板我就开个玩笑,不想看你得意的表情而已啦。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不是那个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