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霍格沃茨上课日常②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998字
  • 2021-01-15 22:01:58

“我的荣幸!和这些可爱的植物相处,心情都会变得好起来!”胃也暖暖的,很贴心。

斯普劳特教授满意地点头,从伸缩坩埚里拿出一个打喷嚏的,看起来不太卫生的喷水壶,开始护理她的植物。

陆陆续续有学生出现在温室,安娜拿出龙皮防护手套给自己戴上,虽然这节课百分之百不会用上这手套,但安娜觉得戴上很酷。

贝琳达摇着头,捏着鼻子,“真丑,”也不知道到底是在说'真丑'还是'真臭'。

她漂亮的浅蓝色的瞳孔里满满都是绝望,“你回来最好把自己洗干净些!我可不想每天都闻这…嗯…新陈代谢物的味道入睡!”

“目光放长远点儿,”安娜看了眼忙碌的斯普劳特教授,朝着贝琳达的方向压低声音,“如果顺利,你就能在寝室感受到来自遥远东方的魅力…说起来寝室应该不禁止玩火吧?”

“说实话我不是太想感受这魅力…”贝琳达翻了个白眼。

“我们亲爱的,敬爱的,美丽的,热血的——能在对角巷和熊搏斗——对付龙也不在话下的——”贝琳达的话被一串赞颂歌谣打断。

双胞胎出现,一左一右架住安娜的脖子,“伟大的安娜!”

“我看看我看看,”弗雷德拍了拍安娜的肱二头肌,皱起眉头,非常认真的样子,像是大爷大妈在超市用某种诡异的方式测试牛肉品质到底如何。

“瘦了。”

乔治不知道弗雷德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判断,安娜来学校才不过一天,实在是有些夸张了,“确实,”不管怎样,先附和兄弟再说。

贝琳达打量着双胞胎,红色花纹袍子——红色花纹意味着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意味着来者不善!贝琳达脑袋里的警钟敲响,这节课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

“是不是被欺负了?”弗雷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警惕地看了眼贝琳达,掏出一堆粪蛋递给安娜,“我们上午认识了皮皮鬼,交流了不少了恶作剧的方法,它说可以把粪蛋点燃,扔厕所里…”

“要是你这么做——我就把寝室窗户打开!”贝琳达惊慌地拉住安娜,脑袋里已经开始想像自己头发上挂着不可名状物体的样子,“呕…”

“把窗户打开?”乔治觉得有些好笑,“斯莱特林被恶作剧只会把窗户打开?不会吧?粪蛋那味儿可能开一百扇窗户都散不掉!”

“我们宿舍在湖底,”安娜乱入。

“当我没说,”乔治将嘴上虚无的拉链拉上。

“哼,”贝琳达撅嘴,抄起手来。

“安心,我没被欺负,”安娜看了眼'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贝琳达,忽然觉得有些愧疚,似乎自己才是嘴贱欺负人的那个。

贝琳达这姑娘战斗力几乎为零,洁癖又龟毛,还有些傲娇,“她是贝琳达.沙菲克,我的室友,大美女,大好人,”谢谢室友不杀之恩。

贝琳达诧异地看了一眼安娜,怎么回事?说什么老实话呢?

“这是弗雷德.韦斯莱,那是乔治.韦斯莱,他们都是我的老朋友,”安娜给贝琳达介绍,“反正你也分不清楚,知道有这两人就行。”

“很明显的,我更帅一点。”

“相信有眼睛的人都会自己判断。”

双胞胎推挤起来。

“韦斯莱?”纯血叛徒?红头发!是他们没错了!虽然是格兰芬多…不过他们的爸爸亚瑟.韦斯莱在魔法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工作,好歹还是个主任(贝琳达不知道的是,这个主任只有一个老掉牙的老头儿当下属,办公室差不多公寓厕所大小)…

贝琳达脑袋高速运转,“很高兴认识你们,”思考完毕,她评估出结交双胞胎的利弊得损——'虽然是格兰芬多,结交他们有一定概率被某些斯莱特林人排挤,但也许能从他们那里听到有用的信息'。

利大于弊,贝琳达暗自点头。

“那这些送给你,我们的第二个斯莱特林朋友,”乔治大大咧咧将粪蛋塞到贝琳达手里。

贝琳达瞬间觉得弊比利大上一百倍,没有'哼'上一声然后走开绝对是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孩子们,孩子们快过来!”斯普劳特教授将打喷嚏的水壶放在架子上,招呼大家聚拢到温室中间的木桌边。

但她很快又将架子上的喷水壶拿了下来,因为它打了两个极大的喷嚏浇湿了几个小巫师的头发。

“哎呦!谁给它的胆子!我的头发!”贝琳达就是其中之一。

“真是不好意思!它已经有些年头了,最近工作总是失误,”斯普劳特教授愧疚地给小巫师们使用'清理一新'。

“看来喷水壶先生最近有些感冒,”弗雷德好奇地围观可怜的喷水壶,它又打了几个喷嚏。

“也可能是花粉过敏,”乔治接话。

“呵呵呵呵很有想象力,”斯普劳特教授将几个小巫师打整干净,回到木桌最前方,“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过也没什么,草药课从来不需要着急——它不像魔药课那么让人心惊胆颤,也不像黑魔法防御课那样需要你们保持警惕…”

“在草药课上,我们寻求内心的平静,寻找一个与自然和谐共处机会——我是你们的教授,波莫娜·斯普劳特。”

“这一学年,我们的学习内容以认识植物发现植物为主,疗伤的植物,束缚危险生物的植物,还有…”

果腹的植物,安娜在脑袋里补充。

“绝对不能吃进肚子里的植物。”

“以及,我们还会走出温室,到禁林边上去近距离接触自然,发现有趣的神奇植物,”斯普劳特教授微笑,“对于表现优秀的小巫师,我会赠送我自己栽种的'可食用泡泡豆荚',那是一种掉在地上就可以开花的植物,非常漂亮。”

“如果不把它掉在地上,直接煮熟食用,它会在你的舌尖绽放,字面意义上的绽放,而且味道特别鲜美。”

那一刻斯普特劳教授身上萦绕着一种平和的气息,仿佛有光芒从她身后射出,安娜给她打上好教授的标签。

“舌头上长花?”一个小狮子看上去很激动,“有趣!”

“呵,格兰芬多就算是舌头上长出一棵树都会觉得有趣,”一个小蛇吐槽,一群小蛇附和地笑了起来,和其他学院不对付是蛇院的优良传统。

安娜突然发现斯莱特林人的一个特性,他们把自己人和别人分得很清楚,同时也挺擅长互帮互助的,各个方面的互帮互助…

要是把这精神劲儿用在正道上那就是'兄弟义气',如果去干坏事儿那就是'蛇鼠一窝'。

“如果舌头上能长出棵打人柳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弗雷德插话。

“长棵苹果树也不错,”乔治看了眼弗雷德,“我上魔法史的时候就不会再饿昏了。”

“你是饿昏的吗?”弗雷德皱眉,“我还以为你是午饭吃得太多了想打个盹…”

他凑到安娜身边,“魔法史的宾斯教授是个幽灵!梅林的胡子,他完全不是在教魔法史——我觉得是在述说自己的鬼生经历!”

“而且他周围非常凉快,”乔治摸了摸手臂,“就是那种…嗯…让人毛孔舒畅的凉快感觉。”

安娜觉得乔治是想说毛骨悚然。

“不过也有好处,夏天上魔法史肯定能睡个好觉了,”弗雷德总结到。

“?”似乎有什么不对,似乎又没什么毛病。

“静一静,都静一静,小巫师们,你们太浮躁了,”斯普劳特教授将手下压,示意学生们都安静下来,她有些无奈,“希望草药学能让你们平静下来,别整天咋咋呼呼像个矮猪怪一样…”

“什么是矮猪怪?斯普劳特教授!”一个小狮子举起手来。

“虽然我不是神奇动物保护课的教授,但这我还是能介绍一二,”斯普劳特教授提醒,“这种动物长得像发育不良的小猪,最喜欢混进农场的猪圈,或是偷偷到菜地里乱窜,关键是它们会无止境地越长越大!”

斯普劳特教授拿手比划,“比这温室还大,它的大肚皮到菜地里一甩,就能轻易将你一年辛苦劳动的成果全都破坏——”

“它们是火龙最喜欢的食物之一,至于这我是怎么知道的…神奇动物保护课的凯格尔伯恩教授…”

“就是那个只剩一条胳膊半条腿的老顽固!他缺胳膊短腿就是因为火龙,我真是不懂他对火龙怎么还有这么大兴趣——他竟然伙同海格,偷偷圈养了几只矮猪怪在禁林里!”

“去年冬天偷跑出来一只,毁了我的大半菜地,”斯普劳特教授无奈耸肩,“那段时间可怜的小巫师们摄入蔬菜的量明显减少,校医院的庞弗雷夫人不得不找斯内普教授配置大量'治疗疖子的药水'。”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她停顿了一下,“这药水对治疗痔疮也有奇效。”

所以说一定要荤素搭配,安娜点头,光吃肉可不行,就算在魔法世界一样也要长痔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