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霍格沃茨上课日常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504字
  • 2021-01-14 23:18:21

“!”安娜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看来哈利除了'救世主'的响亮名号,还得多加一个'魁地奇之王'。

“真的吗?”贝琳达表示怀疑,“你亲眼看见过吗?那个金飞贼?”

“我见过!我还摸过呢!就放在格兰芬多的魁地奇候场室的玻璃展台,大家都想摸它,”塞德里克着急,他怕这两个姑娘不相信自己,“你们也可以去看看!”

“只不过我摸的时候它没有打开…看来我当不成魁地奇之王了——”塞德里克补充,“也许可以勉强凑合着当个魁地奇王子…”

等等!这样不就成了魁地奇之王的儿子了吗?很吃亏啊少年!安娜暗自吐槽。

“我才不要去格兰芬多的候场室呢!”贝琳达待在斯莱特林短短一天的时间,已经具有了斯莱特林人特有的——与格兰芬多人不共戴天的属性。

“如果有机会的话,”安娜倒是想用相机拍个照片给哈利发去,让他看看自己创造的传说。

“上课啦小巫师们!现在的孩子们真是越长越高,”穿着合身的长袍,尖耳朵的弗利维教授跳到一堆书上,现在他比任何人都要高了,“我是菲留斯·弗立维,你们的魔咒课教授。”

“我不是个妖精,但有妖精血统,对,我早就已经预料到会有小巫师有这样的疑惑…”

“您是先知吗?”一个小獾举起手来。

“请问您的袍子是在哪儿定制的?”贝琳达觉得弗利维教授的袍子真是有种恰到好处的味道。

“您会参加妖精兄弟会的聚会吗?”这是安娜问的。

“不不不,我不是先知,袍子是在超凡成衣店做的,”弗利维教授挠挠脑袋,“至于妖精兄弟会的聚会…”他看了眼安娜,“我会参加——好了,没有问题了吧?咱们抓紧时间。”

“这学期我们要学习的内容都在这本《标准咒语初级》上了,期末的时候,会随机选取其中的一些魔咒作为考试内容…”

“魔咒学这个东西讲求天赋技巧,还有一点点的运气,有的小巫师从天文塔楼跳下去都学不会漂浮咒——当然她被当年的麦格教授救下了,感谢梅林!”

弗利维教授露出庆幸的表情,“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好运,所以我不希望你们去做这样的尝试…”

“那个学不会漂浮咒的小巫师现在怎么样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獾有些担心,“她还好吧?”

“呵呵呵呵当然,”弗利维教授微笑,“魔咒学得差又不代表一切,那个小巫师后来成了草药大师——奥古斯塔.隆巴顿女士,你们可以在六年级的草药学教材《食肉树大全》上找到她的名字。”

“她和麦格教授是好朋友,应该是吧…嗯…她俩关系很微妙,”弗利维教授也吃瓜,也是,总得在无趣的校园生活里找点儿乐子,“咳扯远了。”

“总之,对魔咒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加入'魔杖转转转'俱乐部,对自己非常有信心的小巫师,可以向我申请加入提高班——不过需要通过测试。”

弗利维教授停顿了一下,“那么对于其他那些对魔咒学兴致缺缺,只想图个方便事儿的小巫师呢,请认真听课,讲到'必须要掌握的魔咒'时——”弗利维教授眨眨眼睛,“我会大声咳嗽。”

好家伙!弗利维教授真是个好教授!竟然划重点!期末想挂科都难!安娜一阵激动。

“至于那些错过我咳嗽的人,我只能说声抱歉了,”弗利维教授吐槽,“真的咳得比巨怪还大声。”

“弗利维教授!”一个小獾有些犹豫地举手,“请问…挂科会怎么样呢?嗯…会有什么惩罚吗?”

“哈,”一个棕色短发小蛇笑出声来,“瞧他那没出息的样子,还没上课就想着挂科!”

坐在一起的斯莱特林们都笑了起来,“哈哈,”贝琳达不觉得好笑,但为了合群还是勉强笑了两声。

安娜没有笑,因为她也想知道,霍格沃茨的挂科制度在小说里可是没怎么提及。

“安静!”弗利维教授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这个问题问得很不错,人生总是充满了惊喜,现在笑得欢的人指不定就会挂科——前车之鉴,你们学院的学长,那个叫弗林特的小伙子。”

弗利维教授摇摇头,“他魁地奇打得很不错,拿起扫帚就像找到了灵魂,但他挥舞起魔杖就像个不懂事的狒狒!”

“狂奔的戈耳工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咳,激动了,说到挂科,挂科一定的科目可能会面临留级的处罚…”

“不过也不会一直留级就是了,可以自己申请退学,”弗利维教授耸肩,“总不能让七老八十毕不了业的巫师跟着十几岁的孩子一起上课吧?那霍格沃茨早就装不下了!”

安娜想到了韦斯莱双胞胎,他们把名字投进火焰杯,长出白胡子坐在一群孩子中间上变形术课。

'乃格教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大点儿声!'

安娜被自己的想象逗笑,很快她发现只有自己笑了出来。

“你的笑点真的很奇怪,”贝琳达皱着眉头吐槽安娜。

一节魔咒课就这样被弗利维教授水了过去,安娜发现赫奇帕奇的学生似乎有特殊的唠嗑技巧,他们似乎总能够在恰到好处的时机提出问题,让对话继续下去。

等弗利维教授从'魔咒课到底要上几个小时'的问题中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下课了有一段时间了,安娜不得不和贝琳达冲向草药学教室。

草药学教室是在霍格沃茨城堡外的温室,一屋子'自然'的味道,贝琳达捏着鼻子看了眼安娜,“和你书上的味道一样!我都快闻这味道一天了!”

“闻到月痴兽粪便的味儿了?呵呵呵,上草药学就得习惯这些,”一个矮矮胖胖很和善的女巫抱着个伸缩坩埚走了过来,“小姑娘们,我知道这有些难闻——我刚给植物施了肥。”

胖胖女巫掰着手指头数着,“月痴兽的粪便,龙粪,鹰头马身有翼兽的粪便…都是非常有营养价值的!”她补充到,“我说的是对于植物来说!”

贝琳达脸色微妙,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小仙女,她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草药课挂科了。

安娜见贝琳达脸色不好,安慰她,“这没什么,总会习惯的,要知道植物都是这么长起来的,你中午吃的卷心菜也…”

贝琳达将安娜的嘴捂住了,“够了!我知道了!”

“这小姑娘说得没错,霍格沃茨的菜都来源于魁地奇球场旁边的那片菜地,我最近用的美国进口月痴兽粪肥,卷心菜长的很好!”胖胖女士补刀。

“也许你对草药学有些兴趣?”胖胖女巫看向安娜,“我是波莫娜·斯普劳特,你们的草药学教授。”

“是的,斯普劳特教授,我是安娜.劳伦斯,对这些植物很感兴趣,”安娜点头,如果它们好吃,我能更感兴趣。

“也喜欢自己种些植物,”自己种出来的更有味道,劳动的香甜。

“我在自家后院就种了一些小辣椒。”

“那很好,”斯普劳特教授将手里的伸缩坩埚放下,“非常不错!让我想起了我上学那会儿——”

“很久没遇到不嫌弃这些东西的女孩子了,噢!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劳动的味道!”斯普劳特教授很惊喜。

贝琳达皱眉,她想告诉教授那是粪蛋的味道!

“你可以经常来温室看看,也许我能再教你点儿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