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霍格沃茨特快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270字
  • 2021-01-02 14:51:31

查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在霍格沃茨读了这么多年书,这火车也不是第一次坐了,但那么多人挤在单个隔间门口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查理隐隐约约听到了自家双胞胎弟弟的声音,他吞了口口水,不妙,很不妙。

“这是在干什么?”雪莉问出了刚来的吃瓜群众共有的疑问。

一个赫奇帕奇男孩挤了出来,“麻将!麻将!血战到底!”他有些夸张地说到,“战况太激烈了!”

“怎么回事儿?”尼法朵拉踮起脚试图看清隔间里的状况,隐约能够看到两个穿着绿花纹袍子的男孩坐在里面,“斯莱特林的学生?他们整出来的事儿?”

“是这样——”赫奇帕奇小獾咳嗽了两声,“本来是几个新生在打麻将…就是一种新游戏,我们几个同学在外边围观,然后不知怎么就引来了斯莱特林那个追球手…呃…”

“马库斯.弗林特,”查理皱着眉头说出这个名字。

“对,就是他!”小獾叉腰,“他带着朋友挤进来阴阳怪气,先是嘲讽了双胞胎的红头发,说他们是纯血叛徒…但是大家都没搭理他。”

“接着又嘲笑那个另一个男孩,说他黑得像块碳…那男孩耸耸肩继续摸牌,说这可比他以前听到的侮辱档次低多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说坐到外侧的那个女孩子,说她是麻瓜出身什么的,但那姑娘麻将打得很认真,似乎没想和他们计较——”小獾感叹到。

“说真的,她一点表情也没有,还拉着有些愤怒的双胞胎,就像弗林特说的不是她一样!”

“重点来了,”小獾说着,一群吃瓜群众都往他身边靠了靠,试图搞清楚这件事情的始末。

“弗林特看到没人搭理他们,就开始捣乱,他跑去看那姑娘的牌,还大声读出来,'两个圈,三个圈…'然后还说这麻将就是麻瓜垃圾,麻瓜全都是垃圾…”小獾瞪大眼睛,“你们绝对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那女孩儿!大吼着'麻将的尊严不容践踏'!直接将弗林特的头按在了桌子上——梅林的胡子啊!她手臂上还有纹身!弗林特终于惹到了他不该惹的人!”

“哇——”吃瓜群众们倒吸一口凉气。

“女孩儿一动手,隔间里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双胞胎一左一右,掏出魔杖跟弗林特的跟班对峙,黑人男孩找出了根游走球棒跳到桌上——场面一触即发!”

“打起来了吗?打起来了吗?”雪莉在一旁非常好奇。

“当然——”小獾停顿了一下,“没有!”

“就在场面一触即发的时候,售货女巫推着小车过来了——那女孩把弗林特当人质,跟他的跟班换了一堆吃的!”

“弗林特在新生手里吃瘪?哈哈哈哈!”查理觉得自己心情愉悦,他已经不在乎双胞胎到底在干什么了,甚至愿意在妈妈面前帮他们掩饰掩饰。

“一个女孩?她可真酷!”雪莉眼睛都亮了,“她叫什么名字?那个女孩儿?”

“安娜吧?应该是叫安娜…我听双胞胎这么喊她的…”小獾点着脑袋,“完全看不出来她这么厉害——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了!”

“安娜…”尼法朵拉悟了,这个敢从密道溜进霍格沃茨的姑娘绝对不是一般人。

雪莉蹦哒起来,试图看一看安娜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们怎么又坐一块儿玩儿了?弗林特不生气吗?”

“他生气呀,都快气得昏迷了!弗林特和跟班灰溜溜地走了,过了一阵又回来,还带来了斯莱特林玩高布石最厉害的人,说要和安娜一决胜负——如果他们赢了就要安娜承认麻将是垃圾玩意儿…”

“那他们输了怎么办?”查理问到。

“在车厢裸奔…”

“什么?!”尼法朵拉不可置信地叫了出来。

“那是不可能的,”小獾停顿了一下,“双胞胎提出建议的时候,弗林特也是你这反应…安娜就说让他们承认麻将是世界上最好玩的娱乐就行。”

“分出胜负了吗?”一个吃瓜群众问小獾。

“还没结束呢,但我觉得——其实早就分出胜负来了,”小獾耸耸肩。

C11隔间内,穿着绿色花纹袍子的马库斯.弗林特汗如雨下,他开始陷入自我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陷入了这种境地…

一开始只不过是和朋友在车厢闲逛想找点乐子…听到咔咔的声音就过去瞧瞧热闹…像往常一样嘲讽…瞧不起麻瓜物件…

然后就被这看起来样子可爱…呸,凶恶丑陋的母夜叉压制了!

弗林特抬起头看了一眼表情挣扎的同伴,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被压制都不是关键的…关键是自己竟然觉得这破麻将竟然很有趣!

“快点儿吧,”弗雷德手指敲击着桌面催促他,“等得花儿都谢了!”

弗林特无语地打出一张牌,“催什么催?六条…”

“胡了!”安娜将牌倒下,'清一色',她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一副大佬的样子,“弗林特,我们都玩儿了七八局了,你也该承认了吧?”

如果要算钱的话,弗林特可得输得肉痛…

安娜马冬梅的记忆力能把打出来的牌记得清清楚楚,赢下几局麻将简直不要太轻松。

“这只能算我运气不好…”弗林特站起身来,盯着麻将,有些迟疑地离开桌子。

“我承认…麻将也还不错…”他说得很挣扎,但其实打心眼里觉得这麻将确实不错——至少比高布石好玩多了。

“你们给我记住了,”他咬牙切齿,鄙视自己意志不坚定,转身带着跟班离开了隔间。

“我还是觉得应该让他裸奔…”弗雷德摸着下巴琢磨着。

“赞同,”乔治点了点头,随手拿过一个抱枕。

“那也太辣眼睛了!”安娜咳嗽两声,“我们还是新生!要记得低调!”

李.乔丹坐回位置上,他小声嘀咕,“你刚才把他脑袋按桌上的时候就有够高调的了…”

隔间外的吃瓜群众渐渐散去,一个粉色头发的女孩儿挤了进来,“安娜!弗雷德!乔治!”尼法朵拉很兴奋,“你们又搞了什么事情?”

“啧啧啧,”查理坐到双胞胎旁边,“我想想,我们才刚离开站台,离妈妈嘱托你们不要调皮才不超过三个小时…”

“是不是破了你们最快搞事的记录?”

“没有,太小看我们了,”乔治摇摇头,“我们的记录是在两个小时内就让茶杯咬上狗鼻子…”

安娜举起双手以示无辜,“只是打个麻将,是他们自己来找茬的。”

“他们就喜欢到处惹事儿,”尼法朵拉拿起一块麻将,“这东西怎么玩儿?”

双胞胎给尼法朵拉和查理介绍玩法,安娜拿过一个抱枕,在麻将和桌面接触的声音里缓缓进入梦乡,火车飞快地开着。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