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骄傲的'对角巷人'④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4024字
  • 2021-03-21 13:27:55

“你觉得呢?”邓布利多笑着又把问题抛了回来。

安娜有些无语,她当然可以说'你觉得我会怎么觉得呢?'然后无限套娃下去,但是她没有。

“很有可能…”

“是什么让你做出这样的判断呢?小'对角巷人'?”邓布利多真的很喜欢安娜的这个称呼,他无时无刻都在找机会说它。

“一种直觉,直觉…”安娜摆摆手,她只是突然想问问,也没真的想从邓布利多那里听到什么,“我们还是去买东西吧,邓布利多校长…”

“他会回来。”

“什么?”安娜挖了挖耳朵,刚才刚好有个唱歌很难听的金发巫师从边上走过。

“没什么,”邓布利多还是那副乐呵样子,“我只是觉得小巫师的直觉很多时候都挺准。”

这倒是,安娜赞同地点点头,她突然想到了罗恩,他的直觉就挺准确,但可能他自己没能意识到。

在经过福洛林福斯科冰淇淋商店的时候,安娜被空气中那浓浓的香味吸引了过去。

“咱们吃冰淇淋吧?”安娜不等邓布利多回话,飞快地跑到商店买回来两个巧克力冰淇淋,“这可是对角巷经典美食之一。”

安娜掰着指头,认真数着,“破釜酒吧'只有秃子才会吃'的面包…超凡成衣店旁边小巷里的'等待奇迹的卷饼'——虽然是推车小吃,但味道非常不错!”

“翻倒巷入口附近有一家'魔鬼味道'烤肉店,妖精开的,之前有个巫师喝多了发酒疯不想给钱…”安娜耸了耸肩,“妖精兄弟会就出现了,我猜他真的感受到了魔鬼的味道。”

“但最值得推荐的——就是福洛林家的冰淇淋!细腻浓滑,一口下去巧克力的味道会在嘴里绽放!”安娜将冰淇淋递给邓布利多,疯狂安利,“一定要试试!”

“哈哈哈哈…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邓布利多笑着接过安娜递来的冰淇淋,闻起来巧克力味道确实很浓。

“小'对角巷人'是想收买我吗?好让记性不太好的老头子忘记某些和龙相关的事情?”

“还有烟花,”邓布利多吃着冰淇淋补充到,同时在心里有些感慨,这家的冰淇淋确实好吃。

安娜手一抖,差点把吃的掉到地上,“呵呵呵…说什么呢校长?”

本来就是嘴馋想吃个冰淇淋,没想到邓布利多直接说到了这件事情…他果然猜到了,也是当然的,毕竟都带自己去阿兹卡班进行法制教育了…

“虽然不是很清楚您说的是什么…”安娜试探,“请问…收买成功了吗?”

邓布利多好笑地看了眼安娜,点了点头,“收买成功,我得给'对角巷人'一个面子不是吗?”

“不过下次要是再出什么幺蛾子…”

“我懂的,”安娜举手,这次没经验,竟然被人抓住了把柄,得吸取教训,争取下次做得干干净净。

幸好邓布利多不知道安娜在想什么,不然可能会被她气晕过去。

吃着冰淇淋,两人从对角巷南侧逛到北侧,收获颇丰,'战利品'包括'安娜觉得没什么用'的望远镜,天秤,还有一大堆瓶瓶罐罐,和不知所云的魔药材料。

“这些有角的蛞蝓能干什么?煲汤吗?”安娜被自己的话恶心到,她晃了晃头试图把蛞蝓样子从脑袋里甩出去。

“蛞蝓的用处可多了,首先,它烤熟了能吃,”邓布利多面色严肃,似乎是在讲述一件非常正经的事情,“有时候我们会用它来测试学生胆量。”

“这可能测试的不是胆量,是智商吧?”安娜吐槽,“真的有人会吃这玩意儿吗?”

“哈哈哈开个玩笑,”邓布利多今天很高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一天笑过这么多次了,“它是一种重要魔药需要的材料,非常非常重要。”

重要魔药会让小巫师在一年级就掌握?安娜表示不信,但还是很好奇,“是什么魔药呀?”

“就算现在用不上,等到十五六岁的时候也会有用上的机会,”邓布利多朝安娜眨眨眼睛,“威力强大,特别实用…”

安娜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啊这…小巫师一年级就开始学习这么…奇怪的魔药啦?

难道是…迷…

“治疗疖子的药水。”

害,安娜鄙视了一下自己,“听起来确实挺实用的。”

“当然,这可是针对脓疱、麻疹、疖子和疣子,以及其他淋巴结核症状的特效药剂,”邓布利多补充到,“制作优良的治疖药剂对治疗青春痘也有奇效。”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熬制魔药时需要谨慎,不正确的制作会让这种魔药变成痘痘催生剂。”

“邓布利多校长,”听着邓布利多说话,安娜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在录取通知书上看到的那一长串的头衔,突然有些佩服眼前这个老人,“你的知识真的太丰富了!”

他的语气和神态,让安娜回忆起了上辈子坐在大学阶梯教室听着荣誉校友的激情讲解的时候,那种笃定,那种充满知识,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自信。

“呵呵呵呵…谢谢夸奖,”邓布利多捋了捋胡子,“低调,这只是我知识的冰山一角…”

冰山一角…虽然知道邓布利多校长确实是个天才,但听到这样的凡尔赛式的学霸发言安娜还是会感到些许不爽。

呵,我们赫敏肯定也知道这些,没什么了不起的。

“到了,最后一家,”安娜打开了帕特奇坩埚店的大门。

大门一开就是扑面而来的蓝色烟雾,呛得安娜直咳嗽。

“吼吼吼,欢迎光临!”爽朗的男声响起,那是一个及其古怪的坩埚发出的,它还带着尖顶帽子,看起来很滑稽。

这声音很熟悉,安娜有些无奈,“帕特奇先生,这次你又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坩埚…”

“安娜!老顾客了!还有邓布利多校长!上午好,很抱歉我现在没办法出来迎接,”坩埚晃了晃胖胖的身子,“吼吼,这变身药水效果实在太好了,我本来只想把头变成坩埚,结果现在——”

“整个人都成了坩埚!吼吼吼,说实话,这种感觉还是挺新奇有趣的!”

“又是在翻倒巷买的药剂吗?”安娜拍了拍坩埚,发出咚咚的响声,“你上次就因为那里的药剂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茶壶。”

“哎呦,怎么会呢,这次我是在对角巷买的…”坩埚努力晃着身子试图逃离安娜的魔爪。

“是在'卢克魔药商店'买的?不会吧?”安娜一直觉得那里的药剂效果挺好,至少在麻瓜小学卖的产品有一半都是在那里进的货。

“呃…不是…就随便一个小地摊…”坩埚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锅体都变得有些红红的,它匆忙解释,“那是个小姑娘,她妈妈是个魔药大师,最近生病了,我看她可怜就把这笔生意交给了她…”

“虽然不是我想要的效果,但这魔药到得很快!一星期不到就给我送来了!”坩埚表示对这笔生意还是很满意。

【铜瓜任务—卖魔药的小女孩:对角巷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小姑娘?赌上'对角巷人'的头衔,找到她,帮她完成心愿。任务目标:找到卖魔药的女孩,任务奖励:口技+30,隐藏支线任务,未知】

“这个小姑娘在什么地方摆摊?”安娜接到任务后突然好奇起来。

“之前是在古灵阁附近,但是自从龙跑出来之后我就再也没看到过她了,可能是被吓跑了吧。”

啊…安娜有些失落,难道就错过这个支线任务了?算了,只能随缘了。

“帕特奇先生,我需要一口白蜡坩埚,就是霍格沃茨要求的那种,需要我自己去拿吗?”安娜看着坩埚形态的帕特奇先生似乎行动不便。

坩埚帕特奇先生高兴地回答,“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安娜!就在橱窗边的地上,五个银西可,丢到我脑袋里就行。”

“上一位来买东西小巫师非要让我帮他拿,说是想看看'这么一大口坩埚'到底要怎么移动…”

“还是我们安娜好啊!”

“嗯…”安娜有些后悔,她其实也想知道作为一口坩埚到底要怎么移动,但出于礼貌她还是没能问出口,悻悻走到橱窗边上。

安娜挑选了一个看得顺眼的蜡制坩埚,将钱丢到帕特奇脑袋里,就准备出店门告别对角巷,和邓布利多校长结束这趟折腾的出行了。

坩埚帕特奇先生忽然想到了什么,“安娜,上次从我这里买的那些折叠坩埚还好用吗?”

“什么折…”安娜回忆起了在古灵阁舀水的辛苦,“噢——挺好用的,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收获。”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坩埚看起来挺高兴的,安娜向他告别。

“终于——”

邓布利多拉着安娜移形换影,两人又重新站在了女贞路八号小洋房门口,安娜现在一身轻松,她看了看邓布利多身后飘着的自己的课本,“邓布利多校长,谢谢,麻烦可以将课本给我了。”

“为什么不把课本装到你的布袋里去呢?”邓布利多有些疑惑,这些课本已经跟着他们飘了一路了,“那是一个被施了空间延展术的布袋吧?”

“呃…主要是因为里面有股粪蛋的味道,我不想趴在书上睡觉的时候闻到这种味道…”安娜一放松就喜欢说实话。

“我还是希望你能认真听课,小'对角巷人',我会关注你的。”邓布利多点了点安娜,从大袖子里掏出掏出一个信封。

“这是你去霍格沃茨的车票…这次可别从什么密道偷偷溜进来了,开学还是要有仪式感不是吗?”

安娜严肃地点头,看起来认真地把话听了进去,一副乖乖学生的样子。

“九月一日,国王十字火车站…”可能不太放心,邓布利多又补充了一句,“注意低调,别搞事情。”

“当然邓布利多校长,请放心!我保证尽量不搞事情!”阿兹卡班越狱事件应该算不到我头上吧?希望西里斯能稳稳,等过几天再出逃…

“…”邓布利多完全没能放下心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询问到,“安娜,做个小巫师入学调查——你最想去哪个学院?”

“啊?”安娜一时间有些错愕,入学调查?

“哦…赫奇帕奇,我觉得不错…”她解释了两句,“离厨房特别近,还不用爬楼梯…”

糟了糟了,她这性格去赫奇帕奇还了得?赫奇帕奇全是些单纯孩子,要是讲义气跟着她去搞事情怎么办?

邓布利多咳嗽两声,“可能不能完全合乎你的心意,这还是要用分院仪式来决定…”

“啊?分院帽不是会听取小巫师的意见吗……嗯…我听摩金夫人说过…”其实摩金夫人才没说过。

“对,它确实会听取小巫师的意见,”邓布利多微笑,朝着安娜挥挥手,“记得列车时间,上午十一点前到车站,别搞事情…”

“再见安娜,”他飞快消失在原地。

安娜耸耸肩,单手抬起地上那一摞厚重的教材,轻松走进洋房,“我回来啦!”安娜一句呼喊,接着整个房子都热闹起来。

霍格沃茨校长室,“啪,”的一声,一阵烟雾散去,邓布利多从校长室的壁炉里走出来。

他看了看墙上假装睡着的画像们,笑着摇摇头,走到木桌后的架子边上,一顶帽子立在那里。

“邓布利多教授…这一趟出去,你的困惑消失不少,”帽子沙哑的声音响起,从语调听得出它在感到高兴。

“是的分院帽,是的,”邓布利多语气轻松,“她不同于我们任何一个人…这件事先不说,我们来聊聊你。”

“我?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邓布利多校长?”分院帽抖了抖,似乎没想出自己这个帽子能干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你可以坚定自己的想法,不要被他人左右,”邓布利多拍了拍分院帽,“让每个学生都能去最适合他们的学院。”

“?”分院帽摸不着头脑,虽然它也没头脑。

“是,邓布利多校长,”它回答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