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骄傲的'对角巷人'②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460字
  • 2021-04-13 14:06:40

一进门,一股淡淡的木头香味将安娜笼罩,整个店里非常安静,甚至可以说安静得在对角巷有些格格不入。

除了一张长椅,就是成千上百窄小的盒子,它们放在柜子里堆得很高,但是排列整齐。

安娜很喜欢这里的环境,想着要是再有点儿绿色植物点缀一下就更好了,会更充满生机。

邓布利多和安娜坐到了那张唯一的长椅上。

“似乎奥利凡德先生现在并没有在店里,”邓布利多四处看了看,“这里还是老样子。”

“其实奥利凡德先生只是躲起来了,”安娜耸耸肩,“这是他的技巧,每次有人来买魔杖,他都会躲起来,”

安娜压低声音告诉邓布利多,“他会让顾客等一等,这样才能把做生意的节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是嘛!?”邓布利多还真不知道这些。

“当然!我早就知道,”安娜骄傲,指指自己,“老'对角巷人'了!”

轻微的走动声响起,一个老人从木柜后绕了出来,“不好意思,刚才来了个挑剔的客人,库房弄得一团乱…”

“下午好…邓布利多校长!稀客呀!”奥利凡德从架子后边冒了出来,朝着两人问候,“还有安娜…”

“要到霍格沃茨上学了?”他朝安娜眨了眨眼睛,“这下终于舍得在我这儿买魔杖啦?”

“这钱还是得花的…”安娜挠挠脑袋。

“下午好,奥利凡德先生,我们确实有些时候没见了,”邓布利多摸了摸胡子,“你和劳伦斯小姐很熟悉吗?”

“噢!当然!”奥利凡德点点脑袋,跨过一小堆堆在地上的杂乱文件,“我们这附近的商店都挺熟悉她的,还有韦斯莱家的孩子…”

“她也该到去上学的年纪了!”奥利凡德大笑起来,“她和那对双胞胎实在太能闹腾,有时候还带着个红头巾的男孩…他们前不久试图在对角巷骑着扫帚打魁地奇,结果不小心冲到了翻倒巷里!”

骑扫帚是真,打魁地奇是假,其实真正目的是为了探查翻倒巷的犄角疙瘩里到底什么地方最适合放黑魔烟花…

“到霍格沃茨可就没这么自由咯”,奥利凡德转身从最近的柜子里拿出根魔杖,朝着安娜微笑,“上次帮你测了比例,我早就准备了几根应该挺适合你的魔杖——”

“先试试这根,非常受欢迎的花楸木和龙心弦制成的,9英寸,比较容易弯曲…”

安娜接过魔杖,感觉就像接过了一根树枝,没什么特别的反映,她耸了耸肩。

奥利凡德将魔杖收了回去,“不是这根不是这根…那试试这个,落叶松木和独角兽毛制成,7英寸,富有弹性。”

那是一根颜色更浅的魔杖,安娜接过,还是没什么感觉,“比上一根重一点,”她仔细看了看这根魔杖,“它还挺好看的。”

“落叶松木的魔杖颜色温暖,很受女巫师们的欢迎,但它可挑剔得很,会选择'没有意识到自己极富才能'的巫师,”奥利凡德收回安娜手里的魔杖,又在盒子里翻找,“看来我们的安娜很明白自己的天赋…嗯…这根…”

奥利凡德拿起一根笔直的魔杖笑了起来,“这根,山茱萸树和凤凰尾羽,十一英寸,非常坚硬,它很特别——极其特别…”

“有什么说法吗?”安娜接过那根魔杖,很奇怪的,她能够感觉掌心在慢慢发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挠自己的手心。

“山茱萸树的魔杖喜欢搞事情,它们选择的主人通常也喜欢搞事情,”奥利凡德点点脑袋。

“很适合你,它的优点是出了名的,能在艰难条件下施展出极高水平的咒语——我想这应该和它总是帮主人恶作剧脱不了干系。”

“这种魔杖会寻找一个能给自己带来刺激和欢乐的主人…大多山茱萸木魔杖非常闹腾,不喜欢施展无声咒,但是,就像我说的,这一根是特别的…”

“挥动试试,”奥利凡德有些激动,“我最喜欢山茱萸木魔杖和巫师配对的场景。”

挥动?安娜看了看一旁站着的饶有兴致的邓布利多校长——好吧,试试就试试。

安娜非常轻微地挥动魔杖。

“唰——”最靠近的柜子轻微晃动了几下。

一些藤蔓飞快地从柜子的角落长了出来,很快就将整个柜子包裹起来,有些地方还开着可爱的小红花。

“真好真好!这根魔杖终于找到了它的主人!”奥利凡德紧紧盯着安娜,眼睛里都要冒出'激动'两个字来了。

“老朋友,这根魔杖很挑剔吗?”邓布利多看着奥利凡德的样子有些好奇。

“是的!主要是由于它的杖芯来源于一种更为古老的野生凤凰,它们隐居山林,默默保护着身边的生物,总是非常低调,”奥利凡德解释到。

“怪我制作魔杖的时候忘记了羽毛的来历,将它和可以说是高调的山茱萸树配合在了一起——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中和了山茱萸魔杖不能释放无声咒的缺点…”

“但这也让我很难找到适合它的主人,首先得非常有天赋,还得喜欢搞事,关键是要特别低调。”

偷偷地搞事,打枪的不要。

“咳咳!”安娜猛烈地咳嗽,试图结束这个话题,奥利凡德先生有些太了解自己了,“那么这么一只特别的魔杖得多少钱?”

“八个加隆,毕竟是特别款嘛,”奥利凡德比了个八的手势。

安娜看着手中的魔杖,开始有些怀疑这根魔杖到底是真的特别,还是只是无良商贩的营销手段…

算了,看在他说了这么久的份上…安娜从布袋里数了八个加隆。

“有没有那种…呃…保修的服务?就是那种在几个月内损坏可以无条件替换什么的…”

“没有,我们每一根魔杖都是独一无二的,坏掉就得重买一支了,”奥利凡德微笑地从安娜手里接过那一堆金闪闪,“所以你得爱惜你的魔杖,我这里还有一本魔杖维护手册…”

“免费的吗?”

“两个加隆,但是赠送全套魔杖维护工具。”奥利凡德的眼睛在安娜看来都闪烁着一种'奸诈'的光,“如果你想加入会员,下次来买魔杖我给你打折。”

停顿了一秒,奥利凡德接着说,“只需要再花上三个加隆…”

“再见,奥利凡德先生,”安娜拉着邓布利多校长转身就走,仿佛再在这里多待了一秒身上的钱就会少去一大半。

邓布利多朝着奥利凡德挥挥手,跟着安娜走出店去,他心情愉悦,还在回味他俩的有趣对话。

奥利凡德吃吃笑了起来,朝着两人挥手道别,等到商店又彻底安静下来后,他走到那个布满藤蔓,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柜子边上。

“真的很特别,”他自言自语,不知道是在说安娜还是在说山茱萸魔杖,又或者是在欣赏眼前的藤蔓柜子。

“不过也算是件好事…”他绕到柜子后面,将拿出来的魔杖收拾好,又走出来对着下一个走进这里东张西望的小巫师微笑,“下午好。”

小巫师被吓了一大跳,有些结结巴巴,“你好先生,呃…”他注意到了那醒目的藤蔓柜子,和周围很不相同,但这种诡异又滑稽的感觉却让他放松下来。

“这柜子很好看…”

“充满生机对吧?”奥利凡德冲他眨眨眼,“我也这样觉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