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骄傲的'对角巷人'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490字
  • 2020-12-26 12:52:24

“西里斯.布莱克。”邓布利多摇摇头,“对于他的事,我无法做出过多的评价。”

“十二个麻瓜死亡,魔法部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逮捕了他,我亲自出庭——他有机会告诉大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偏偏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还看起来充满了悔恨…”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自己给自己修建的牢笼。”

【银瓜任务—铁窗泪:你知道他没罪,他该去享受这个世界,该拥有自己的生活,西里斯.布莱克总该走出来,人都应该向前看。达成条件:西里斯逃离阿兹卡班;任务奖励:口技+50,反应力+30,未知】

西里斯自顾自地晃着头,看上去有些神志不清。

安娜沉默了一会儿,向前走了几步,刚好挡住牢房铁门,“我们聊点别的吧,邓布利多校长…”

“你说,这里环境这么差,会不会有老鼠?”

“老鼠?”

邓布利多有些惊讶于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跳脱的思维,但还是耐心地回答,“应该是没有的,这里只是阴冷些,卫生方面还是会定期打扫。”

“是吗,那就好,我不太喜欢老鼠…不巧的是,韦斯莱家就养了一只老鼠当宠物。”

安娜提高声音,“那只老鼠活了好久好久,韦斯莱先生捡到它的时候…它的年纪对于老鼠来说就已经够大了,到现在差不多快八年,一点要去世的迹象都没有…”

“可能韦斯莱一家每年都在给它用'老鼠强身剂”吧?”邓布利多摸了摸胡子,“听起来那只老鼠在他们家很受宠爱…”

“可能也不算太受宠,那只老鼠少了一根手指!”安娜装作不经意地提起,“弗雷德说捡到老鼠的时候它就缺了一根手指,但我和哈利都觉得可能是他们的恶作剧造成的。”

西里斯睁开了眼睛。

“那只老鼠很通人性,明明也不是神奇动物,但是却可以听懂人说话,甚至还能看得懂报纸!”

“而且很奇怪的是,它不怕猫,但是怕狗!”

邓布利多校长没有想太多,拍拍安娜的肩膀,“你似乎对神奇动物有所研究?很感兴趣?这是件好事,霍格沃茨的'保护神奇动物课'能让你学到更多的知识。”

“凯特尔伯恩教授,尽管他只剩下一只手一条腿了,但还是坚持在岗位上,是一位学识丰富的神奇动物爱好者…”

停顿了一会儿,邓布利多补充,“你很有天赋,劳伦斯小姐,如果你愿意,也许可以成为一个神奇动物学家。”而不是下一个被关在这里的人。

“呃…对,我确实对那些动物挺感兴趣的,这些摄魂怪也是神奇动物吗?”安娜指着天上的摄魂怪,后退一步,靠在了西里斯牢房的铁门栏杆上。

“摄魂怪的分类还存在争议,但它们自己也并不在意,就姑且认为是神奇动物吧,”邓布利多看向天上的摄魂怪。

安娜开始悄悄用力将栏杆的空隙变大,“它们似乎没有眼睛,它们看不见东西吗?”

“对,看不见,但它们能够感应到,”邓布利多举了个例子,“如果我们两个站在牢房里,它们就能够感应到我们是什么情绪,如果是快乐的,它们就会像刚才那样过来吸走。”

“那动物呢?摄魂怪会吸走动物的快乐吗?”安娜把魔杖藏在袖口。

“不会吸走,摄魂怪只对人的情绪比较敏感,其实它们会聚集在这里,跟这座岛的历史也有些关联…”

“不过这个话题可就说来话长,我们现在得离开这个地方,”邓布利多微笑,“法制教育活动结束,希望你有所收获。”

“当然,”安娜点头,我收获可大了。

“我们走吧,接下来还要去对角巷买东西,”邓布利多通过短时间和安娜的接触,暂且判断她没有什么威胁性,放下心来。

他刚转身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安娜的痛呼,“哎呦!”

安娜摔倒在地,“左脚踩到右脚了!”

邓布利多无奈地将她扶起来,“劳伦斯小姐,我还是拉着你吧…”

“谢谢!”安娜被邓布利多拉起来,不着痕迹地看了眼西里斯牢房的床底,一根魔杖静静地躺在那里。

她微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吧,邓布利多校长。”

两人走后,天上的摄魂怪又飘回了西里斯的牢房,阴暗潮湿的牢房,失去希望的囚徒,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化。

西里斯爬到床下,握住了安娜落下的魔杖。

也许这就是变化的开始。

安娜拉着邓布利多走到阿兹卡班外的小岛,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两人踩在了石板路上。

糖果和薄荷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安娜松了口气,终于,这次没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

“很久没在这时候来对角巷了,”邓布利多看起来有些高兴,“这时候人总要多些,到处都是来买东西的小巫师。”

“来看看我们要买些什么吧,劳伦斯小姐。”

安娜将衣服口袋里装着的羊皮纸拿了出来。

“三套素面工作袍,素面尖顶帽,防护手套…一件黑色带银扣的冬用斗篷…”

“这些在北侧的'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都能买到,”邓布利多摸着胡子说道。

“…还有坩埚,玻璃瓶套组,望远镜和黄铜天秤,”安娜仔细看了看羊皮纸,“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噢?看来你已经想好了要先去买什么?”

“当然!”

安娜沿着街道向前走去,今天真是格外拥挤,上学的小巫师,以及上学小巫师家里的一大家子都来了,邓布利多校长微笑着跟着她。

下一秒,安娜拐进了一条小路。

“?”邓布利多的微笑带上了一丝疑惑,但还是紧紧跟着她,这是要去买什么?

在经过跑酷,翻墙等一系列抄近道的骚操作后,两人身上挂满蜘蛛网地出现在了'奥利凡德魔杖商店'。

“你对对角巷真是熟悉呢…劳伦斯小姐…”老年人邓布利多喘着粗气,给自己和安娜都使了个清洁咒语。

“当然,我可是骄傲的'对角巷人',在这条街道混了很长时间了!”安娜仰起脑袋,“这可比从大路挤过来要快得多!”

“当然,当然,骄傲的'对角巷人'…”

邓布利多觉得无奈又好笑,他刚才被卡在一条狭窄的过道的时候都快忘了自己还会魔法了,“但其实…如果你告诉我你要来买魔杖,我们可以直接移形换影过来…”

“啊,抱歉!”安娜看起来充满诚意地道歉,“我忘记了!”

哼哼,安娜捏着下巴,既然霍格沃茨都增加了'阿兹卡班法制教育活动',那也许可以再加个新生和教授共同参与的——'对角巷新学期跑酷活动'。

邓布利多摇摇头安慰自己,但忽然想到什么,“你不是有一根魔杖吗?还曾经在霍格沃茨施法?用坏了吗?”

“那是一根没有杖芯的旧魔杖,”安娜摇头,“我还从来没拥有过契合自己的魔杖呢!”

邓布利多有些惊讶,白眉毛扬了扬,对安娜的天赋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安娜走到奥利凡德魔杖商店门口。

这家商店又小又破旧,有些抠门…安娜在心里吐槽,明明奥利凡德在对角巷做的可以说是垄断生意…

门上的招牌已经有些剥落,上边写着:“奥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精良魔杖”。

“叮叮——”安娜打开了大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