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开学第一课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804字
  • 2020-12-25 12:13:06

女贞路八号小洋房,通向二楼的楼梯上出现了倒吸冷气的声音。

“不是吧…我没看错吧…是龙疥疮!龙疥疮来了!”罗恩语无伦次,他被金妮捂住嘴巴,哈利则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医术不错的校长,他看上去像是一个圣诞老人,胡子实在是太长了!

“你好,邓布利多校长,很高兴见到你,”安娜飞快地握住邓布利多伸出来的手,表现出适当的兴奋,用来掩盖不敢直视对方眼睛的尴尬。

莲娜听到声音走过来,一边取下围裙,“安娜,这位是?”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邓布利多校长,”安娜向旁边退了一步,将位置让出来。

“噢!邓布利多校长!”莲娜和邓布利多握手介绍自己,“我是安娜的母亲,莲娜.劳伦斯,我虽然是个麻瓜,但我知道你们的事情!”

邓布利多笑了起来,“劳伦斯女士,我知道你,博伦的孙女儿,我曾经听他提起过…”

莲娜有些惊讶,“我的祖父?您认识他?”

“当然,他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学生,”邓布利多神秘地眨眨眼睛,“我想想,大概去年一月,我去法国的时候还见过他…”

法国?老朋友?不会是尼可.勒梅吧?曾祖父是他的学生!?安娜觉得自己对巨佬曾祖父的印象还不够深刻,也许得''巨佬''前加上''超级''两个字。

“先不提这个了,劳伦斯女士,我需要带安娜去一趟魔法世界,”他轻轻挥手,阻止莲娜接下来的话,“我知道你们已经对魔法界已经很熟悉了,但霍格沃茨派教授迎接生活在麻瓜世界的小巫师是种传统…”

“原来是这样,”莲娜表示理解。

“实在是太热情了!我们走吧邓布利多校长…”安娜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

因为她不知道邓布利多是不是在对莲娜进行''摄魂取念'',要是再多待一会儿,可能这个聪明的老人就会发现自己的种种异常——

那蝴蝶效应就大了去了,说不定伏地魔都会被提前消灭,制度不改变,少了一个伏地魔,几年之后又出现个新的怎么办?到时候自己知道剧情的优势也就没有了!

关键是…要是伏地魔走得太早…干坏事不就没人背锅了?!那还怎么悄悄改革魔法界?!

“当然,劳伦斯小姐,请拉住我的手臂。”邓布利多对着安娜露出无害的微笑。

安娜朝着屋里挥挥手,抓住白胡子老人的手臂,在楼梯上一众羡慕的目光中消失在原地。

“那可是邓布利多校长——查理他们平时在学校都不经常见到…”罗恩有些向往,“我也想被带着一起去…”

“做梦吧你,妈妈会帮咱们安排好一切,”乔治耸耸肩,“而且就算有教授来,抽中邓布利多校长的概率也是非常低的。”

“这是什么说法?”哈利望了过来,他也有些希望到时候是校长来接他去熟悉魔法界。

“比尔和我们调侃过邓布利多校长偷懒…他和同学在休息室里聊起迎接新生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格兰芬多所有的麻瓜出身的小巫师,没有一个人是校长去迎接的…”

弗雷德耸肩,“所以我们才说遇上校长的概率实在是太低,比我们KS2考试得'超出预期'的概率还要低。”

“那还是有可能发生的对吧?”哈利充满希望,“毕竟你们KS2考试真的得了'超出预期'。”

“那是个奇迹,”乔治摇摇头。

“听你们这么说…我就不想让校长来接我了,”罗恩撑着下巴,“那样过于特殊…让我的感觉不太舒服…”

“感觉不太舒服?”金妮不能理解,歪着头奇怪地看着他,“邓布利多校长只是带着学生去买东西,又不是把人送进阿兹卡班,怎么会不舒服?”

哈利点头,“而且他看起来很酷。”

罗恩耸耸肩。

移形换影结束,安娜感觉像是被从管子里挤出来,差点扑倒在地上,幸好邓布利多及时拉住了她。

不是料想中街道嘈杂的声音,安娜抬头,看着眼前的巨大石质堡垒,瞳孔开始震荡。

海风,浪涛,孤岛上的黑堡…这感觉怎么这么像…

阿兹卡班?

“邓…邓布利多校长…”安娜艰难地吞下一口口水,摸了摸放在衣服口袋里的魔杖,“我还以为我们是去对角巷买东西呢…”

“我们确实会去对角巷,”邓布利多赞同地点点头,“但在那之前,我们通常有一个为在麻瓜世界生活的小巫师准备的——法制教育活动。”

啥玩意儿?安娜一脸的不可置信。

“参观阿兹卡班,劳伦斯小姐,你眼前的这座建筑关押着上百名穷凶恶极的罪犯,”邓布利多向前走去,“希望通过这次活动,你能够和以往所有孩子一样,有所收获。”

糟老头子坏的很,安娜敢以'马冬梅'级别的记忆力担保,哈利波特小说一到七部,绝对没提到过什么要到阿兹卡班去进行的法制教育活动!

安娜思索着,邓布利多很大几率是猜到自己做了什么…不过看样子,似乎是准备先以教育为主…

“当然,我一定好好学习,认真体会,”安娜心慌,但是她觉得自己不能怂。

踏着湿漉漉的土地,两人来到了堡垒门口,刚一走近,门就自动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傲罗跑了过来。

“邓布利多校长,欢迎您视察。”他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安娜,晃晃脑袋,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用太在意我们,迪尔,去忙你的吧,我们只是随便看看。”邓布利多拍拍傲罗的肩膀。

有种逛商场打发售货员的游刃有余,安娜一边吐槽着一边跟紧邓布利多。

她打量着四周,瞧瞧这儿,这氛围,比尖叫棚屋还让人尖叫,也许可以荣获'英国最恐怖地点'的头衔。

“是…”傲罗有些顾虑,思量片刻,还是转身离开了,毕竟这可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能出什么事?难不成他还能帮着犯人逃跑吗?

“他以前是格兰芬多的学生,非常优秀,”邓布利多解释着,带着安娜爬上石制楼梯。

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混杂着食物和海风的味道,隐约能够听到罪犯们痛苦的呻吟。

邓布利多贴心地拉住了安娜的胳膊,“不要害怕,劳伦斯小姐,这只是一次教育活动而已。”

呵呵,安娜不知道该说啥,勉强给他个微笑。

天上飞着些灰乎乎的东西,两人越往上走,安娜就越能感觉到一种绝望在开始蔓延。

这种绝望摄魂怪的效果占了一半,另一半来源于陡峭的楼梯,安娜撑着膝盖猛喘气。

“那么就在这层吧,”邓布利多走到牢房通道里。

安娜跟着他,能看到每个潮湿的单人牢房里都关着人,衣着褴褛,坐着或躺,有的在哭泣,有的在用指甲挖着石墙…

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有一团巨大的灰色飘在他们面前。

“这层楼关押的都是滥用黑魔法,对魔法世界,或者麻瓜世界造成巨大危害的犯人,”邓布利多停顿了一下,“还包括一些食死徒。”

他发现安娜对犯人们脸上的东西很感兴趣,“那是摄魂怪,它们是一种非常邪恶的生物,能够吸走人的快乐情绪…如果被它们亲吻…”

“那我肯定会吐!”安娜抢答。

邓布利多被逗笑了,“他们的亲吻会吸走人的灵魂。”

笑声吸引了一些漂浮在天空中的摄魂怪的注意,竟然有人能在自己的场子笑出来,实在太不给面子!

一只摄魂怪气势汹汹地朝邓布利多冲了过来。

邓布利多掏出魔杖,一些蓝色的雾气在魔杖顶端凝实,安娜还没看清楚那是个什么形状,摄魂怪就已经惜命地调头离开了。

“这是保护神咒,能够有效驱逐摄魂怪,它真正施展开的样子很漂亮,但在这里,我就不多做展示了。”

安娜注意到,由于刚才邓布利多校长守护神咒的施展,最靠近他的一个牢房里面的摄魂怪也被吓跑了,里面关着的瘫在墙角的长发男人晃了晃脑袋。

邓布利多校长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希望魔法部不要找我麻烦。”

他仔细看了看男人的脸,叹了口气,“他也曾是格兰芬多的学生,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

瘦削的身躯,蜡白的皮肤,加上邓布利多的感叹,安娜觉得自己猜到了那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