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古灵阁的读书人⑤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4351字
  • 2020-12-19 13:52:30

在易拉嚷嚷着'厕所'跑开,拉罐带着破罐子破摔的表情走进古灵阁不久,四人组出现在了古灵阁大门口。

安娜手上抱着个熊玩偶。

“需要注意的是,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们都要镇定,自然,”安娜另一只手挽住赫敏,“要麻痹自己,我们只是去古灵阁拿个东西…”

“拿个不属于我们的东西…”赫敏小小声地吐槽。

“咳,但它也不属于这里,”安娜清了清嗓子,“我们会把它还回它本该在的地方…出发!”

双胞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笑着跟在两人身后。

进入古灵阁,来到第二道门,看门的妖精上下打量了这一群孩子,“我得提醒你们…古灵阁可不是你们玩乐的场所!”

“当然!”双胞胎齐声说。

“古灵阁能有什么好玩的?”

妖精被突如其来的反问问呆了,这倒是,古灵阁能有什么好玩的?“什么都没有,”它打了个响指,第二道门缓缓打开。

高大的大理石厅堂,妖精们坐在一排排长柜台后边的高凳上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安娜一进门就四处寻找着拉罐的踪迹,要在那么多长得差不多的妖精里找到它,还真不是件容易事儿。

“安娜,它在那边…”乔治戴上了卢娜夸张的大眼镜,示意安娜看向左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拉罐正站在一排靠近地下金库入口的长柜台后面,望着门口,看起来还比较镇定…

等安娜一行人走近,才发现拉罐在以一种极高的频率颤抖,感觉它都快掉帧了,“你…好…有什么…能为你们…服务?”

拉罐颤抖得就像坐到了洗衣机上,这下不被发现异常才怪!赫敏捂住了脸。

旁边写东西的妖精只觉得有趣,“真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它拍拍拉罐的肩膀,“我只能做到这样……”妖精边打嗝边说出了同样的话。

这老哥中午肯定吃了大蒜!捂着鼻子,拉罐渐渐冷静下来,“我会教你的,朋友,但现在我得先工作。”

“噢!当然,”妖精又缩回了它的位置,继续在本子上写着什么,弗雷德悄悄凑过去看了一眼,翻了个白眼,原来它在摸鱼画画。

“咳咳,我想去曾祖父的金库存点儿东西,这是钥匙…”安娜将手里的钥匙递给拉罐。

“你是想要存那只玩偶?”画画妖精又凑了过来,它觉得这群孩子能给它过于无聊的上班时光带来乐趣。

“对,”安娜很镇定,“这玩偶是我失踪的曾祖父留下的东西,我想找个地方把它存起来,古灵阁应该非常安全对吧?”

“当然!”画画妖精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它很骄傲,“从来没有人能从古灵阁拿走不属于他的东西!”

这个人可能即将出现……拉罐在心里嘀咕,它看了看拿到钥匙后出现的羊皮纸——'安娜.索莫纳斯.劳伦斯…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女孩到底遭遇了什么,金库钥匙还沦落到了这群魔鬼手里'。

拉罐是打死都不会相信这群魔鬼是真正的孩子。

它快步走出长柜台,“请跟我来。”

安娜礼貌地朝着画画妖精挥挥手,抱着玩偶跟上拉罐的脚步。

弗雷德凑近拉罐,“最底层钥匙到手了吗?”

“拿到了…”拉罐打开一扇通向地下金库的铜门,带着四人走过狭窄的石廊,在经过一道下坡的时候,从角落摸出来了一袋叮叮当当响着的东西,“这就是那个金库的钥匙…”

“是真的吗?”安娜看着它的眼睛。

“是真的,”拉罐回答,它手臂上的纹身没有变红,赫敏朝着安娜点了点头。

“很好,那我们尽快开始行动。”

拉罐带着四人继续前进,它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最终还是开了口,“博格呢?没有它是打不开金库门的…”

虽然拉罐很不想参加这个计划,但是都已经上了贼船,如果稍有不慎,自己怎么也脱不了干系,那就再也看不到那张阳光下温柔的脸了。

它提醒到,“那个金库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施了复制咒和烈火咒,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想在里面找东西简直是痴人说梦…”

一行人坐上小车,安娜摆摆手,“不用担心,山人自有妙计…先开到我曾祖父的金库去。”

拉罐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它哼了一声,还是启动了小车,不知道是不是报复,小车的速度快得都能留下残影,这倒是为窃贼组合节省了不少时间。

站在平台上,弗雷德在帮自己的兄弟拍背,“我就知道,你背着我把两个布丁都吃了…”

“弗雷德!拜托——”乔治擦着嘴,“你不能这么对待一个虚弱的人…”

味道有些恶心,赫敏跑到安娜身边,金库的门被钥匙打开,金银色闪到了她的眼睛。

“哇!”赫敏惊呼。

“低调低调,”安娜走到靠着墙的一堆木箱旁边,将玩具熊递给赫敏抱着,挽起袖子呼喊,“左右护法!来帮把手!”

“来了——”几人将木箱收拾了出来。

“这是什么?有些像隔壁太太花园里的独轮车?”弗雷德推了推那辆小车。

“应该是超市运货用的吧?”赫敏看了推车两眼。

“这儿还有几个大木桶!”乔治挨着敲了敲,“有三个是空的!”

“杜杜告诉过我,”安娜满意地看了看木桶,确定它们并不漏水,“这些都是曾祖父定制的拿来装酒的大桶…三个也够了,我们得把它们弄到金库外面。”

几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桶放在小车上推到金库外的平台,“说实话,在金库里面不能用漂浮咒这个设定真是…”乔治看了看拉罐,“太不方便。”

拉罐撇过头,“这样才能防止小偷轻易从里面拿走东西!”

弗雷德耸耸肩,“好吧,确实给我们的行动增添了一点麻烦,让它不那么'轻易'。”

拉罐不想和气人双胞胎说话了。

“我们得快点,”赫敏抱着玩具熊从一个方向跑过来,“我找了那条瀑布,就在这过去不远的地方。”

“走吧,”安娜掏出魔杖,“得感谢在这些公共区域还没有太多咒语禁制——”

“清理一新!”安娜对着地面施展魔法,那一片石砖瞬间变得光滑无比,“这样可以减少车轮和地面的摩擦。”

在安娜的施法下,双胞胎推着小车朝着赫敏指的方向走去,拉罐叉着腰跟在旁边,它看着安娜施法,越想越心惊,这到底是有如何庞大的魔力才能施展出这样水平的魔法?

到了瀑布边上,安娜先对着木桶和小车使了个漂浮术,看着它们冲上高空又缓缓向下飘去。

双胞胎站到平台边缘,“乔治,you jump I jump——”

“真是有够恶心的,弗雷德,”乔治拍了拍弗雷德的肩膀。

赫敏吃吃笑了起来,拉罐看着双胞胎开玩笑已经有些麻木了,这些人的心理素质太强,似乎就像是真正的孩子,什么都不担心——把抢劫古灵阁当成了一场游戏!一次恶作剧!可怕!

安娜施展漂浮咒,没过一会儿,众人都到了古灵阁最深处。

眼前是防贼瀑布形成的水潭,瀑布从极高的地方穿过一些轨道落到这里,水面没有扬起丝毫的水花,也没有形成水雾,就像是通过水潭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轰隆隆的声音让场景染上了几分壮丽,这里是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安娜仰起头,能看到上方是密密麻麻的轨道,通向一个又一个高度不同的平台。

有些像什么呢?像是老式筒子楼中间放了个复杂的过山车。

“为什么水花不会溅起来?”赫敏看向还没从'漂浮咒像跳楼机'的震惊中缓过来的拉罐,眼睛里充满对知识的渴望。

“咳呃…”拉罐被口水呛到,“防贼瀑布是循环使用的,水会从这个水潭回到出口…”

“嗯…那这些水岂不是用了很多年?”赫敏对这条强大的,具有消除魔咒能力的瀑布的幻想有些破灭。

“是…”拉罐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了嫌弃,“但是这些水的魔力很强,防贼效果很好!”

“不知道里面有多少细菌,可能魔咒是被恶心到了才会消失吧?”赫敏捏着下巴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

“…”拉罐不想理会这个气人的女巫师了。

安娜从蓝色花花布袋里掏出几个折叠坩埚,“来吧,我们可不能不'劳'而获,想要获得宝藏咱们还是得出点力气,”她蹲到水潭边,装了一坩埚'防贼水'倒到了推车上的大木桶里。

“这是要干什么?”弗雷德拿起一个坩埚开始了舀水工作。

“放金杯的金库里,所有的财宝都被施了复制咒和烈火咒…”

安娜指了指防贼瀑布,“这瀑布的水刚好可以'洗除所有魔咒和魔法伪装'——这么好的东西不用一用,怎么对得起它在这儿流了这么久?”

什么!?拉罐震惊了,它没想到还有这样不知廉耻的方法,这简直是对古灵阁安全保障措施的挑衅,“荒谬!”它大喊。

“怎么就荒谬了?”安娜笑着看它,“用魔法对付魔法,常规操作。”

赫敏赞同地点了点头。

“那我得用个什么瓶子多装一点,到时候带回去做个纪念。”乔治看着瀑布眼睛发亮。

“做纪念…”拉罐已经麻木了,这些贪婪的人类巫师…它气鼓鼓地坐到木桶边上胡乱生着闷气。

“快劳动起来,”安娜递给它一个坩埚,“我们从不会——不'劳'而获。”

拉罐感受着手臂上的疼痛,只能认命地开始工作。

咦?它试着将右手臂伸到'防贼泉'里,如果这水可以洗去所有的咒语,那这个'牢不可破咒'是不是也可以被…

拉罐失望地收回手臂。

安娜注意到了这一点,轻笑一声,“呵,难道你以为'牢不可破'这个名字只是说说而已?”

看着拉罐失望的神情,安娜转过头来。

幸好…她顺了口气,刚才看到拉罐把手伸到水里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如果咒语真的解除了怎么办?

安娜思索了一会儿,可能只能把它打晕直到自己学会遗忘咒吧——

真是幸运呢,拉罐。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将三个木桶都装满水后,双胞胎和赫敏朝小车施展漂浮咒,让它稳定在一个离开地面不远的位置,刚好三人的魔力都不算强,小车的位置正好合适。

这又把拉罐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是多么精准又可怕的控制力啊——

赫敏抱着玩具熊跟着拉罐向前走着,她听到了什么东西在不远处叮当作响,“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推着小车的弗雷德面色凝重,“乔治紧张的声音…”

乔治笑着打了弗雷德一拳。

几人拐过一个转角。

一阵湿润的风吹了过来,“哇哦——”

“有种三分熟牛排…没放酱料…被扔到青苔堆里腐烂的味道…”乔治仔细闻了闻周围的味道。

安娜点头,非常贴切。

一条乳白色的巨龙横在一个大理石圆厅中央,锥形翅膀折叠着紧贴身体,长手长脚挡住了通向最深的金库的路。可能是由于长期不见光明,它的眼睛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粉红色。

龙的两条强壮后腿被拴在镣铐上,镣铐的链子连着深深钉进地面的木桩。

“嗷——”它咆哮,又是一阵腥风吹过。

“它平时都吃些什么?”惊讶过后,赫敏皱着眉头,有一些比'这是一条龙'更值得让人注意的事情…

“它的牙看起来很不好!”赫敏的父母都是牙医,所以她比别人更关心眼前这头庞然大物牙齿的健康。

她瞪了眼拉罐,“拉罐先生,我觉得你们在虐待这条龙!”

这群人强迫自己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现在还想为一条破龙申诉——拉罐已经不想说话,它将之前拿着的布袋打开,从里面掏出几个小型的金属工具。

一摇晃就会发出类似卖麦芽糖的发出的那种敲击声。

看到赫敏求知的目光,拉罐还是冒出几个单词来解释,“训练,龙,声音,疼痛。”

“训练龙让发出声音的人感到疼痛?”乔治插嘴。

“通过训练!让龙听到钥匙的声音就感到疼痛!”拉罐无奈地解释清楚,它不知道这些人是有什么毛病,“不停地摇钥匙就可以了,它能够认出这种声音。”

拉罐和安娜手里都拿着钥匙,巨大的叮当声在整个洞壁回响,上方的岩石似乎都摇摇欲坠,有点像蹦迪现场。

安娜看着那条巨龙布满伤痕的脸上出现恐惧的神情,颤抖着,向后退去,“拉罐,带他们去那个金库,不准停止摇晃钥匙。”

赫敏和双胞胎用漂浮咒将木桶送到金库门口,拉罐摇着钥匙不敢停下来,它冷冷地看着一群人,“我看你们现在要怎么进去?没有博格的话根本打不开门…”

赫敏将玩具熊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现在博格出现了。”

拉罐无语凝噎,它忽然想到自己曾经朝着一只玩具熊叫过小甜心,“哼…”它拉起博格的手,按在了金库大门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