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古灵阁的读书人②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3764字
  • 2020-12-16 12:44:12

七月十三,安娜十一岁生日的前一天,上午十点整。

对角巷的一切都很正常,就和第二次巫师大战结束后的每一天一样,热闹又祥和。

笼子里的猫头鹰慵懒地整理着羽毛,太阳伞底下坐着的三两巫师端着茶杯谈天说地,空气中混杂着柠檬和甜橙的香气,路上吃喝玩乐的人群密集,到处欢声笑语。

人是很复杂的动物,也许他们欢笑着,心里却想着老婆出轨的破事儿…脸上悲伤着,却在雀跃刚到手的5加隆…又或者某些人,看着年幼可爱,脑袋里却琢磨着怎么抢劫古灵阁。

安娜和双胞胎混迹在人群中。

他们看起来很放松,人手一个冰淇淋。

“吸溜…它捡到那袋加隆了吗?”安娜吃着冰淇淋,余光瞟向太阳伞底下坐着的妖精。

“吸溜…捡了,”弗雷德看到拉罐悄悄弯腰将布袋捡起,打开看了看,面不改色地将布袋塞进自己的包里。

“你怎么这么确定它捡到钱就会去那个什么'独角兽之家'?”乔治看着脸上挂着还悲伤表情的拉罐在和另一个妖精聊天。

“它们聊天的内容,吸溜…”

安娜又舔了一口冰淇淋,“拉罐在和那个笑得很开心的妖精抱怨——说老婆给自己的零花钱太少,它都没办法去见…呃…它的小甜心…”

乔治感觉受到了冲击,“小甜心?!”他压低声音,“什么玩意儿?等等…'独角兽之家'到底是什么家店铺?”

“不是什么好店。”弗雷德向乔治使了个'你懂的'的眼神。

“梅林的胡子啊…”乔治恍惚地舔着冰淇淋,脑袋里突然出现了画面…噫…他摇摇头,试图把那些东西清理出去。

安娜看着拉罐和它的朋友告别,朝着古灵阁走去,“走,跟上它。”

三人舔着冰淇淋表情镇定地跟着拉罐。

拉罐警觉地四处看了看,虽然看到了三人组,但只觉得是普通路人——毕竟图谋不轨者怎么可能在跟踪人的时候舔冰激凌?

它走到古灵阁门口,被看守大门的妖精注意到,“拉罐?真稀奇!我记得你今天好像不值班?”

“噢…易拉,我只是路过!”拉罐和看门的妖精打了个招呼。

“哈哈…又准备去酒馆?”易拉朝拉罐挤挤眼睛,“你家那位给你发钱啦?哦?看你这样子,还是准备去找…”

“呃…是去酒馆!我得赶快把钱用掉…”拉罐站在原地搓着手手,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你可千万别给她说啊!”。

易拉表示理解,“给我带瓶酒,我就装做什么都没看到…”

“当然当然…”拉罐赶紧走向翻倒巷的小道里,等看不到易拉了,它小声嘀咕,“我哪里有闲钱给你买酒,贪心的死妖精…”

路过的蒙面巫师听了一半,好奇地看了拉罐一眼,第一次见到妖精骂妖精贪心。

“看什么看!”拉罐朝地上啐了一口。

在工作时间之外,拉罐对待巫师可是毫不客气,它专门走的翻倒巷的一条小道,'妖精兄弟会'一个分部就建在这儿,妖精们在这条道上可谓是底气十足。

蒙面巫师摆摆手,错身让路,明显不愿意在这里和妖精发生争执,他又步履匆匆起来,刚走过一个转角,就看见三个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脸的妖精…从脸来看确实是妖精……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困惑。

乔治摆弄了一下专门露出来的妖精耳朵,压低帽沿,“怎么?没看过高一点的妖精啊?”

“你是想要嘲讽我们的身高吗?”弗雷德也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妖精耳朵。

“我们因为长得高已经够伤心的了!平时都不想把脸露出来!”安娜提高音量,同时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诡异,她假意捂着脸哭了两声。

安娜比双胞胎矮一些,她在面具上摸着莫须有的眼泪,“我倒是没什么…可怜我两个孩子,小小年纪就长这么高!”

有路过的好心妖精安慰她,“女士不要太伤心,长得高一些也没什么,总有女妖精会喜欢他们的…”

蒙面巫师惊慌失措,“抱歉女士!我没有这个意思…”他在其他路过妖精的凝视下快速离开了。

“对,”一个蹲坐在路边的纹身妖精安慰双胞胎,“长得高也没什么!实在找不到老婆,大不了买个家养小精灵…”

“嗯?”安娜和双胞胎在严实的伪装下都露出了地铁大爷看手机的表情,信息量过大。

“呃!不是那个意思!”纹身妖精慌忙摆手,“我是说家养小精灵也能做老婆能做的事!”

“嗯?”一群路过的妖精露出了地铁大爷看手机的表情。

“我是说类似洗衣服做饭…好了!当我没说!”纹身妖精拿起酒瓶子,赶紧起身离开了。

经过这个小插曲,安娜和双胞胎靠着逼真的假面具,严实的包裹,恰好的身高,接受着妖精们同情的目光,顺利融入了这条妖精小道——

“虽然我很想吐槽这个设定…”弗雷德压低声音,“但还是等我们恶作剧结束再说吧…乔治,快用秘密道具!”

乔治拿出一副彩色大眼镜戴上,看起来有些滑稽,“让我看看……这边!”他带着两人前进。

安娜朝着乔治的脸仔细看了看,他就像是一只彩色猫头鹰,“这就是你们说的秘密道具?”

“对,卢娜给我们的试验品眼镜——用来观察骚扰虻…虽然我们从来没有找到过,”弗雷德跟上乔治的脚步,“但用来追踪一种特殊的味道倒是挺好用。”

噢卢娜,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安娜扬起微笑,“什么特殊的味道?”

“呃……穆丽尔姨婆的毛披风的味道,我们在拉罐捡到的袋子里放了一块她披风上的布……”

“什么?!”隔着面具都能感受到安娜的震惊。

弗雷德停顿了一下,“不可思议对吧?我们也这样觉得!她那件在瑞典旅游的时候买的,不知道什么毛做成的披风…”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身上那种…嗯…'咄咄逼人'的味道沾到了披风上…”乔治回过头来。

“不管怎样,”双胞胎总结性发言,“我们还是很爱总是'气呼呼'的穆丽尔姨婆,她经常一边抱怨着又一边对我们好。”

“甚至还偷偷把披风藏在地精洞里给我们当礼物!”

“?”这绝对不是穆丽尔姨婆干的事情吧!

几人走过一个拐角。

“嘿!”乔治发出惊呼,“拉罐下楼梯了!快快快!”

跑到隐蔽处,安娜将变形戒指给弗雷德戴上,他取下妖精面具,快速长出了熊耳朵和绒毛,这下保证连他妈妈都认不出他是谁了…虽然韦斯莱太太也总是把他和乔治弄混。

流氓哨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时,拉罐正经过由粉色羽毛装饰的过道,它回过头,看到一只玩具熊站在楼梯上搔首弄姿。

“哇哦——”拉罐停下脚步,惊呼,“今天这是玩的什么?小甜心?”几乎没有疑惑地,它张开双手朝着玩具熊迎去。

玩具熊顿了一下,没有说话,沉重地走下楼梯,当然,拉罐看在眼里更愿意称呼它为'爱的重量',“看起来你真的很想我!我的小甜心!”

听到这句话,玩具熊猛地捂住嘴,停顿了两秒,然后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

“噢!甜心!这让我感受到了你的温度!”拉罐和玩具熊抱在一起。

“实在是太糟心了…”一个陌生的男声从玩具熊背后响起,引起了拉罐的警觉。

“是谁!?”它艰难地,试图从玩具熊的怀抱里脱身,但它失败了,它还从来不知道小甜心的力气有这么大。

“抓稳了——”拉罐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几乎是一瞬间的,世界旋转了起来。

“它叫我甜心的时候…我真的快吐了…”

耳边不断传来杂音,拉罐渐渐清醒,它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被蒙了起来,嘴里塞着东西。

“唔——”活动四肢,它惊恐地感觉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视觉的消失让拉罐非常无助,它试图用妖精魔法来帮助自己,但它会的所有魔法都无法在这种情况下产生作用,它只能默默祈祷——妖精之王保佑啊!我以后一定好好爱我的妻子!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咳,妖精拉罐…”一个女声响起,“劣迹斑斑,拿走不属于自己的财物…随地吐痰…还敢亵渎婚姻的神圣!”

“理应当斩!”男声从另一个方向响起。

“唔唔唔———”被塞着嘴的拉罐在挣扎,似乎有什么遗言要讲。

“不过,妖精之王总是宽容的,你被免除一死。”

“唔,”拉罐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必须完成你的使命,才能洗涤你的罪过。”

拉罐疯狂点头,它已经无心思考了。

“跪下。”

拉罐听到命令,它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被解开,有人走到背后将自己按在地上,呼吸声接近自己的颈脖——这人绝对不高,拉罐猜测它是也一个妖精。

这下拉罐更紧张了,难道是自己的妻子发现自己出轨?报告给了'妖精兄弟会'?它们现在要制裁自己了?!

“唔——咳!”它发现自己嘴里的纸团被取掉了,“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的同胞啊!我一定好好对待我的妻子!请放过我吧!”

沉默了一会儿,那个女声又响起了,“那么接下来,在我们握手后,你只能重复你在婚礼上说过话。”

“我…我不记得……”拉罐绞尽脑汁都没想出来自己到底在那场简陋的婚礼上说过什么,脑海里出现的只有妻子那张不算好看的脸。

“我们会帮你回忆。”

拉罐被迫伸出右手,一只不大的手与它相握,拉罐可以肯定这是妖精的手,成年巫师不配有这么一只手,只有妖精的手才会这么小。

不知道什么东西碰到了拉罐的皮肤,它瑟缩了一下,“很好,”它听到女声又响起了,“那么我们开始吧…”

“拉罐,你是否愿意认真爱护你的妻子——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照顾她,尊重她,在她没有背叛你的情况下,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拉罐突然想起了婚礼上的所有事情,穿着婚纱的妻子仿佛就站在眼前,她一脸苦笑着,因为罐罐侄儿不小心弄脏了她的婚纱……

“我愿意。”

似乎有一种热热的感觉从握手的地方传来,拉罐有些感慨,这就是誓言的力量吗?

“拉罐,你愿意尽你的最大努力保护你的妻子不受伤害吗?”

“我愿意。”

又一道热流从握手处传来,让拉罐感触良多。

它心里有些动容,自己这些年来干的都是些什么糟心事情,为什么要抛下妻子呢?她做的饭,洗的衣服,收拾干净的房间…自己又为她做过什么呢?似乎一直都在伤害她…

“拉罐,最后一个誓言,你愿意完全接受和实施你的妻子以及安娜的所有计划安排吗?”

“我愿意。”把我所有的工资交给她都没问题……等等,安娜是谁?

又是一道热流,从握手处传来,这道热流持续了一段时间。

“没问题吧?”它听到有人在小声嘀咕。

“肯定没问题,因为这玩意儿,我左右屁股瓣都不对称了,记忆深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