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雨夜玫瑰③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3415字
  • 2021-02-02 15:16:53

像往常一样从舒适的大床坐起来,瑞秋打开窗帘。

外面是一个小花园,有个熟悉的眼镜男在给花浇水,看到了瑞秋,男人笑了,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和她打招呼。

瑞秋很纠结,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最终礼貌地挥了挥手,快速拉上窗帘。

格拉斯是莉莎的男朋友,瑞秋摇摇头,告诉自己,尽管他很优秀,态度很暧昧,自己也不该有其他的想法。

“姐姐!你今天要来我们学校表演对吧?”

瑞秋看着跑进来的可爱妹妹,明黄色的毛衣让人心情都好了起来,她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对着妹妹微笑,“当然,特洛伊!好好看姐姐的精彩表演吧!”

“我会的!”

特洛伊关上卧室门,有些支支吾吾,“听说莉莎…姐姐…也会和你一起表演…”

“是的,她的舞蹈很厉害!”瑞秋赞同道,摸了摸特洛伊的脑袋,“我还远远不够……”

“但你只学了不到半年!”特洛伊夸张地挥舞手臂,“他们说你是天才!说你是'雨夜玫瑰'!昨天爸爸在鼓励莉莎的时候,格拉斯哥哥说你再隔不久就能超越所有人!莉莎都点头了!”

“格拉斯?”瑞秋实在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在女朋友面前表扬自己?如果喜欢自己,又为什么不分手后再来追求呢?

“他们终于说了句实话!你就是最棒的!”特洛伊感到不平,“爸爸以前最喜欢我们,现在搬到这里,眼里就只有莉莎!他甚至只鼓励了莉莎,没有鼓励你!”

“特洛伊,”瑞秋看着特洛伊的眼睛,“如果不是因为莉莎,我现在还在为我们的房租而奔波,根本不会有时间学习跳舞。”

“我们该为现在拥有的生活感到满足,”瑞琪补充到,“还得感谢莉莎……”

“绝对不要!”特洛伊红着脸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僵硬了一瞬间,哼了一声从空隙跑过去了。

瑞秋看着还维持着敲门动作的莉莎,有些懊恼,希望刚才的对话不要被她听到,“有什么事吗姐姐?”

“噢!”莉莎回过神来,神情有些恍惚,“该吃早饭了……”

“好的我马上下来!”

莉莎点点头,转身,走下楼梯,瑞秋走到楼梯口看着她的背影。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四周突然漆黑一片,嘈杂的音乐声从墙后传了过来,有广播在通知'……下一个节目是舞蹈表演'黑天鹅'……'

“啊——我的腿——”穿着演出服狼狈跌坐在地上,莉莎在痛呼,一群人围了上来。

瑞秋看到莉莎受伤,朝着她的方向伸出手,着急想下去看看。

“啪,”楼道的灯光亮了起来,

“是她——瑞秋推的我!”

瑞秋维持着伸手动作僵在原地,所有人都用震惊不解的目光盯着楼梯口的自己,瑞秋试图解释,“我只是想拉住她,我没……”

“我去抓住她!”格拉斯跑上楼梯,他的目光不再是伪装出来的温柔,而是一种邪恶的,带着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原来,他不是想找新女朋友,而是想找一个新猎物。

看着他的目光,瑞秋突然知道不对劲的地方在哪儿了。

所有认识的人,瑞秋都记得他们的目光,欣赏的,渴望的,邪恶的,厌恶的……只有莉莎的目光,瑞秋一点印象也没有——

因为她从来不敢看自己的眼睛。

瑞秋从一张吱吱呀呀的破木床上醒来,一睁眼就望进一双水灵灵的绿色眼睛——带着好奇,好像下一秒就要问问自己身上有没有藏着什么好吃的。

瑞秋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满脑子吃瓜的安娜一头雾水地遭受了美颜暴击,这美女有什么毛病?

“小天使,这里是天堂吗?”瑞秋将袖子放下,本想遮住手腕上的伤疤,却发现伤疤不见了。

“不是,”金妮放下茶杯,拿起椅背上搭着的毛衣走过来,“天堂?那是什么地方?”

瑞秋这才发现这间简陋的小房间的角落之前还坐着两个喝茶的姑娘,其中一个拿着一根短棍,照着书上不停挥舞。

“谢谢——”瑞秋接过毛衣,“那这里是地狱咯?我还以为自己这辈子没做什么恶事……”

她有些感慨,“我还能给我的家人留下点什么信息吗?通过……托梦?或者灵异事件什么的?”

“恐怕不能,瑞秋小姐,”瑞秋看到那个挥棍子的小姑娘走了过来,“因为这里也不是地狱。”

“你现在在伦敦查令十字路的破釜酒吧,还有机会亲口告诉家人你想说的话,”赫敏递给瑞秋一杯热茶。

“你们从格拉斯那个变态手里救了我!?”瑞秋差点把热茶晃了出来,“我的上帝啊!你们还好吧?”

“当然,我们还把那个毛心脏的混蛋扔到了他该去的地方,”木门被打开,一群男孩涌了进来,整个房间再次被红头发占领。

乔治将肩膀上的凯瑟琳放到桌上,“莲娜女士已经知道我们今晚住在对角巷了,赫敏,这是你的信——”他将一张支票纸递给赫敏。

'……亲爱的赫敏,这还是我和你妈妈第一次见到猫头鹰来送信!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很高兴你交到了朋友,但你得找个电话亭给我们打电话,我们想要确定你的安全!今天的雾太大,电影活动不得不提前结束,刚好在'公主和乔最后握手重新认识'的时候,大雾完全遮住了银幕画面……'

'……我和你妈妈一致认为,这将是一个新的故事,在大雾的帮助下说不定他们能有个童话故事的结局……'

'……我身边没有信纸,只能写在这张支票上,我已经签好了支票,你可以自己填写金额,当然,银行会核查你的身份,不过不用紧张,我已经电话通知过他们了……'

'……P.s.赫敏宝贝,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表?我今天戴手表出门了吗?真是奇怪……'

赫敏抬头看了一眼在桌上蹦蹦跳跳的凯瑟琳,“安娜,我爸爸说他的手表——”

“噢凯瑟琳!”安娜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猫头鹰,从它的羽毛里找出一块手表还给赫敏,“对不起!”

“没事!但是这块手表……”

“是我的,”乔治将手表接过,“它太厉害了!我完全没发现!”

“请不要夸奖它,”安娜将凯瑟琳翻了个底朝天,找出了两块手表,还有一个小戒指,“它会变本加厉的!”

“这枚戒指是从哪里来的?”罗恩拿起桌上的戒指,“莲娜女士的吗?”他试着将戒指戴在自己的大拇指上。

“唔!”罗恩开始变高,变得毛绒绒,还长出了像熊一样的耳朵。

双胞胎对视一眼,“杜杜的玩具熊戒指!”安娜也想起这个戒指是个什么东西了,看起来小偷猫头鹰在对角巷的生活也不怎么安分。

哈利和赫敏惊呆了,“罗恩——你还好吗?”

这果然是地狱吧,躺在床上的瑞秋微笑着将被子盖过头顶,试图逃避现实。

几分钟后,除了瑞秋,所有人都体验了一把变成熊的快乐,“你真的不想试试吗?”安娜试图邀请她。

“呃,还是算了吧,”瑞秋坐在床边,正在穿上鞋子,“谢谢你的好意,也谢谢你们救了我——”

“你要离开?”赫敏挡在她身前,“你要上哪儿去?!警察在通缉你!”

“你们知道我被通缉了!”瑞秋震惊地看着眼前这群孩子,“你们为什么要帮我?帮助一个通缉犯!?”

为了避免瑞秋产生'这群'熊'孩子真是没有安全意识'的错误认识,赫敏赶紧解释,“我也在厕所!就在你的隔间!我们知道你是被冤枉的!”

“感谢上帝,好歹最后还有人能够相信我,”虽然只是几个孩子,虽然什么用也没有,“我已经很感激……”

“我们去警察局!我可以当你的证人”赫敏握住瑞秋的手臂。

“我也可以,证明眼镜男把你关到车里,”罗恩举手,他拉过哈利,“哈利也可以!”

哈利重重地点头。

“我和金妮就算了,有个警察似乎看到了我们。”安娜摸着下巴回忆着,“赫敏倒是没关系,她在副驾驶,刚好被我挡住。”

“对,”金妮记得很清楚,“他吓得像看见了两头火龙!”

那确实是很贴切了,赫敏暗暗吐槽,要是自己是那个警察,也得被吓得不轻。

“记得带上这个!”弗雷德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

安娜接过照片,上面是眼镜男将瑞秋扛在肩上溜进小巷的样子,两人的脸都很清晰,安娜挑了挑眉毛,咦?

“怎么可能?!”赫敏凑了过来,她惊讶道,“我们找到眼镜男的时候,瑞秋就已经在车里了!这照片是怎么来的?!”

“那这可就复杂了!”罗恩拖长声音,“要从我们是怎么过来的说起。”

“哦对!”金妮突然意识到,“你们是怎么过来的?”在安娜一行人抵达不久,男孩们就赶来了。

“要多亏了一个老人——就是在地铁上踩我脚的那个!”弗雷德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他竟然是个巫师!”

“我们刚把眼镜男扔到垃圾箱,就看到那个黄毛衣女孩气喘吁吁地往这边跑,她嚷嚷着警察来了,”乔治补充到。

“我们跑来通知你们,但警察到得太快——在你叫了一声'对角巷'开车逃走后,那个黄毛衣女孩突然不见踪影,老巫师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那个老巫师说他刚好带着相机把这事儿拍了下来,”哈利对老巫师印象很好,“他还用一辆可以飞的黑色小车载我们过来!”

“他很幽默,很有趣,”罗恩看着那一叠照片,不经意地提起,“他把魔杖插在方向盘后面!说那样会方便他释放魔法!”

把魔杖插到方向盘后面?

安娜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种不寻常的行为。

“那他人呢?我们得好好感谢他!”

“早走了,”乔治耸耸肩,“我们感谢了他,噢,还有这个!”乔治拿出一个信封。

“他说把这个给瑞秋——如果那个'可怜的金发女孩儿'需要的话,可以用这个信封里的东西。”

“他还让我们千万别看!”罗恩神秘兮兮地补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