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雨夜玫瑰②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3234字
  • 2020-12-12 13:07:00

临近傍晚时的伦敦警察局一片祥和,巨大的椭圆形办事大厅只有寥寥几人。挂着微笑的办事员正应应付着一位老太太的问题,隐藏在桌下的腿在不耐地抖动。

这个时间警察局里该出警的出警,该吃饭的吃饭,醉酒闹事的,小偷小摸的拘留犯都被关在笼子里,清洁工打着哈欠清理着大理石地板,只剩下少数实习警察在二楼走廊步履匆匆。

“咚咚——”一间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来,”端着茶杯的珀利斯警官翻了一页文件。

“噢!警官,我有些发现——”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小警察走了进来,他抱着一个文件夹。

“唰——”一堆纸张从文件夹开口处滑落下来,撒了一地。

小警察手忙脚乱地蹲下收拾,“我很抱歉!”

珀利斯警官无奈地捏了捏鼻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当然没事卡尔雷斯,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他咳嗽了两声,“所以——你发现了什么?”

卡尔雷斯满脸通红地将资料摆在桌上,之前精心排的页,现在也完全看不出来了,他在一堆乱乱的资料里寻找,动作愈加慌乱,他的眼睛余光能瞟到珀利斯警官皱起的眉头。

“这里,我重新看了'龙小学'那件事记录下来的所有目击证人的……证词,”他终于找出那张纸来,珀利斯警官挑了挑眉毛,“还有当时的监控录像,没有任何……决定性证据可以证明瑞秋就是这件事情的策划者……”

“所以,你什么都没发现是吗?”

珀利斯警官放下手中的茶杯,从卡尔雷斯进来开始第一次看向了他的眼睛。

“呃不……我是想说瑞秋可能是无辜的……”卡尔雷斯在珀利斯警官的盯视下本就不强的气势越来越弱,但他还是坚持把话说完,“我认为莉莎的男朋友有些……可疑……”

“很好,卡尔雷斯,”珀利斯警官走到门口将门关上,“我完全没能想到你能查到这些,毕竟你是如此的……”他停顿了一会儿,想了个不那么激烈的词,“年轻。”

“什么?”卡尔雷斯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他不太懂警官的意思。

“你调查过瑞秋的家庭背景?”

“是的,”卡尔雷斯在一堆纸里翻找,这次他很快就找到了,“她有一个叫特洛伊的妹妹在'龙小学'读书,她们的生母在生下特洛伊后就去世了……”

“而受害者莉莎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三个女孩和他们的父亲一起住在牛津路的双层公寓里……”

“牛津路的公寓是谁的?”珀利斯警官突然问了个在卡尔雷斯看来并不是很重要的问题。

“嗯——”卡尔雷斯试图回忆,但没有一点印象,他只能支吾着回答,“警官,我不知道……”

“我来告诉你吧,”珀利斯警官又回到他的椅子上,端起那杯茶,“那房子是的莉莎的,准确来说是莉莎母亲的,坐落在牛津街的抢手位置——”

“莉莎的生母最近得病去世了,'渴望亲情'的莉莎就将自己的亲生父亲接到公寓里来,顺带自己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珀利斯警官嗤笑一声,“她可真是博爱。”

“有什么不对吗?”卡尔雷斯挠了挠头,他是真的糊涂了。

“当然不对,”珀利斯警官瞟了他一眼,“如果是你,你会把抛弃自己和母亲的负心汉接到家里住吗?外加他的孩子?我了解到莉莎之前对待父亲的态度可是非常糟糕。”

“那怎么——”

“是因为莉莎的男朋友,格拉斯.埃蒙派特。”珀利斯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地喝了起来,完全无视卡尔雷斯瞪大的眼睛,“应该是他的计划,最终目标是瑞秋。”

“啪!”卡尔雷斯激动得拍了桌子,“什么?你明明知道!那为什么还要通缉瑞秋?!”

“冷静点儿年轻人,我们动不了埃蒙派特,'拜德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光是这一个头衔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通缉一个无辜的女孩儿?”卡尔雷斯开始思考自己成为警察的意义。

“当然不是,”珀利斯开始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些闪光,尽管很微弱,“谁说我们在坐以待毙?通缉瑞秋是为了——”

“咚咚——”急促敲门声打断了珀利斯想说的话,一个声音叫嚷着,“警官,有人报警声称在牛津街附近的托特纳姆法院路地铁站看到了瑞秋!”

“走吧,”珀利斯警官拿上自己的大衣,催促还愣在桌边的卡尔雷斯,“最好能先他一步。”

“他?”

红蓝的警灯在身后张扬着,警笛声持续叫嚣,副驾驶没有门,凌乱的狂风吹得赫敏睁不开眼睛,“太快了安娜!太快了!肯定超速了!”

“拜托,赫敏!要是我决定乖乖遵守交通规则,一开始就不会坐在这个位置!”

“偷一纳特都会被关进去,还不如去抢劫古灵阁!”金妮抱着瑞秋总结到,“后果差不多,不如放手去干——还不一定会被逮到呢!”

“在理!”安娜为金妮喝彩,瞧瞧我们的狠人金妮,平时不开口,开口就是精彩绝句。

“老天——”伴随着赫敏的惊呼,安娜顺利躲开一辆又一辆的汽车,系统显示的反应力高级可不是仅仅是说说而已。

“你们巫师开车都这么狂野吗?!”

“你也是个巫师赫敏,别置身事外——帮我把腰上的蓝色布袋打开!”安娜从袖子里掏出魔杖,对着赫敏打开的布袋,“《给忙碌烦躁者的基本魔咒》飞来!”

这名字可真应景。

赫敏发誓她听到了布袋子里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一本书从袋子里飞出,赫敏赶紧将它接住。

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开始弥漫。

“噢粪蛋——”赫敏还以为粪蛋是魔法界的口头语,“算了——快打开那本书,有一章叫…呃……总之是硬舌咒后面那一章。”

赫敏咽了口口水,她打开过这么多本书,还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她能看到书里的图片都在动作,既怪异又有趣。

“找到了!这章叫'给点隐私'!”赫敏将书展开给安娜看,“然后呢?”

安娜将魔杖扔给赫敏,“学会它!学会这个咒语!”

“?”赫敏还以为是风太大让自己没听清,但习惯性的,学霸的属性让她拿着书就想一行一行看下去。

'……根据某位巫师发明的的烟幕咒(那玩意儿在决斗上就是个鸡肋!谁面对面决斗的时候会放个烟让自己看不到敌人在哪儿?三思!笔者亲身经历!)改编——'雾隐咒',此咒语去除了烟幕咒的防御效果,着重加强烟雾浓度,以及收放的精准度……'

'……本魔咒适用于:决斗失败后的遁逃,摆脱恼人的追捕,给魁地奇比赛增添烦恼等等;非常适用于:给浴室增加氛围,防止讨厌的麻瓜前来偷窥(因为隔壁的老先生不在大雾天出门,我才会改编出这个魔咒——好让他不再来偷窥,能给我些私人空间,我已经够烦躁的了!)……'

'……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保护自己的隐私,请随着图片挥动魔杖,跟着重音标识念:云雾缭绕……'

真的能成功吗?赫敏半信半疑地照着说明挥舞魔杖,“云雾缭绕!”

她感觉有一种清凉的感觉聚到手掌,然后传到指尖,魔杖顶端开始涌出一股一股的雾气,源源不断。

“哇!”金妮伸手抓了一把,空气都是湿润的。

赫敏被自己的魔法惊住了,她看了看手中不长的的小木棍,它看起来是那么平凡。

马路上的车都停了,这突如其来的大雾让这整个区域都慢了下来。

一辆被堵在车流中的警车里,卡尔雷斯正一脸震惊地抱着脑袋,他维持这个姿势已经有一段时间。

珀利斯警官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年轻人——”

“那可是一个不超过十岁的小女孩!她在开车!我的老天!”卡尔雷斯尖叫出声,“后座上那个抱着瑞秋的女孩还在和我打招呼!”

“呃,我忙着开车,可能不能体会你的惊讶……”

珀利斯警官打开车载广播,“你确定没看错?一个十岁女孩怎么可能开车在车流里穿梭?这车技,最起码得是一个纹身壮汉。”

“我可能看错了,”卡尔雷斯自顾自的点头,“可能还疯了。”

'……播报一则新闻,突如其来的大雾天气使伦敦西区交通陷入瘫痪的局面,神秘的局部大雾没有丝毫预兆,但专家声称,这只是大自然的一种正常现象……'

“看来我们找不到瑞秋了,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她没有和埃蒙派德绑在一起受罪,那也算是个好消息。”珀利斯看了看窗外,只能看到大雾中不算清晰的其他车灯。

“一个好消息?”卡尔雷斯愕然,“我还以为你想逮着这个无辜女孩尽早交差!”

“呵,年轻人,”珀利斯警官嗤笑一声,“我更希望通过瑞秋找到埃蒙派德的犯罪证据,我们盯着这个人渣已经很久了——本来计划在瑞秋被拘留的时候告知她这件事,但她直接逃走了……”

“我们只能打着通缉的名号留意她的动向,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想办法保护她的安全。”

“怎么?”看着卡尔雷斯一脸懵逼,珀利斯觉得有些好笑,“还以为自己发现了伦敦警察局的腐败内幕?想做电影里的孤胆英雄?”

卡尔雷斯的脸瞬间红了,他支支吾吾,“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相信这个职业吧,”珀利斯警官点了支烟,将车载电台调到音乐,“至少大部分时候都还是很可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