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落难的韦斯莱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208字
  • 2020-11-29 12:10:39

“快!”尼法朵拉加快了脚步,她看见城堡方向不远的地方有个身影朝着他们走来,鹰钩鼻,齐肩黑发,从远处看起来像一只黑蝙蝠。

霍格沃茨探险队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要是被斯内普教授缠上,那就意味着麻烦肯定接踵而至。

“豁出去了,我去拦住斯内普教授,”尼法朵拉一脸视死如归,她指着那棵突兀的树,“那是打人柳,你们得用石头扔中枝干上的结疤,它会停止攻击,树下面有条密道——通向霍格莫德村,行动起来!快快快!”

她朝着斯内普教授跑去。

利用尼法朵拉牺牲自我换来的时间,几人赶紧行动起来。

但捡起石头扔了半天,没一个打中结疤,哈利看了看自己拿着石头的手,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运动天赋。

“要不我们直接靠近它去按结疤?”乔治提议,“不然再打一万年都没法——”

罗恩张大嘴巴,这树绝对成精了,在听到乔治说要靠近的时候它直接伸出一根树枝将乔治挥飞出去,弗雷德赶紧过去将乔治扶起来。

“嘶——这树太暴躁了!”

安娜捏着下巴思考——打人柳下的密道是通往尖叫棚屋的,这个屋子主要是作用是防止'劫掠者'中的月亮脸卢平变身成狼人伤到学生。

狼人不会攻击动物,所以'劫掠者'剩下的三人——詹姆,小天狼星和小矮星彼得为了在卢平变身的时候陪伴他,都练成了阿尼玛格斯。

每次卢平变身,都是阿尼玛格斯为老鼠的小矮星爬上打人柳按结痂。

这说明'打人柳'顾名思义,只会打人。

“哈利,威猛先生呢?”

哈利从披风里掏出一个毛绒绒的黄色小球,“嗡——”

安娜将威猛先生放到地上,指着打人柳上的结痂,“威猛先生,去碰一下树干上的那个伤疤。”

威猛先生很快展现出了它的用处,一团毛绒绒灵活地爬上打人柳,直到威猛先生按下结疤,打人柳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成功了吗?”安娜尝试着靠近打人柳。

“我来吧,”弗雷德先一步靠近柳树,没有半点动静,很安全,“快走!他不攻击人了!”

一边跑向密道入口,他们看到尼法朵拉失落地站在一旁,脸上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表情,斯内普教授已经轻易攻克了尼法朵拉建成的防线,朝着打人柳走来。

几人手忙脚乱地进入密道,这个时候却出现了一个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人。

“呃——斯内普教授,嗯——我是说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珀西突然出现,斯内普眉头紧皱被迫停下了脚步。

珀西拿着一个小本子,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个魔药上的问题,已经困扰我很久了,我今天得把它搞清楚……”

“珀西!”罗恩低声尖叫,“我没看错吧!那可是珀西!”

“他竟然在帮我们!”乔治惊恐。

“不可思议!”弗雷德怀疑。

“这让人惊讶吗?”哈利不解,“他不也是你们的哥哥吗?”

嗯,直击灵魂,哈利的问题问得很有水平。

可能珀西作为韦斯莱家老三,从没得到弟弟们的认同。

安娜知道韦斯莱家七个孩子的关系都很好,但'很好'也是有程度的——珀西,他严肃,整洁,戴眼镜,是韦斯莱夫人夸赞的对象,在七个孩子里算是比较格格不入的那一个。

双胞胎喜欢整蛊他,罗恩和金妮不喜欢听他唠叨,比尔和查理两个哥哥又和双胞胎是同样的性格——大家都爱开玩笑,只有他是韦斯莱孩子中的异类。

再加上作为第三个出生的孩子,他应该在年幼的时候经历过韦斯莱——一个纯血家族富有的时光,随着弟弟妹妹的增多,韦斯莱家负担加重,他又体会到了拮据的生活。

他知道钱的重要性,在兄弟姐妹中没有话语权又让他特别渴望权利,渴望被关注——可能这就是导致他后来追随魔法部的原因。

但不能忘记的是,亲情最后让他选择了回来,回到陋居,回到家人身边——

就像现在,他毅然决然挡在'成功路上需要讨好的对象之一',斯莱特林院长面前,为自己的兄弟争取时间。

韦斯莱家三人沉默了。

“好吧,也许他也不是那么…嗯…总之得快点回去了,让我们还有时间把地精从他的房间里清理出去……”弗雷德底气不足。

“什么!”罗恩惊讶了,“我们昨天清理的地精全放在在珀西的房间里了!”

“也不是全部……”乔治微笑,“早上看你不在,我们在你房间也放了两只。”

罗恩和双胞胎打闹着跑进密道,安娜和哈利对视一眼赶快跟上。

这条密道很长,有点像一条管道,相比蜂蜜公爵那条密道要宽敞许多,弗雷德说这是'高一点的妖精'挖出来的。

经过大概十分钟的长途跋涉,一个急转弯,微弱的光亮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间落满灰尘的屋子,窗户被木板封了起来,风穿过木板空隙发出“呜呜——”的声音,墙上贴着发黄的纸,地上全是脏兮兮的泥点,杂乱的脚印,甚至还有干了很久的的血迹。

看起来就像是什么刑事案件的案发现场。

哈利将跃跃欲试的威猛先生抓紧,可不能乱吃这些灰尘,不吉利。

“又一个对角巷92号!”弗雷德四处打量着,似乎'对角巷92号'已经成为了脏乱差恐怖房屋的代名词。

“杜杜?嘟嘟?嘟噜噜噜?这里会不会也住着什么家养小精灵——我提议,这次我们还是不要上楼了……”乔治心有余悸地看了眼角落里残破的木制楼梯。

“赞同!”罗恩拉着哈利躲在乔治身后。

“有人在这里和熊搏斗过吗?”弗雷德偷偷看了眼安娜,搬开挡着路的瘸腿木椅——这里的家具都像被人故意砸碎。

安娜注意到了弗雷德的目光,笑着解释,“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还没来得及。”熊是没有的,狼人倒有一只。

“嘿!那里有扇门!”罗恩从乔治身后探出头来,指着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确实有一扇木门。

“能打开吗?”安娜用脚踢了踢木门,木门纹丝不动,“嘿!我不信这世界上有我安娜打不开的门!”

“安娜!冷静!”哈利带着惊恐,他以为安娜又要使用'恐怖分子开锁咒',一把抓住安娜正在蓝色花花布袋里摸索的手臂,“不要冲动啊!”

安娜一脸奇怪表情地掏出一根黑色发夹,“冲动什么,我可冷静了——”

她一脸兴致勃勃,“男孩们,让我来给你们展示一种神奇的麻瓜技术——”

“撬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