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误入片场的少年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3130字
  • 2020-11-26 07:00:38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弗雷德打了好几个喷嚏,“可是这个时候妈妈和金妮应该还没回家吧……”

“我也,”乔治打了个冷战,“这种预感往往很灵——”

几人走在空荡荡的走廊,半天都没遇到一个人,安娜试图去询问一幅端坐的贵族女士的画像,得到了一个白眼。

“真安静!为什么没人?”罗恩打量着边上站着的盔甲,他们刚才来到了一条满是盔甲的走廊,“哈利,你猜这些盔甲动起来是什么样子?”

“那肯定很威风,”哈利看着乔治和弗雷德打开一个盔甲头盔,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过也有些吓人——我们为什么不下楼?”哈利忽然想起被达力强拉着看过的鬼片。

“要是迷路了可就不好了,”安娜推开一扇木门,迎面就是一张讲台,巨大的落地窗在讲台后面,紫色窗帘被捆在两旁,窗边到讲台的一段距离被堆满大大小小的书,而靠墙的两边则各有几排桌椅。

一个人也没有,安娜退出教室将门合上,“而且就我们刚才看见的那些转动的楼梯,不说别的——要是不小心摔下去——我可是数了数,这可差不多有四层楼高。”

“圣芒戈见!”弗雷德做出受伤的样子,'虚弱'地倒在乔治怀里“乔治——”。

“不!弗雷德!不!”乔治配合他表演。

罗恩对着哈利和安娜嘀咕,“可能他们回家就会被妈妈打成这个样子——”

“当然,我们不会忘记你的,”双胞胎一左一右架着罗恩,推开走廊尽头的一扇布满花纹的大门。

这里是一间陈列室,黑色大理石地板,房间里有着极大数量的水晶玻璃柜,各种金制银制的奖杯,奖牌以及雕像被规整地摆放在其中,墙上挂着的闪闪发亮的盾牌更是吸引人的目光。

“看起来像真的金子,”安娜敲了敲一个挂在墙上的金盾牌,发出蹭蹭的响声。

“嘿!快看!这儿有一张学生会主席列表!”

一群人围了过去,罗恩瞪着眼睛在上面找,“看到比尔了吗?”

弗雷德指着格兰芬多那一列的最下面,“这儿,比尔.韦斯莱,不错不错,”他鼓起掌来。

哈利凑过去,也看到了比尔,不过更引起他关注的是上面的两个名字,詹姆.波特(1977—1978),莉莉.伊万斯(1977—1978),那是他的父母——曾经是优秀的学生会主席,哈利脸上露出笑容,他骄傲地指着那两个名字,“这是我的爸爸妈妈,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他们这么厉害。”

“这是当然的!他们曾经和神秘人战斗过!”罗恩瞪大眼睛强调,“爸爸说过他们都是很强的巫师!”

“喵——”一只骨瘦如柴的猫出现在房间角落,没人看到它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暗灰色,瞪着双灯泡一样的眼睛,它似乎与阴影融为一体。

把罗恩吓了一跳,“这只猫什么时候出现的!?”

这是——安娜凑近看了看猫咪,她不太清楚这到底是麦格女士,还是洛丽丝夫人,但这差别可就大了,前者是个魔力非凡的教授,被她逮到那就只能乖乖离开了,而如果是后者就还有余地,最多引来费尔奇的追捕。

“糟了!快走!”乔治拉着罗恩跑出房间,弗雷德则拉着安娜和哈利。

“查理和我们抱怨过那只猫!灰色!炸毛!大眼睛!它总是帮城堡管理员监视学生们!”

几人赶快从陈列室跑了出来,匆匆经过盔甲走廊,本想直接回到独眼巫婆的雕像,却在半路遇到了一个人——他佝偻着背,面色苍白,脸颊凹陷,一双暴突的浅色眼睛死死盯着这群不好好穿制服的孩子,他双下巴上的肉颤抖着,“你们!为什么不穿制服!?还在走廊里乱晃!”

“是不是想趁着教授们都去看魁地奇——做些什么坏事?!”

城堡管理员阿格斯.费尔奇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乔治捂住罗恩差点发出尖叫的嘴,几人头上都是冷汗。

安娜无法形容费尔奇的外貌——也许比《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要好上许多,但他一直嘟囔着'对待这些学生太宽容了','要恢复鞭刑',可以看出他的心灵一定没有卡西莫多那么美丽。

“呃……先生,不是——我们没准备干什么,我们只是忘记了……”弗雷德挠着脑袋,斟酌着语言。

费尔奇奇怪地看他一眼,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忘记了——看来你们也忘记了扣分和关禁闭!”他仔仔细细打量了这几个'面生'的学生,眉头越皱越紧——“你们是哪个学院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们?”

安娜眼神示意大家往楼梯方向后退,她用长发遮挡面部,站在费尔奇面前,“先生,我们是拉文克劳的学生,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图书馆,您很少看见我们——这很正常——我们向来安分守己。”

“拉文克劳,拉文克劳…”费尔奇嘀咕了一阵,“你们也不是那么让人省心,不穿制服!我还是要关你们禁闭——”

“跑!”安娜不等费尔奇说完,一声令下让大家向后跑去,趁着费尔奇恍惚的瞬间,她掏出魔杖指着石质地板,“清理一新!”

“咣——”正想跑去追捕'逃犯'的费尔奇不可置信地摔倒在地上,他摸了摸地上那一片光滑的地砖,从没想到石砖还能光滑到这种程度,“你们竟然在走廊使用魔法!我绝对要抓到你们!”

几人也顾不上那些楼梯是否移动,趁着费尔奇还没爬起来,他们沿着楼梯快速下楼,墙上的画作传来一阵阵惊呼,哈利能看到穿着华丽羽服的合唱团发出了尖叫,拿着农叉的草帽男愤怒地从草堆上跳下来,还有一只红色的鸟从一幅画穿到另一幅画,紧紧跟着他们,似乎这是一场有趣的游戏——整个城堡都热闹了起来。

“糟了!”快到二楼的时候楼梯忽然改变,跑在最后的罗恩被留在楼梯的上半截,气势汹汹的费尔奇发出欢呼,“这下你们跑不了了!”他一步步逼近。

“罗恩!呆在那儿别动!”哈利大喊,他看到罗恩着急躲避费尔奇差点踩空,但还是来不及了,罗恩失去重心。

安娜能够看到费尔奇脸上的错愕,他张大嘴巴,可能没有想到罗恩会摔下楼梯,说起来,费尔奇虽然一直说着支持鞭刑,每年都向邓布利多申请要给地牢的铁链上上油,但似乎从来都只是说说——这人除了凶了点,关学生禁闭,让学生义务劳动——其实也没做什么,可能要被他关禁闭的时候才能恨上他吧。

安娜能够看到费尔奇试图伸手抓住罗恩让他别掉下去,他是个没魔力的哑炮,也只能做出这样的努力了,弯曲的腰杆都努力挺直。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罗恩中了安娜的漂浮咒,重重撞向上层楼的楼梯,不过还好,他捂着头慢慢向安娜他们飘去,“真酸爽——”弗雷德将他接住,一行人在费尔奇的叫骂声中逃离。

“哒哒哒——”几人在走廊狂奔。

从华丽的大理石石阶上下来,众人终于来到一楼,这是一间非常大的屋子,安娜猜测这应该就是门厅——大得能把安娜家整栋房子搬进去,天花板高不见顶,即使是在白天,石墙上也都燃烧着火把——不愧是英国唯一的魔法学校,够奢侈。

“哇!瞧瞧这大沙漏!”罗恩惊呼,四个巨大的计分沙漏就摆在一扇巨大的橡木大门两侧,里面都是些闪闪发亮的宝石。

“似乎格兰芬多更胜一筹……”乔治睁着眼睛说瞎话。

“虽然我也想这么欺骗自己,”弗雷德叉着腰看着沙漏,“但格兰芬多应该是好看的红色,而不是诡异的绿色。”

“不知道,如果——”罗恩对着哈利和安娜挤眉弄眼,“我是说如果,他们中的任意一个人去了斯莱特林会怎么样?”

“不会有这种可能,要我说,我们站在这儿所有人——”乔治看了看门厅站着的哈里,安娜,弗雷德,“应该都会去格兰芬多!”

“哈利,不说了——大难不死的男孩,安娜——屠熊可是需要不小的勇气。”

“至于罗恩,我和乔治——韦斯莱家向来都是格兰芬多!”弗雷德敲了敲装着红色宝石的沙漏,可能试图将上面的宝石敲一些下来,但是无果。

双胞胎的推测很准确,就安娜所知,这群男孩确实都是未来的格兰芬多人。

不过安娜并不认为自己会进格兰芬多,也许赫奇帕奇会更适合自己,这个想法从一个穿着黑底黄色花纹长袍的女孩在大理石楼梯右后方冒出来开始,扎根心底。

“糟了糟了,睡过头了!”她头发乱糟糟的,一手整理着衣服一边嘟囔,看起来刚从休息室出来。

众所周知,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休息室都是塔楼——塔楼就意味着楼梯。

而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都在地下室。

刚才为了躲避费尔奇的追捕,一行人被迫在二楼进行躲藏,安娜发现二楼可是有不少教室——

是选择每天上完课累死累活爬个塔楼?还是选择舒舒服服在礼堂吃完饭就回去睡觉——更别提厨房就在赫奇帕奇休息室周围……

这还用选吗?

至于斯莱特林——似乎有些血统要求,可能没机会吧?

安娜对斯莱特林没什么偏见——那里同样也出现了很多优秀善良的巫师——听说梅林都曾经在斯莱特林学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