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欢迎来到拉文克劳休息室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077字
  • 2021-04-05 22:38:23

安娜皱起眉头。

在小男孩的眼中,天空的颜色其实是大部分人眼中的绿色,而草地的颜色则是大部分人眼中的蓝色。

这似乎对小男孩的生活并不会产生影响,十七世纪也没有什么专业的检测工具,那要怎么去证明小男孩患有这种色盲症?

这似乎是个无解的问题,他要怎么知道自己认知中的蓝色,和别人的蓝色不是同一种颜色…

色盲悖论。

“呃…”安娜挠了挠脑袋,脑袋飞速运行,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就是个色盲症患者,眼中的颜色和别人看到的不同。

沉默了一会儿,安娜咳嗽一声,“这个问题无法解答。”

鹰状青铜门环没有搭话,用沉默嘲笑着安娜的放弃。

“能不能换一个问题?”

青铜门环依旧没有搭话,它轻轻晃动,似乎是在用行动回答安娜'不行'。

安娜只能走到一边,希望等着下一个出现的好心小鹰将门打开,不满地盯着青铜门环,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霍格沃茨校长室电梯的守门雕像,那个丑丑的滴水石兽似乎曾经提到过,拉文克劳休息室入口的鹰状青铜门环是它的兄弟…

而滴水石兽的名字是它们不能透露的秘密,如果名字被人类叫出,它们会失去生命,永远成为普通石头。

如果知道青铜门环的名字就好了…

安娜扬起邪恶的微笑,俯身靠近青铜门环,“门环先生,你是一只滴水石兽是吧?”

青铜门环沉默。

“我听说滴水石兽不能透露自己的名字是吧?如果被叫名字,你们就会永远变成石头?”安娜敲了敲青铜门环,门环依旧沉默,仿佛自己就是个没有生命的魔法物件。

“你不想承认也没关系,校长办公室的滴水石兽已经告诉我了,”安娜停顿片刻,“包括你的名字。”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鹰状青铜门环终于说出了一个单词,“f…”

“如果你不开门我就要叫你名字了,”安娜扬起更灿烂的微笑。

“我不相信它会告诉你,”青铜门环还在挣扎,“很大概率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名字,只是在满口胡话。”

安娜挑挑眉毛,某种意义上来说青铜门环猜对了,校长室滴水石兽只说漏嘴了门环名字的一部分,但愿这已经足够。

“那好吧,那我只能把你的名字说出来了,听好了,”安娜稍加停顿,“你叫石…”

“等等!”青铜门环剧烈摇晃起来,“别说了!我让你进去!”它成功制止了安娜继续说下去,其实安娜也不知道'石'后边是什么。

门缓缓打开了。

“非常感谢,石先生,”安娜提着画礼貌道谢。

“别叫我那个名字!也别和我搭话!”门环紧张兮兮,“我只是想认真工作,当个普普通通的门环!快走吧!快走!”

安娜吐了吐舌头,乖巧地回复门环,“当然石先生,我基本上不会告诉别人你的名字。”

在门环的小声嚷嚷中,安娜顺利来到了拉文克劳的休息室,这还是她第一次踏入其他学院的地盘。

踩上软软的深蓝色星空地毯,安娜身后的木门被猛地关上。

眼前是一间很大的圆形屋子,拱形的窗户两两挨着,为休息室带来充足的自然光线,白色石墙上挂着漂亮的蓝色和青铜色丝绸,以及出自拉文克劳的名人挂画。

休息室的书架几乎无处不在,大的小的,长的宽的,除了能用来放书,它们还是好用的桌子,椅子,美妙,这个收纳能得满分。

软软的豆沙沙发四处摆放着,几个拉文克劳的学生围坐在一起,旁边放着块移动黑板,似乎是在讨论什么新鲜的学术话题。

“黑湖里的大章鱼到底有几条触手?”一个小鹰捏着下巴,“我们下次的讨论话题选这个吧?”

“或者选择'分院帽到底是怎样运作的'这个话题?”另一个小鹰举手,这倒是个熟人,肯特,安娜在魔药课上认识的小个子男孩。

安娜巧妙地混入了拉文克劳休息室,其实是大家都在钻研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人来注意她。

一尊白色大理石塑像伫立在木门对面的壁龛里——长发,精致的裙装,这是个美丽的女人,她一手拿书,另一只手举着魔杖,脸上挂着严肃的表情,没有一丝微笑。

'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白色的石碑上雕刻者这样一句话,右下角刻着,'罗伊娜.拉文克劳。'

安娜喜欢聪明人,于是微微鞠躬,有仪式感地为这位智慧的女性送上尊重。

“你不是这个学院的,”冷冷的女声把安娜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雕像活了过来。

一个优雅的女幽灵从雕像后飘出,她穿着欧式贵族蓬裙,系着束腰,长发微卷披在身后,“斯莱特林的巫师,”她打量着安娜。

似乎是想到什么,幽灵皱起眉头,很快轻哼一声,无视安娜的存在穿墙离开了。

'脾气不太好'。

这是安娜对这个幽灵的唯一印象,连'桃金娘的祝福'buff都没能让自己和美女幽灵顺利通上话。

“请问…”沙哑的男声响起,带着一丝颤抖。

安娜转过身来。

又是一个不认识的幽灵,狂野的长卷发,穿着华丽的袍子,拿着贵族帽子的手在颤抖,他看起来很激动,眼睛死死盯着安娜手里的画。

“请问…这副画…”

幽灵颤抖起来,他抱住自己的头,声音提高,引起了周围小鹰的注意。

“'差点没头的尼克'怎么了?”小鹰们开始嘀咕,“他不是来找格雷女士商量什么晚会的事情吗?怎么这副表情?他看起来都要哭出来了…”

“可能是被拒绝了吧,”一个小鹰投去同情的目光,“格雷女士阴沉沉的,不像是会去参加幽灵社交活动的那种幽灵啊…”

'差点没头的尼克'真的哭了出来,他的眼睛里开始冒出蓝色的液体,然后消失在空气里。

“呃…先生…”安娜有些手足无措。

“小巫师,这副画…画的是谁?”

尼克试图停止自己毫无男子气概的流泪,但是他无法做到。

“她是谁?我应该不认识她…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想要哭泣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