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鹰状青铜门环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521字
  • 2021-04-05 22:38:44

“你们看见'差点没头的尼克'在哪儿了吗?”安娜重新将地上的画拿起,“我要把这副画还给他。”

“尼克?”弗雷德稍加回忆,“一个自由的幽灵,总是神出鬼没的,不过…”

“我们还是能准确预测出他的行踪!”乔治接上弗雷德的话。

两人神神秘秘地到角落捣鼓一番。

就在贝琳达忍不住好奇心想要去瞟上一眼的时候,双胞胎转过身来,“拉文克劳的休息室!他在拉文克劳的休息室!”

贝琳达一脸怀疑。

安娜倒是相信,大概是双胞胎从费尔奇哪儿偷到的活点地图显示出来的。

“是不是很想问我们是怎么知道的?”乔治摆出'这是秘密,想知道也不告诉你'的表情。

“哼!我一点也不想知道,最多不过是你们无聊的推测罢了,”贝琳达摆摆手转身离开,“不和你们玩这些无聊的小孩子游戏了…”

“你上哪儿去?”安娜叫住贝琳达。

贝琳达一撩长发,“当然是去和尊敬的雅各布教授进行学术上的交流,我对伏地蝠的杀人技巧很感兴趣。”

听起来有些危险,安娜更愿意相信她是对雅各布的美貌感兴趣。

拒绝了双胞胎'释放罐子里小妖精'的恶作剧邀请,安娜拿着画踏上楼梯,准备前往八楼的拉文克劳休息室找到'没头的尼克'。

安娜边爬楼梯边开始回忆阿比盖尔在开学时对四大学院休息室的介绍,防止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发酸的小腿肌上。

'很大一部分小巫师在霍格沃茨上了这么久的学,只知道自己学院的休息室在什么地方,可笑,'阿比盖尔稍加停顿,露出自信的笑容。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等他们想要在魁地奇比赛前,往我们的甜点里加清肠药剂的时候,才会发现根本找不到我们的休息室!'

安娜觉得其他学院小巫师做出这样迷惑行为的可能性不大。

'拉文克劳的休息室位于城堡八楼,其入口是一个鹰状青铜门环,它会问想要进入休息室的小巫师一个问题,答对了就能进去…'

'听起来很不安全的样子…'一个小蛇挠挠脑袋。

阿比盖尔摇摇头,'没那么简单,对于拉文克劳的学生和学校的教授,青铜门环会问一些简单问题,但一旦面对非拉文克劳的学生,问题的难度就会疯狂提升,除非有拉文克劳学生愿意带你进去,不然你们是很难进去的。'

安娜被强制中断了回忆,因为她正巧一脚踩进楼梯陷阱,一手护着画,可怜地摔倒在地,带着懵逼的表情。

墙上的采茶的美女挂画传来轻轻的笑声,“小心点儿亲爱的,你不是第一个在这儿摔倒的,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为什么不能把这个陷阱取消?太危险了!”安娜无奈地爬起来,幸好除了挂画以外,没有人恰好经过看到这丢人的一幕。

美女挂画笑得捂住嘴巴,“亲爱的,不止你一个人问出了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

“也许是拉文克劳女士希望你们能通过这个陷阱认识到,在任何时候都应该保持专注,关注自己走过的每一步。”

“在追求学问的路上同样如此,保持谦逊,专注脚下,不能因为小有成就,就暗自满足,这样很容易陷入脚下的陷阱。”

说的挺有道理的…安娜仔细看了看挂画上的采茶美女,注意到安娜的目光,采茶女咳嗽一声,将头上的帽子取下来遮住自己的脸颊,“抱歉小巫师,下次请一定小心哦。”

“这些楼梯都是拉文克劳女士修建的吗?”安娜拍了拍身边的楼梯扶手,白色石头做成的扶手看不出一点儿岁月的痕迹。

仿佛它是在几个月前才加入霍格沃茨城堡大家庭,根本让人想不到它已经立在那儿上百年。

“是的,小巫师,”采茶美女微微点头,“伟大的拉文克劳女士修建了这些移动楼梯,每周都会发生移动,组合出新路线。”

“这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安娜挠了挠脑袋,捡起掉在地上的画,“呃…我是说,楼梯一直移动是不是会带来一些不便?”

采茶女又笑了起来,露出甜甜的酒窝,“是有些不方便,不过我想拉文克劳女士是希望小巫师们脑袋活泛些吧,别总是死读书,偶尔和楼梯斗智斗勇也是个不错的消遣。”

仅仅只是这样吗?

安娜还以为能够得到更厉害的信息,比如'观察楼梯,能让你找到拉文克劳的密室位置'之类的。

'拉文克劳的密室,只有满腹诗书却又一无所知的人才能找到,'安娜觉得自己好歹满足了一半的条件,也许还是有希望找到这个密室。

“那就先告辞了,祝你有个愉快的下午,女士,”安娜晃晃脑袋,决定还是先把手里的画解决掉。

“注意脚下,”采茶女眨眨眼,“也祝你有个愉快的下午。”

安娜挑挑眉毛,跨过楼梯陷阱,继续前进,她在走廊上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花纹袍子的小鹰,于是尾随他顺利找到了拉文克劳休息室。

拉文克劳休息室的入口显眼,也不显眼。

相比于斯莱特林隐藏在墙中的魔法,赫奇帕奇的木桶,以及格兰芬多的胖夫人挂画来说,拉文克劳的入口就是一扇朴实无华的木门,算是显眼。

但是又不显眼,因为周围可不止它这一扇木门。

安娜跟踪的小鹰在木门前站定,他神情严肃,抬起手握住青铜门环轻轻敲打了木门两下。

安娜伸长脖子,试图观察小鹰的每个动作。

一个稳重的男声响起,“赫奇帕奇女士有二十二只卜鸟,请问它们共有几条腿?”

这在安娜看来,这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数学问题。

要是自己是拉文克劳女士,可能就会安排——'赫奇帕奇女士的鹰头马身有翼兽和卜鸟混在一起,三十五个头,共有九十四条腿,请问卜鸟和有翼兽各有几只?'这种问题了。

也许选择三头犬和五足怪混在一起的'鸡兔同笼'问题能更具有迷惑性,因为三头犬顾名思义有三个头,五足怪顾名思义有五条腿。

很可惜的,站在门口的小鹰连二十二只卜鸟有几条腿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答得出后面的进阶题。

“呃…十条腿?”小鹰紧皱着眉头。

“为什么?”鹰状青铜门环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它并不觉得听到一个奇怪的答案是什么可笑的事情。

“嗯…我猜…可能是因为赫奇帕奇女士把其它的卜鸟的腿都拿来做了炸鸡腿?”小鹰犹豫着说出自己的答案,“赫奇帕奇女士不会放过这么优秀的食材…”

“…”青铜门环沉默片刻,“有道理。”

门开了。

站在一旁观察的安娜瞪大眼睛,这都可以?!

等门合上,安娜觉得自己也可以答题进去,于是提着画像,自信满满地站到青铜门环前。

精致的鹰状装饰钉在门上,青铜门环从上边垂下,青铜门环的后方,还有一个看起来很久没被使用过的锁孔,可能只是个装饰。

安娜模仿先前小鹰的动作,轻轻叩响门环。

稳重的男声再次响起,“有一种奇怪的色盲病,患病者将蓝色看成绿色,绿色看成蓝色…”

“一个17世纪的小男孩换上了色盲症,他的妈妈指着草地告诉他那是绿色,指着天空告诉他那是蓝色,小男孩牢牢记住了…”

安娜咽下口水。

“请问小男孩要如何知道自己看到的颜色和别人不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