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黑魔法防御课日常

  • 霍格沃茨吃瓜人
  • 刀削面俺要吃
  • 2428字
  • 2021-03-28 15:58:13

安娜收到了一个特别的礼物。

凯瑟琳吃力地提着一幅画,在安娜上黑魔法防御课快要结束的时候冲入教室。

大帅哥雅各布.科瓦尔斯基教授差点条件反射把凯瑟琳打下来,因为他这节课刚好介绍伏地蝠悄无声息地进入巫师家中夺人性命。

“这种稀少,却又危险的生物很久以前被麻鸡学者认为是虫类的一种,在麻鸡界拥有窒息虫,抱脸虫等名字,这种生物远观看上去像一件黑色的斗篷,也许只有半英寸厚,如果它最近消化了新的受害者,可能会更厚一些…”

“魔法界有研究者认为,伏地蝠是摄魂怪魔法基因突变导致的,也有部分学者认为其和蛇怪一样是某位黑巫师无聊之下创造的魔法生物…”

“幸运的是,在男巫弗莱维·波比成功从伏地蝠手下逃脱,并在家中搜寻到伏地蝠幼崽后,我们对这种神秘的生物终于有了新的认识…”

疯狂的金发小蛇桑巴迪.艾佛瑞举起了手手,“科瓦尔斯基教授!伏地蝠是怎样杀人的呢?”

一些小蛇的眼睛亮起来,安娜撑着脸,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他们。

哦哦!办公室谋杀又出新花样。

“很好的问题,”雅各布稍作停顿,从身后丛林风味的架子上取下一个模型,那看起来就是一块黑布,感觉轻飘飘的,“这么一块'黑布',到底要怎么杀人呢?”

雅各布将伏地蝠模型漂浮在空中,“伏地蝠喜欢偷偷跟踪被害巫师,跟随着潜入他的家中,一直等到其入睡。”

“在巫师沉睡时贴上巫师面部导致其窒息,被伏地蝠上脸,不管是再厉害的巫师都无法可施,只能等待死亡,”雅各布补充,“顺带一提,被伏地蝠会当场吃掉被害者…或者用吸收这个词更加适合,它不会留下一丁点自己或者被害者的痕迹。”

“太帅了,”贝琳达小声嘀咕,安娜挑挑眉毛,没有对此发表看法。

'为什么不用伏地蝠对付伏地魔?'安娜心里边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噢!我听到有小巫师在心里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雅各布微笑,“我们能不能用伏地蝠来对付某些难缠的敌人呢?”

学生们记着笔记,前倾身子,试图听得更加仔细。

“答案是——不能。”

“伏地蝠生活在热带地区,而且及其难以找到,”雅各布将手里的标本放回架子,“当你真的发现伏地蝠的时候,很大几率就是你快要窒息的时候,所以你完全无法驾驭它们。”

“遇上伏地蝠的几率小之又小,”雅各布掏出魔杖,“但如果你们真的及其幸运地遇到了伏地蝠,又有机会做些什么的时候,应该施什么魔咒呢?黑魔法防御课就是教这个的——”

雅各布轻轻晃动魔杖,“Expecto Patronum!”他念出咒语,一些银蓝色的光芒从他魔杖顶端射出,但并不算耀眼,和邓布利多在阿兹卡班释放的魔咒效果比起来要差上许多。

一只很小巧的,看上去像是犀牛的动物出现在雅各布身边。

“这是现知的,唯一可以驱逐伏地蝠和摄魂怪的咒语,”雅各布挥动魔杖让这只银蓝色的奇异生物在房间里愉快地奔跑,“守护神咒。”

“如你们所见,我的守护神是一只毒角兽。”

贝琳达试图去抓住那只灵活的守护神,但她的手只是从银蓝色中穿过。

“每个人,不管是巫师,哑炮,还是麻鸡,都用有自己的守护神,但不同的是,只有巫师才有能力将守护神召唤出来,”雅各布补充,“但也不是所有巫师都能召唤出守护神。”

“巫师的魔力,对美好事物的想像力,以及对愉快过往的回忆,都是成功释放守护神咒的必要因素,”雅各布强调,“这个咒语非常复杂,具体介绍会留到你们五年级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我还在教导你们,也许可以从美国抓一只野生摄魂怪来教学。”

但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在黑魔法防御教授这个岗位上坚持那么长时间。

“守护神咒不是必考内容,但伏地蝠的部分非常重要,如果想要在N.E.W.T.终极巫师考试的黑魔法防御学和神奇动物保护学上取得好成绩,那么一定要认真认真的去学习…”

提到学习,教室瞬间沉默下来,现在是不可能有小巫师能够释放守护神咒的,因为他们都不快乐了。

“噢!我听到有的小巫师在想,我们才一年级,终极巫师考试是六年级才要去考虑的事情,”雅各布环顾四周。

“我只是想说,机会永远只给有准备的人,以后想要成为傲罗,或是神奇动物保护学家的小巫师,现在就应该开始准备了…”

雅各布停止喋喋不休。

因为一团黑影从他面前掠过,伏地蝠的形象充满脑袋的他下意识地挥动魔杖,试图控制守护神将黑影打下来。

“大家趴下!”

小蛇们飞快地行动,在这种时候他们的动作就和蛇一样丝滑。

安娜瞪大眼睛,看着凯瑟琳晃晃悠悠地躲过雅各布的守护神,将一副巨大的画作抛了过来。

“咚!”刚好打在趴倒在地的贝琳达头上。

“哎呦!”贝琳达痛呼,“伏地蝠撞到我头了!”

那根本不是什么伏地蝠。

安娜感到一丝愧疚,动作敏捷地接过那幅看着或许价格不菲的画,怎么会有人想到要送别人一幅画?

难道是凯瑟琳从什么地方顺来的?!

想到这里,安娜将不可置信的目光投向了凯瑟琳,'你怎么能这样!'

凯瑟琳很无辜地拍拍翅膀,'我什么也没做!'一张纸从凯瑟琳的羽毛中飘下。

安娜一把抓住,'请将这副画归还给尼古拉斯什么的伯爵,一个幽灵,你们通常叫他没头的尼克,希望你知道他…'

皱巴巴的纸条,不,不算是纸条,这明显就是街上随手接到的传单,背面还写着'黑鸦酒大桶喝'之类的宣传语。

狂放的字迹,安娜觉得有些熟悉,但绝对不是罗恩,哈利,或者其他朋友书写的,可能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一两次。

“呼——”雅各布回过神来,发现只是虚惊一场,“没事了小巫师们,只是一只送信的猫头鹰…”

贝琳达抱着脑袋委委屈屈地向安娜抱怨,“真粗鲁!你怎么能让猫头鹰送那么重的东西?”

“是别人送来给我的,”安娜打量起那幅画来,看起来很是幽怨的女人瞪大眼睛盯着这个世界,嘴角似乎微微扬起,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即将到来的事情。

贝琳达皱着眉头打量画作,“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但她看着真可怕。”

“不准你把它挂在寝室里!”贝琳达补充。

“没有这个机会,”安娜将画微微拿远,“这似乎是'没头的尼克'的东西。”

此时的伦敦高门公墓森林停车场。

“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罗恩抚摸着自己手臂上站着的那只年迈的猫头鹰,他的眼神中透露出坚定,“埃罗尔,老伙计,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埃罗尔,我们与你同在!”哈利为它打气,金妮拿出一大袋坚果,“埃罗尔!不管胜利与否,这都是你的!”

老猫头鹰埃罗尔缩了缩脖子。

或许它很自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